夜与雪 作品

449章死无对证

    轰隆隆......

    当赤尾幸一、织田美千子这两名大将焦黑破败的身躯重重摔落在地、陈冲再随意抬手将最后三名疯狂的黑衣死士以闪雷轰击引爆的时候,这一场从头到尾都是一边倒的虐杀战斗,终于彻底的步入了尾声。()

    周围,残余的火光在被炸碎的血肉上燃烧,散发着焦糊的味道,爆炸的余波依旧震动着大地,沉闷的轰鸣声在黑夜之中远远的扩散开来,方圆数百米范围的荒野大地上,就好像是被十余颗导弹轰炸过一样,已经支离破碎,不成样子。

    而赤尾幸一、织田美千子这两个大将好像死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其中织田美千子毫无声息,一动不动,身下大滩猩红的血液蔓延而出。而体魄强壮、身为超体系界限者的赤尾幸一似乎残留了一口气,破败的强壮身躯还在轻微的颤抖。

    就是这样一派毁灭的景象中,陈冲高大冷酷的身形屹立在摇曳的火光之中,犹如刚刚吐露完勇者获得胜利的魔王,正双眼微闭,似乎在感应着什么有趣的事情。

    就在一秒之前还笼罩他全身的属于源知世的某种不知名精神攻击已经消泯无踪,不仅仅与此,属于源知世的精神波动也已经彻彻底底荡然无存。

    陈冲在刚才的一瞬间感受的分明,刚才投射笼罩而来的幽光,似乎代表着源知世极度凝聚、充满你死我活感觉的意识想要入侵他的脑海。然而脑海中主神光球的护持下,对方就好像是撞上电网的蚊子,眨眼间就飞灰湮灭。

    陈冲之所以面对源知世的亡命一搏不闪不避,实际上就是想要测试一下主神光球的精神防护极限在哪里,现在看起来依旧是远超他的想象。

    也就是一两秒的时间,陈冲睁开眼,抛开心中的各种猜测,走向了地上生死不知的赤尾幸一、织田美千子两人。

    “死了一个么只剩一个活口......有点麻烦啊。”

    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陈冲电波遥感扩散而出,几乎不需要附身探查就已经发现织田美千子这个唯一的女性大将已经彻底死亡,而赤尾幸一这个一看就身强力壮的超体系界限者因为强大的体魄,倒是勉强留下了一命。

    只不过对方的脊椎断裂,五脏六腑全碎,基本上活不过今晚。

    想到这里,陈冲已经走到了赤尾幸一血肉模糊的身躯前,然后居高临下,屈指一弹,指尖迸发出一道细小的电弧。

    “呃啊”

    电弧瞬间扩散全身,赤尾幸一就像是被电击激活的重症病人,先是上半身猛地一个颤抖,血流满面的脸庞急剧的扭曲。

    而在隐约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陈冲时,哪怕处于意识模糊以及身躯的痛楚中,赤尾幸一也好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目呲欲裂,发出断断续续的疯狂嘶吼:

    “杀......”

    “杀,杀了你”

    “死死死......”

    噼啪

    面对这样的败犬哀鸣,陈冲没有废话,又是一道电弧迸发而出,将赤尾幸一击打的浑身猛烈颤抖。

    “不要浪费老子的时间,我给你两个选择。”

    陈冲眯起眼睛,慢条斯理的道:

    “一,老老实实回答我所有的问题,皆大欢喜;二,什么都不说,我先宰了你,然后再屠了你们聚集区,男女老幼,一个不留。”

    “你想怎么选”

    陈冲语气平淡,就好像谈论晚饭该吃什么一样,然而话里的内容却透露出尸山血海一般的残酷,而如同濒死野兽一般陷入疯狂状态的赤尾幸一面容急剧扭曲了一下,顿时停下了嘶吼。

    唯有他的眼神之中,像是看待一头活着的恶魔一样,仇恨、怨毒、恐惧......种种不一而足。

    “呵呵呵,只剩我一个......命运,命运啊,为什么待我们如此严苛......”

    环顾四周的惨状,赤尾幸一惨然而笑,血流满面的脸上留下两行血泪:

    “好,好,我说......”

    赤尾幸一的声音好像夜枭泣血,凄厉的在夜空回响,整个人更是散发出一种麻木、死寂的气质,就像是失去了一切支撑的行尸走肉。

    五名界限者首脑,是整个高天原聚集区的顶梁支柱,现在支柱统统折断,也就意味也高天原的天也要塌了,一切的希望更是彻彻底底的跌入了深渊,变成了无以伦比的绝望。

    “明智的选择。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从你们有胆子动手的那一刻起,应该就能想到自己的下场。”

    似乎很满意赤尾幸一的识趣,陈冲嗤笑一声:

    “现在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有胆子对我们动手,你们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

    赤尾幸一垂下头,急促喘息着,胸膛好像一个破烂的风箱一样:

    “我,我们之所以会对你们动手,是因为如今我们高天原聚集区在大韩和北鲜的夹缝之间生存的愈发艰难,而首领的能力灵魂天照,能够洗脑、操纵他人潜意识,所,所以,他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控制北部战区的几个高层,以此为我们聚集区谋求更多的利益......”

    “仅仅如此”

    陈冲目光骤然冷了下来:

    “你当老子白痴源知世这个死鬼在动手之前还说对我一切的情况了如指掌,并且做了各种准备,我刚被派遣到山海分区没有多久,天南地北,他怎么会这么了解我”

    实际上经历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变化,陈冲已经隐隐发觉了一点,那就是无论是前期的引诱还是后期的陷阱布置,高天原聚集区这几个高层真正的目标似乎就是自己。

    雷王和高天原聚集区从来没有过瓜葛,而对方竟然谋算到他的头上来,这背后无疑还藏着巨大的内情。

    面对陈冲的喝问,赤尾幸一沉默了一下,艰难道:“这,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源知世是我们的首领,如果有什么内情的话,也只有他才清.......”

    “不见棺材不掉泪”

    噼啪一声,灼目的电光从陈冲指尖迸射而出,击打在赤尾幸一的身上,令其额头青筋暴跳,痛苦嘶吼,而陈冲声如惊雷:

    “我问你,楚天君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自从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