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22章 一跪之仇

    “对,就在这里说就好。”墨靖尧微微欠身,语气很是从容淡定,与喻色一样如出一辙。

    仿似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老太太愣了一下,然后还是再问了一遍,“你真的确定就让我在这里说?”

    祖孙两个人的神情和反应落在现场众人的眼里,都起了疑惑。

    难不成真是他们冤枉喻色了?

    便有人对另一个人小声道:“会不会是冤枉她了?瞧她那样子,仿似真不是她下的毒似的。”

    “那我们都吃了,她为什么没怎么吃蛋糕?那自然是因为她知道有毒才没怎么吃的。”

    “可我觉得这样也不对,她既然是敢下毒,那就一定是事先就想好的计划,别人都吃她不吃,然后就她一个人没事,那她这做的也太明显了吧?

    她又不傻,换成是我,就算是没吃没拉肚子,也要去洗手间装装样子表现出来拉肚子了,这样才不至于引起大家的怀疑对不对?可是她没有。”

    “也是哟,她又不傻,怎么着也不会就给人一钟是她做的感觉吧。”

    “对了,要真是她下毒,那动机是什么?就这样的下了毒,只是给老太太的生日惹不痛快,让大家伙不顺心罢了,她自己是半点好处也没有。”

    “对对对,肯定要有下毒的动机的,她下毒的目的是什么?不可能是专门针对我们吧,我们跟她算是第一次见面,也没招她没惹她,她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那就是惹上她的人了……”

    这人说到这里,众人的目光刷刷刷的全都看向了墨靖尧所坐的位置,自然还有他身旁的位置。

    “是不是因为盛锦沫?因为洛董中意盛锦沫,所以,她这是要陷害盛锦沫?这样盛锦沫搞砸了墨老太太的生日宴,洛董就会放弃盛锦沫了?”

    “你小点声,这种猜测自己想想也就罢了,这个时候你敢说出来,要不是真的,你小心墨少再也不与你家做生意了,那么,你家的公司从此就完了。”

    “对对对,你没有发现墨少是很维护喻色的吗,他的眼里只有喻色。”

    众人正小声的议论着,就听墨靖尧回应老太太道:“确定,就在这里说,奶奶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告诉孙子就是,孙子照办。”

    他这一句回复前是停顿了一会的时间,正好其它人的话都传到了老太太的耳中,只是有的小声有的大声罢了,就算她不想听见,也不可能。

    那些话,让老太太恼了,再加上墨靖尧一点回避大家的意思也没有,她直接道:“说吧,是不是因为婉仪喜欢锦沫那孩子所以你们才这样做的?”

    老太太这话可是正常的音量正常的语速,没有避讳大家的,墨靖尧自己要求的,她还客气个什么,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就问了出来。

    “喻色什么都没做。”墨靖尧听完,就只有这一句。

    喻色在一旁点头,“奶奶,我没下毒也没下药。”

    她语气温温,不慌不乱,甚至于唇角还勾着浅浅的笑意,那样子就给人一种无害的感觉,真不象是她做的样子。

    “你说你没下毒没下药,那就不是你下的吗?明明就是你。”墨靖梅凑了过来,手指着喻色,恨不得掐死喻色。

    就是看喻色不顺眼。

    当初那一跪之仇,一日不报她一日不爽。

    看到墨靖梅凑了过来,喻色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了,“那你说我在哪道菜里下的毒?”

    “蛋糕,一定是蛋糕。”

    “为什么?”这次是老太太高声问了出来,不过问完她就反应过来了,“就因为蛋糕是锦沫做的吗?”

    “对的。”结果,墨靖尧还没回应,喻色居然说‘对’。

    “你这是承认你在蛋糕里下毒下药了?”老太太诧异的看向喻色,有些不相信,她老了,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平时就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消磨时间,可是喻色救过了多少人,她还是清楚的,一个连陌生人都救的人,她不相信喻色会对这些来给她祝寿的墨家的亲朋好友下毒。

    “老太太,我没下毒也没下药,我刚刚说‘对’指的是蛋糕里有毒是对的,她说的没错。”喻色抬手一指墨靖梅。

    “什么?不是菜和酒水有毒,是蛋糕有毒?我的天,我吃了两块。”

    “我也是,今天就象是中邪了似的,原本只是想小小的尝一小口就放下的,可是那蛋糕太好吃了,我也吃了两块。”

    “蛋糕里面是不是放了什么让我们上瘾的东西,所以大家伙才破例的都吃了很多?快快,去那把残渣留着,可别让人毁了证据抓不到下毒的凶手,那我们这些人岂不是白白拉肚子白白被折腾了吗?”

    “这也太缺德了,怪不得我连去了两次洗手间,简直是活受罪。”

    “喻色,既然你承认是你下的毒了,赶紧去自首,最好永远呆在里面别出来,否则不解我心头之恨。”一个女人恨恨的瞪着喻色,如果不是墨老太太不好惹,她都要连老太太一起骂了。

    老太太一直宠着喻色,还把喻色拉到她自己身边坐,就是这样宠着惯着的,才给惯成一个无法无天。

    就因为洛婉仪不接受她而接受盛锦沫,她居然在盛锦沫的蛋糕里下毒,太过份了。

    “我没有下毒。”喻色还是否认自己下毒的事。

    对于大家伙的冷眼和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完全视而不见。

    那气场倒是把现场气坏了的人给秒的渣都不剩,彰显着这些人脸色越发的不好,也越发的狼狈了。

    “那你怎么知道蛋糕里有毒?”有人不依不饶了,实在是被迫拉肚子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喻色微微一笑,“我懂医术,这个在亲属间已经不是秘密了,外面的人不知道那是因为我想低调,所以靖尧替我压着罢了,所以,懂医术的我只要扫过今天大家吃过的食物就知道蛋糕上有毒。”

    “这太牵强了吧,一定是你下的毒,这样正好嫁祸给盛锦沫,这样盛锦沫在老太太的生日宴上出错,墨家老老少少都不会待见盛锦沫,你就少了一个情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