潭石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章

    一顿饭几乎都在插科打诨。

    林彦试图把话题引到《至暗抉择》上,但梁思喆总有办法岔开话题。他应付娱记都得心应手,林彦这样的套话外行自不必多说。

    偏偏曹烨也不急着步入正题,不紧不慢地与梁思喆东聊西扯,两人你来我往,谁也不落下风,过招似的。

    林彦在一边干着急。皇上不急太监急,他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句话会落到自己头上。

    “扯点又用的。”他给曹烨发了条消息,然后使了个眼色,示意曹烨看手机。

    曹烨扫了一眼桌上的手机屏幕,依旧我行我素地跟梁思喆闲扯。

    明里暗里的提示都没奏效,眼见着几轮太极打下来,饭局快要结束,几人都已放筷。林彦不得已当着曹烨的面放了个杀手锏:“思喆你还不知道吧,《至暗抉择》这片子可牵涉到十亿的对赌协议。”

    梁思喆一听,果然起了兴趣,不再岔开话题,反而欠了欠身:“有所耳闻,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让他自己说。”林彦朝曹烨侧了侧脸。

    “公司的上市对赌协议而已,只能说这片子的票房压力大了一些,但完全把十亿算到它头上,也不太现实。”

    曹烨没说谎。

    网络上所有关于“对赌协议”的只言片语,拼凑起来其实离真相还差了十万八千里。背负着十亿对赌协议的并非《至暗抉择》这片子本身,而是其幕后最大的投资方洛蒙传媒。

    事情得追溯到三年前,那时洛蒙刚刚起步,陷入资金周转问题。摆在公司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融资,稀释公司股份,要么被收购,背靠大树好乘凉。曹烨选了更冒险也更大胆的第三条路,与嘉尼斯集团签订对赌协议。

    协议内容是,嘉尼斯集团帮助洛蒙解决眼下一切的资金问题,若四年之后,洛蒙以签订的市值成功上市,届时嘉尼斯将以这部分资金成为洛蒙的股东之一,日后不干预洛蒙的任何内部事务运行,如若上市失败,洛蒙将自动归入嘉尼斯集团旗下管理。

    “嘉尼斯?”梁思喆听到这三个字,挑了下眉梢,“你大伯对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生意上的事么,”曹烨的语气稀松平常,“他也算仁尽义至。”

    对赌协议,总有一方稳赚不赔。

    嘉尼斯作为国内鼎鼎有名的高端餐饮集团,在曹烨的大伯曹修严的铁拳管理之下,这些年愈发生意兴隆,三年前在东南亚市场旗开得胜,去年酒店已经大张旗鼓地进军北美市场。

    曹修严的野心并未止步,这些年又瞄上了国内的电影市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收购洛蒙的心思由来已久。当时洛蒙陷入困境,曹修严提出的第一个方案即是,嘉尼斯投资入股,成为洛蒙的第一大股东。可惜这一方案被曹烨当场回绝。

    其实被嘉尼斯收购,无论对于彼时还是此时的洛蒙传媒来说,都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对于当时来说,洛蒙日后资金充裕,再也不会遭遇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而对于现在来说,有了嘉尼斯的助力,洛蒙在各区域的院线扩建将会相当顺利,日子会好过得多,路更宽,也更顺。

    只是曹烨不喜欢。

    理由很简单也很充分,因为不自由。

    所以这次也一样,他不会让洛蒙传媒轻易落入嘉尼斯囊中。

    “其实当时你也可以找我啊,”梁思喆的手指虚抵着下颌,轻敲两下,“或许没有你大伯出手那么阔绰,但我提出的条件,会比他宽容得多。

    曹烨似笑非笑:“你打算提什么条件?”

    梁思喆上半身前倾,压低了声音,看着曹烨的眼睛说:“只要你开口求我,我什么条件都不提。”

    曹烨嗤笑一声:“怎么个求法?”

    梁思喆笑了笑,靠回椅背,微抬着下颌看他:“招儿你得自己想啊,总不能什么脑子都不动。”

    曹烨没领情:“可惜这求人的招儿,我一向想不来。”

    眼见着话题要绕到《至暗抉择》上面,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诡异地紧绷起来。

    势头不对啊,林彦想。他赶紧把话题拉回正轨:“都是过去的事了,说这个有什么意思?思喆你若真有心帮曹烨,就赶紧把《至暗抉择》这片子应下来,其他的,说什么都是虚的。”

    曹烨皱眉道:“林彦。”语调不悦,含有几分警告的意味。

    梁思喆思忖几秒,屈起的几根手指在桌上轮番快速敲了几下:“所以现在这个场只有我救得来是不是?”

    “只有你。”林彦抢在曹烨前面说。

    梁思喆看向曹烨。

    曹烨不置可否。

    梁思喆注意到他的眼神落到自己的左手上,于是他很快将屈起的手指摊开,平放到桌上。曹烨这才将目光转向他的脸上。

    “似乎曹总并不太认同啊。”梁思喆说,“可以赏光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曹烨朝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随便问。

    梁思喆沉吟片刻,抬头问:“所以目前的情况是,按照协议,明年将是洛蒙与嘉尼斯签订的最后一年期限,是不是?”

    曹烨点头:“是。”

    “如果这片子没有出事,你们预计票房将会达到十亿,是不是?”

    “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曹烨斟酌措辞,答得并不敷衍,“事实上,我并不认为单纯凭借这片子可以承载这么大的票房体量,但如果综合考虑档期安排、前期的宣传效果、中期的发行规模,后期的口碑发酵,以及同期电影市场的表现,十亿票房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明白,”梁思喆了然地点头,“想来洛蒙也不会只握这一张牌,毕竟还有一年多时间。那让我猜一下,虽然洛蒙手上握有数张牌,可以分担对赌协议的压力,可《至暗抉择》由洛蒙主投,制作和宣发都由你们主要操控,显然在出事之前,这是你最看重的一张牌。”

    曹烨笑笑:“你猜对了。”

    “也就是说,这个场,现在只有我救得来,起码这句话放在当前来说,应该也不算说错?”

    曹烨坦然道:“可以这样说。”

    “那既然如此……”梁思喆冲着他笑,笑得有点意味深长,“求我啊。”

    一时曹烨没说话,两人对视,虽然梁思喆面上始终挂着笑,但显然没有打算让步的意思,对视的目光无端添了些对峙的意味。

    在旁边围观的林彦太阳穴一跳,生怕曹烨下一秒说出一句“你爱来不来”,就在他刚要开口提议“换我求你”时,只见曹烨也忽然笑了:“梁思喆,你就是打算这样报恩的?”

    梁思喆看了他三两秒,也笑了,开口道:“逗你的。我是说过要报恩,所以这片约我会好好考虑。”

    这番你来我往的对话下来,旁观的林彦总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人,一个欲擒故纵,一个欲拒还迎,所以这场表面上的三人饭局,其实压根没自己什么事儿。

    怪不得曹烨始终一副淡定模样,原来早就吃准了梁思喆会接下这个片约。亏得自己一开始还想做和事佬。

    既然如此,他也不再强行将话题转移到《至暗抉择》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