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四五五 作品

第二百三十二章烧山

    此时,斯波骑军已经到了极限。战马汗流如涌,眼看就要倒毙。

    同心众还剩下十三人,连义银与山中幸盛在内共十五人,战死十六人。

    两次冲阵,一次骑军砍杀,士气人力都已用尽,无力再战。

    山中幸盛向义银靠拢,焦急地说道。

    “殿下,敌人围上来了!”

    周围法螺声陆续响起,越发近了。

    义银凝神看去,远处各备队徐徐走来,本不大的地界被四面压迫,显得更小。

    叹了口气,义银知道,冲不出去了。指着山丘上的兴教寺,说道。

    “弃马,去寺中死守待援。”

    战马无力,只有舍弃,一群人向山上的寺院走去。

    这无名山头矮小,沿着台阶奔入正面山门,义银指挥同心众准备死守。

    “用东西堵住山门!后面也是!

    我们只守前庭和主殿,小心后面包抄!”

    他不曾放弃,明智光秀绝对会察觉到不对劲。

    援军一定会来,只是不知道他能否坚持得到那个时候。

    同心众的士气开始变得低落。就算是抱有死志,只要是人,都会有求生的欲望。

    如今四面包围,困守寺院,眼看就要完了。

    如此步步紧逼,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精神崩溃也未可知。

    正在指挥同心众摆弄障碍物的义银,忽然听到一声扑通,回头看山中幸盛已经跪下土下座。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要不是我擅作主张,以殿下武勇,如何会被困在这里!

    都是我的错!”

    山中幸盛眼中含泪,低头抽泣。

    是她自作主张带队断后,才逼得义银回头救援。

    谁都没想到义银这么能打,带三十骑前后两次冲垮备队,斩杀备队大将。

    如果当时,大家齐心合力向外冲阵,刚刚展开的包围圈还未牢固,也许一下子就突破出去了。

    山中幸盛心中新疚旧愧一起爆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跪地哭泣。

    她的哭声影响了周围同心众,气氛越发悲重。

    义银一把拉起她,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说道。

    “说什么傻话!我们会活着回去!

    斯波家还未复兴,我的誓言可不是说说而已!

    你不是喜欢我吗?活下去!好好活下去,然后用一生来爱慕我!”

    他抬头朝周围的同心众吼道。

    “嘿!这妮子说喜欢我!要上我!

    你们说,等回去我要不要满足她一下!让不让她上!”

    同心众一窒,谁都没想到义银在此时竟然还有心思调笑。

    军中姬武士大多粗鲁,平日里荤段子不断。

    如今主君亲自下场说荤话,谁也没当真,只是哄然大笑。

    “让她上!让她上!让她上!”

    义银双手托起山中幸盛的双颊,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低声说道。

    “听到没有,活下去!我也喜欢你啊,幸盛姬,我以后还想被你上!

    求求你,不要放弃,让我们一起活下去!”

    山中幸盛看着这个使自己痴迷不悟的男人,脸色涨得通红。

    甩头脱离了义银的双手,低头娇嗔。

    “殿下太不正经了!

    就算鼓舞士气,也不能如此自贱,没个矜持的模样。”

    待她再次抬头,已经是眼神锐利,坚定不移。

    “我一定会护着殿下,活,下,去。”

    拳头紧握,她站起身来,腰杆笔挺,呵斥同心众。

    “都起什么哄!

    一个个士气低落,还需要殿下来鼓舞你们!

    人还没死光呢!叫三好家这些王八蛋尝尝我斯波家的厉害!

    一群软脚虾就知道以多欺少!”

    “嗨!”

    同心众轰然回应,士气如虹。

    ———

    “报!斯波骑军弃马,入教兴寺死守!”

    三好长逸皱眉,说道。

    “全军合围教兴寺,准备攻山。”

    松永久秀摇头。

    “三好大人,怕是军势士气不足,耽误时间。”

    围杀斯波义银已经用了太多时间,北面阻击也不知道打得怎么样了。

    那男人太过凶狠,连续打崩了两支备队,其余军势心有戚戚。

    如果强行攻山,山道狭小,山门只够两人通过。

    即便四面一齐,也有寺墙阻隔。以三好军现在的士气,怕是裹足不前,太浪费时间。

    三好长逸点头,到了此时,她对斯波义银也是心怀恐惧。

    “你有办法?”

    松永久秀阴冷地回答。

    “放火,烧山烧寺。

    准备弓矢铁炮,逼他出来,然后攒射。”

    三好长逸沉思半晌,点头。

    松永久秀此计狠毒,但是对付这等无双猛将,也只有这样做才最为稳妥。

    ———

    寺中,同心众一边休息一边警惕敌军攻山。

    她们战斗了大半个下午,此时又累又饿。

    山中幸盛在寺中找到一些清水与贡果,献与义银。

    “殿下请用。”

    “这寺庙有尼姑在?”

    “全部被屠灭了,尸体都在后面堆着。”

    义银摇摇头,无可奈何。

    乱世浮萍,谁都别可怜谁,他何尝不是命在旦夕。

    勉强喝了几口水,说道。

    “清水和贡果放在一处,让同心众依次来吃一点,其余人保持警惕。”

    “嗨!”

    正说着,山下忽然传来动静,义银与山中幸盛急忙以山门掩护,向山下张望。

    只见三好家军势围而不攻,正在堆砌枯木树枝。

    山中幸盛面色大变。

    “她们要放火烧山!这些懦妇!

    不敢真刀真枪来战,却用这种卑劣手段逼我们下去。

    殿下,我愿为先锋,护着您杀下去!”

    义银仔细观察了一下,摇头。

    “不行。

    你看,山下多是弓武士与铁炮众待命,这是等着我们冲出去呢。”

    山中幸盛急道。

    “那也得冲!难道坐以待毙,在这里被活活烧死?”

    义银摇头。

    “未必。”

    他回头往寺院里走,这里除了前庭,主殿,后面还有尼姑们居住的后殿偏房。

    “同心众,把厨房的柴火干草全部拿来,堆在这里。”

    义银选的,是尼姑们居住的茅屋,让同心众取来众多助燃物。

    山中幸盛与同心众看不懂,但还是听话做事。

    时间紧迫,义银懒得和这些人解释什么叫点火解围法。

    前世遇到森林火灾,有一种逃生方法,就是在下风处烧出一块安全区。

    因为已经烧过的地方没有助燃物,火势无法再烧一次。

    既然三好军势想烧山,那么义银决定把这教兴寺容易烧的地方,先烧一次,以求得安全区。

    山中幸盛不懂这些,只是看义银要向堆砌的柴堆丟火把,拉住义银跪地不起。

    “殿下三思!殿下三思!一定还有出路。

    求殿下不要自焚免辱,我愿身先士卒为殿下打开下山之路!”

    义银被她拉住大腿动弹不得,不禁恼怒。

    谁特么要自焚了!你们这些姬武士懂个屁!

    没文化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