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之上 作品

第69章 银月之乱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陌路无归寻仙辞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听风你丫的是不是脑子有病?用我的血去救一城的人。把我抽干了也来不了这么多的血啊!”君洛云直接伸手拍了一下听风的脑袋。

    用自己的命去救别人的,她可没有圣母这种境界。

    如果不是因为方若痕和自己是朋友,她才懒得来这里呢!

    圣母这种高尚的品质,还是留给别人来做吧。

    “你准备怎么去找方若痕?要知道这银月城那么大,想从诺大的城中寻一个人可不是简单的事?”问这话的是待在灵兽袋中的沐奕寒。

    在刚离开迷音楼的时候,沐奕寒就准备从灵兽袋中出来,君洛云却制止了。

    说让他呆在里面,以便应对突发情况。

    沐奕寒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同意了。

    反正外面现在那么危险,待在灵兽袋中还更安全一些。

    “这个简单。”君洛云说着,抬起了自己的手腕,露出了左手手腕上戴着的那个银环。

    灵石缓缓地输入。

    随后手中的手环却突然亮了一下。

    没错,她手中带着的正是姻缘镯,之前她还不知道,是后来她翻阅书籍的时候,偶然间得知的。

    就是一对镯子,如果戴在两个人手中,缓缓向里面输送灵气,若是另一个带镯子的人就在附近,手环就会发出光芒。

    越靠近,上面的光芒就越亮。

    而如今手镯上面的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是君洛云可以肯定一点。方若痕就在附近。

    其实沐奕寒真的很想问,这是什么东西?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天上却突然闪过几道人影,急速的向城外飞去。

    甚至后方还有个士兵大叫道:“防守城门。”

    君洛云眉头一皱,不会这么巧吧,自己刚来那些怪物就攻城了。

    “走我们去城墙那边看看。”方若痕会出现在银月城,有八成的可能是来支援的。

    说不定自己去了城门那边,就能寻到他。

    事实也是如此,越靠近西城门那边,手腕上的光芒就越来越亮,甚至还微微晃动了起来。

    像是饥渴了数日的旅途人,突然看到了食物一般。

    沐奕寒待在灵兽袋中,其实他也挺好奇的,能让这小子如此上心的人,究竟是怎样出色的男子?

    可是等几人靠近城墙,君洛云在四周迅速寻找了一下,却都没有看到方若痕的影子。

    看着手腕上依旧发着灼热光芒的镯子,君洛云的眉头却处的更深了。

    城楼上没有城墙之下也没有。

    想到这,她心里一紧,眸中闪过了一抹不可置信。

    既然不在城内,那他就只能在城外了。

    而如今的城外,除了那些怪物还有第二种人吗?

    自己的血液,难道已经无法压制那个毒性了吗?

    如果是真的,那么她又该怎么帮他?

    她一跃上的城墙,不顾其他人的阻挠,目光迅速的像城墙之下看去。

    却突然间她赫然看到,下方那如潮水般涌动的黑色怪物之中,有一个人的手腕中,正有一道光芒忽明忽灭。

    君洛云心中一颤,看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听风。君洛云知道自己不能靠他变化之术去帮助方若痕。

    可是她若是这个时候冲下去,也只是死路一条。

    正有些焦急,身旁却突然听到了沐奕寒的声音。“我去吧,我有法子将他带出来。”

    此刻已经有天阶修士下去,去清理那些怪物。

    君洛云知道时间不等人,虽然让别人冒险去救方若痕这个想法有些自私,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

    “你小心一些?”她只能说这样的话。

    “我记得银月城后方有一座荒山,你赶紧去那里,我们在那里汇合。”沐奕寒说着,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君洛云在原地停顿了一下,咬了咬牙,立刻转身,向那座荒山赶去。

    ……

    “我去,这是什么毒?居然如此霸道?既然靠消耗修士的生命力,来维持他们敏捷的身手。”荒山之上,看着一旁被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方若痕。

    甚至在得知了他所中之毒为何时?沐奕寒还是忍不住开口,骂了一句。

    究竟是什么人?创造出这样泯灭人性的毒药。

    立刻为方若痕服下自己的血液,虽然不知道还没有没有作用,但是君洛云无论怎样也要试一下。

    耳边听着沐奕寒震惊的声音,君洛云心中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之前一直想杀君洛云,和如今买凶杀她的人,到底是不是同一批人?

    以前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说她从来都没有把俩件事情,往同一件上面去想。

    可是现在…

    通过之前那个洛星的描述,帮助那个洛星,也就是追杀自己的人,是一名男子,而且还是一名中年男子。

    可是通过她之前在月玄派中,所查出来的结果可以看出,买凶刺杀自己的人,虽然全身上下都被黑布包裹,可从身形依旧可以看出,那是一名男子。

    眉头微微一蹙,这俩个人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真的是一个人。

    那么她君洛云的身份应该已经暴露了,那个人既然知道了,通过他想也没想就追杀自己的行事准则,应该不会放任自己这么逍遥的活着。

    可是他现在只是买凶刺杀自己,而非自己亲自动手。

    就只能说明,要么是他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不便自己动手。

    要么就是他害怕有人为自己报仇,所以只敢在暗中玩阴的。

    要么就是那根本就是俩个人。

    想起之前在虹阳城,那一双在身后冷冷窥视自己,充满愤怒的眸光。

    君洛云愈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那十有八九就是俩批人。

    如果真的是一直想杀自己的人,那么在那一刻,他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杀了自己,绝对不会让自己逍遥快活的活这么久。

    正思考着,君洛云却突然感觉一到劲风袭来,她身形一闪,立刻躲开了那道攻击。

    迅速的转身向攻击来源之处望去。果然不出她所料,方若痕已经挣脱了绳子的束缚。

    此刻他正匍匐在地上,用那双鲜红的,充满敌意的双眸冷冷地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