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猫的跳跳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百九十二章 见风使舵

    胡小蝶嘴都要气歪了,这人还真是善变,前一秒还在说白洛珂的不是,下一秒就乖乖认错了,他们怕什么?!还不是怕唐臻!

    白洛珂面色平静,没说一句原谅,也没说一句不原谅,这让道歉的人更加惶然。

    胡小蝶拉不下脸,便指责白洛珂的另一处,“白洛珂,别人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想做什么。”

    “我还想让你给我道歉。”白洛珂直言不讳。

    胡小蝶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有点后悔自己问白洛珂了。

    “怎么,不想道?”白洛珂步步紧逼,“刚才你不是口口声声信誓旦旦要我接受道歉吗?”

    白洛珂看着胡小蝶,眼里似笑非笑,带着说不清的挑衅。

    “如果你今天不道,那我就不接受其他人的道歉。”

    胡小蝶向来会道德绑架,今天她也来学一次。

    “你……”胡小蝶很是气愤,心里的愤恨又说不出来,只能咽回肚子里。

    其他人听白洛珂这么说也着急了,纷纷催促胡小蝶,“胡小姐,快道歉啊,我们都指望你了。”

    “是啊,而且这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对,你赶快道歉。”

    胡小蝶被推了出去,明明这些人一开始还和她站在一边,这还没多久,就倒头了。

    白洛珂一脸冷漠地看着胡小蝶,那眼神似乎在说,看吧,愚昧的人就是这样,只会见风使舵,但你若是有足够的能力,你就能让他们听你的话。

    胡小蝶也看出白洛珂眼里的挑衅,可她不服输,女人最重要的还是要会玩手段,胡小蝶可怜兮兮地看向萧墨白,“萧先生,你觉得我要道歉吗?”

    萧墨白很是绅士,他一站出来就让人如沐春风。

    “胡小蝶太客气了,其实这件事的责任都在于我,该道歉的是我,”萧墨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朵花,送到了白洛珂面前,“白小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她这次吧,胡小蝶也是受我委托请来的客人,如果让她不开心地回去,我也会没几天。”

    这么一说,白洛珂不答应他,倒显得她小气。

    “我记得萧先生向来不闻窗外事,今天怎么处处替胡小蝶说话,难不成?萧先生是胡小蝶的粉丝?”

    “粉丝算不上,就是有些交情。”萧墨白道,“而且我看不得美女流泪,所以,白小姐……给我一个面子吧。”

    白洛珂不禁问,“你算哪个大人物,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那如果是我的面子呢?”唐臻的声音传来。

    透过人群,白洛珂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意,他为什么生气?因为胡小蝶?还是自己?

    “爸爸!”白贝贝清脆的声音拉回了白洛珂的思绪。

    唐臻一眼都未看白洛珂,只把白贝贝抱起来,“怎么了?告诉爸爸发生什么事了。”

    白贝贝当然要为白洛珂出气,他道,“爸爸,这个女人诬陷妈妈。”

    唐臻去看胡小蝶,他只注意到胡小蝶红肿的脸颊,问了一句,“谁打的你?”

    胡小蝶已经处于下风,自然不能开口,不过委屈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白洛珂放下不自在的心思,道,“是我打的,怎么了?”

    唐臻这才看她,所有人的目光也都在两人之间围绕,小三和正配到底谁能赢,就看唐臻什么反应了。

    “为什么打她。”唐臻质问。

    “想打便打了。”

    白洛珂鼻子莫名有些酸,以前和别人起争执的时候,唐臻都会问疼不疼,可现在竟然问原因……

    一切已经变了。

    萧墨白也注意到白洛珂落寞黯然的表情,一切尽收眼底,却没有说话。

    胡小蝶让自己看起来楚楚可怜,像是在为白洛珂开脱,“不关白小姐的事,是我误会了,其实白小姐给我一巴掌也没什么,我就是觉得……”

    觉得什么胡小蝶也没有说明白,只哭哭啼啼擦起眼泪来。

    白洛珂看到她擦眼泪就觉得心烦,怒喝道,“闭嘴!”

    胡小蝶下意识闭上了嘴巴。

    唐臻却是不乐意了,“公众场合这么大声说话好吗?”

    众人纷纷露出吃瓜的样子,唐臻这是要教育白洛珂了?

    “公众场合这么哭哭啼啼好吗?”白洛珂回道。

    两人谁也不让谁。

    白贝贝看爸爸妈妈对峙的这么紧张,拉了拉唐臻的衣服,“爸爸,你误会了,刚才那个胡小蝶说我推了她,可我根本没有推她,妈妈就是因为这个生气。”白贝贝解释。

    唐臻扫了一眼胡小蝶,这是胡小蝶最熟悉的冰冷和陌生,那是只有她一个人能了解到的眼神。

    “我知道贝贝不会做这种事,贝贝是我的儿子,我当然相信。”

    这话摆明了唐臻会护着白贝贝,自己的亲儿子不护着怎么能行,再说,胡小蝶只是一个小三,自己儿子和小三比,谁重要不用多说。

    胡小蝶脸都白了,她真怕白贝贝再说什么。

    “起来吧,还坐地上干什么。”唐臻让胡小蝶起来,钟南适时地给扶起胡小蝶。

    “唐先生,”萧墨白出声,很是抱歉道,“今天的事情都是因为我,不管白小姐和胡小姐的事,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你有什么要追究的都冲我来好了。”

    唐臻面无表情,“萧先生说的严重了,如果有人有心,今天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唐臻略带杀气的眼神看向胡小蝶,“我的孩子自然不会让人欺负,同样,洛珂是我的妻子,她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如果洛珂有什么差池,后果就严重了。”

    胡小蝶瑟缩一下,她知道自己今天犯了唐臻的大忌讳,她再讨厌白洛珂,也不能对白贝贝下手,这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白洛珂眼里全是对唐臻的失望,他就仅仅是为了孩子吗?胡小蝶的所作所为就这样翻过去了吗?那刚才的争执算什么?

    萧墨白看着唐臻,眼神里像是肯定了什么东西似的,这唐臻还真是厉害,三下两下解除了白洛珂的矛盾和尴尬,不过他说的也对,天底下哪有父亲不护着自己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