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箫默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11复杂的心思(二)

    月牙最怕侧福晋生气,那一副面目狰狞可怕的样子,几乎要将人生吞了一般。

    可是她又不敢表现出害怕的样子,每一次都要强做镇定的伺候在她身边。

    “啪…”

    一只细弱的手举起,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落下,月牙的嘴角总是习惯性的,流出牙血。

    很痛,疼得头冒金星,虽然不知道李妍哪里来的力气,可是每一下都疼得叫人无法忍住。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企图让自己被打的时候能稳坐不乱,可是每一次还是习惯的往右边倒去。

    “主子奴婢错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她记得每一次被打之后的开口的第一声都会这样。

    “错了。”李妍喊着,眉头微微挑起。像是在质疑月牙的回答。

    月牙缓缓的起身,还没跪稳便又是一个耳刮子,打的她有了耳鸣的错觉。

    “嘴里说错了没用,所有人都没有变,只有我变得可怜又好笑,我觉得自己跟你一样,被家人抛弃的小丑。”

    她无力的喘笑了俩声。

    一辈子风光无限,如今呢。

    不过是一个男人的心,何以让她沦落到这么委屈的地步。

    她的水貂绒何其珍贵,是自己托阿玛,阿玛又寻了多少人才得到的。

    嗐……

    她叹了口气,转身坐到位置上,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勾着下巴挠着。

    眼角下的泪痣动了动,还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去吧,太子爷说要找一个发泄的人,我思来想去,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她知道太子好se,却不知道太子居然想打自己的主意。

    “主子,我……”月牙知道自己逃不出被折磨致死的命运。

    她也不敢再向李妍要什么恩惠,只是悄悄的点了头,朝李妍行了礼。

    “主子。”

    “去吧,这就是你太过无用的代价。若有朝一日你的家人寻你,我会替你认亲的。”

    “谢谢主子。”

    月牙含泪抽泣了一声,不是为了哭出来,而是为了把眼泪吞下去。

    她从小被家人抛弃,所以她幻想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她是家人终究还是把自己忘了。

    “主子,还好有你。不然我早就饿死了。”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留下来。

    月牙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骨气了,不过是受了些委屈而已。

    看把她给哭的。

    “去吧…”李妍有些不耐烦。

    月牙缓缓的起了身,许久没笑的嘴角微微勾起。

    “是”

    静静的转了身,还未回身,便有一个身影从李妍前面跑了过去。

    一摊血顺着才擦干净血迹的朱红色柱子上留了下来。

    耳边轰轰轰想着,她仍旧笑着,模模糊糊的见着椅子上有人站起来。

    指着食指骂自己废物。

    虽然她听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她知道骂她的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不过那又怎么样,这一刻她解脱了,以后再也没什么可怕上了。

    四爷的生辰宴很热闹,绚烂的萤火在天空中散开,满了喜庆的声音。

    她满足了,至少自己死的时候比惠灵热闹。

    她从来不觉得有生之年这么开心过,满足了。

    甚至她还听到一声声欢呼声,她可以自私的把它当做是为自己的庆贺吗?

    若有来世,李妍,我绝对不会再低声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