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十八章 礼物的诱惑

    大榕树王笑道:“若能不负所托,有小小礼物奉上。”

    李青山眸中一亮,大榕树王的“小小礼物”想必不会是什么没用的东西,虽然知道不太可能,若能再来一根凤凰翎羽那就好了。

    “那在下就先行谢过了,只是那些虫子都藏身树干中,我该怎么找它们才好呢?”

    这榕树的树干比石头还要坚固百倍,而且蕴含浓郁的灵力,神念难以穿透感应。

    “不必担心,我来给你指引道路。”

    在李青山右手旁的墙壁上,木头忽然扭曲变成一个门洞,通向疥虫的所在。

    “我也没见过榕树能这样做的!”李青山打趣道,回应大榕树王那一句:“你可曾见过榕树自己捉虫的?”

    “我乃大榕树王也!”

    李青山莞尔一笑,没有准则固然无法生存,但若不懂圆融变通也是一样。法无定法,皆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能不能将这洞变大一些?”李青山见那洞口,只有方圆数尺大小,若是不会飞行的普通人,恐怕只能爬行前进。

    “小伙子,不要太挑剔!”大榕树王道,在自己的身体里开洞,显然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李青山只能对花承露道:“承露,你就先留在这里等我一段时间吧!我把虫子解决了就回来接你,也有可能直接去外面,到时候会让树王前辈通知你。”

    “李大哥……我觉得可以挤一挤。”花承露撅起粉唇,她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那好吧!莫说李大哥占你便宜。”李青山笑着张开双臂。花承露红着脸,只得投怀送抱。双手环住他的腰身,自我安慰般的嘟囔道:“反正也不差这一回。”

    李青山鼻尖洋溢着淡淡的香气,仿佛融合了百花的香气,他曾在花承赞的身上闻到过这样味道,想必是其修行的功法有关。

    方才在战斗中,无暇细细体味,此时感觉她的腰肢纤柔似恰盈一握,而酥胸却饱满结实。,确实已是盛开之花,可堪折下,低头笑道:“确实不错。”

    “快走啦!”花承露脸上红霞若烧,不敢抬头看他,只催促道。

    “好!”

    李青山看她羞不自胜的模样,不再调笑。顺手将那些被钉死的疥虫塞入百宝囊中,这玩意毕竟也是一方妖将,又吞食了大量的榕树,身躯中充满了灵力,若是丢掉就太可惜了。

    换句话说,虽然看起来有点恶心。但富含大量的蛋白质,能给我们提供大量的营养,至不济还能拿去喂马陆。

    纵身投入那条长长的通道中,湛蓝色的水波在四周涌动,与其说是在飞驰。更似在穿梭滑动,道路并非一条直线。有时忽然进入一条虫子开辟出的虫道,忽然转弯改变方向。

    方才在战斗之中,花承露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意赶路,没有别的事可以分心,一股股男性气息,不断的钻入鼻中,而他按在腰间与背心的手,仿佛渐渐变得炽热起来,透过薄薄的衣服,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想与他拉开些距离,但一次疾驰转向,她便不由自主的紧贴在他身上,仿佛他在不断的揉压她的酥胸般,只不过不是用手而已,脸色红的似要滴血。

    转眼之间,又来到一个洞窟中。

    一头比方才那条疥虫还大些的白色疥虫,正在大口大口的啃噬着。

    李青山挥起叛魔剑,剑柄处魔心放出一轮邪光,剑光一闪而逝,疥虫被剖开一个巨大的伤痕,不等疥虫反应过来,李青山已紧随剑光冲入伤痕中,伸手一捞,再跃身而出,手中又捏了一枚妖丹,直接用灵龟之力将其镇压。

    失去妖丹的疥虫,直接从妖将变成普通的妖兽,身躯急剧缩小,最终变成成年男子般大小,正欲逃脱,一片蓝光涌动覆盖疥虫全身,咔嚓咔嚓的冻结成冰,白色的寒气弥散开来。

    冰封术!

    李青山修行的虽非冰俪宫那样的寒冰灵气,但用这法术对付一个妖兽还是不成问题,想要将之一并塞入百宝囊中,结果却失败了。

    原来疥虫虽被冻结,但却并没有死掉,李青山又拿出一个精致的虫囊来,将之放了进去。他虽然不懂炼蛊之术,但这样一只曾修到妖将境界的活虫的价值,应当很有价值吧!至不济还能喂马陆。

    李青山高声道:“下一个!”

    “你这柄剑很有意思。”

    大榕树王没想到他斩杀一个疥虫竟如此轻松,也瞧出了叛魔剑的不同寻常。

    “这是一柄魔剑,但应当只有魔民才能催动魔剑,难道他是隐藏起来的魔民?而更不寻常的则是他瞬间镇压妖丹的力量。”

    李青山笑道:“没有金刚钻,怎敢揽这瓷器活。”

    如果是寻常筑基修士,单是如何杀死这疥虫就是个问题,就算千辛万苦将其击败,无数疥虫一哄而散,也很难将其击杀。李青山叛魔剑在手,一眼洞穿其妖丹所在,再以灵龟之力镇压之,显得无比轻松。

    大榕树王却十分明白,妖丹作为妖怪的根本,并不是什么“弱点”,甚至可以说是“强点”,关键时候还能够像是御器一般催动攻击敌人,除非是高上一个境界,才能够直接镇压,但也绝不会像他这么容易。

    “难怪昔年姒庆在雾州将我挖掘出来的时候,会感到冥冥中一丝天机变化,果然遇到了有趣之人,此子绝非寻常之辈,与我亦有一份缘法。”

    大榕树王思量间又开辟了一条通路。

    “你还好吧!要不要留在这休息一下?”

    李青山感觉花承露的呼吸有些紊乱,心跳也快了许多。体温更是上升了好几度。他又不是没经过女人的纯情少男,自然隐隐猜出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脸上隐隐有着笑意。

    她身上的衣物皆是用名贵的灵蚕之丝织成,虽然看起来严密,其实却非常轻薄,在这样的紧密的相拥中,几乎能够在脑海中勾勒出她**的轮廓。

    花承露咬着嘴唇,微微摇头,既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是若是现在跟他分开。岂不是真的承认有什么奇怪感觉。

    对于这掩耳盗铃的行为,李青山笑了一笑,再次踏上征程,不得不说,怀抱她的滋味确实不错,很是嘴欠的又说了一句:“压扁了可不怪我!”

    让本就羞到极点的花承露差点抓狂,说好的朋友妹不可戏呢!男人都是色鬼混球!没一个好东西。压扁了也用不着你管!

    呲着牙瞪着眼望着李青山,像是只炸毛的猫,让李青山哈哈大笑,一路斩杀过去,当真是所向披靡,所到之处。群虫授首。

    达到妖将境界的只有七只,还有几百只则是普通的妖怪,而那些更弱一些妖兽就更多了,简直是成千上万。

    李青山虽然马不停蹄,但将这些疥虫全部冻住塞进虫囊中。也足花费了**个时辰,算算时间。马上就到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整天,这片斗场很快就会消失。

    此行算得上收获颇丰,也达到了最初的目的,虽然没有片刻停息,但主要耗费的是精神,还有叛魔剑中那颗魔心的能量,灵力则一直在徐徐恢复,现在已经完全盈满丹田。

    那一股残剑剑气也变得更加强盛,足足吸纳了他七成灵力,不过在超过五成之后,吸纳的速度就缓慢了下来,而且是越来越慢,想要将这股剑气养到十成威力,恐怕不是三天五天能够做到的。

    也是这棵大榕树中,灵气浓郁比得上任何修行胜地,难怪修行速度缓慢的昆类妖怪,竟会有七只成为妖将,反正七成也够杀人了,也就不必求全。

    李青山停下脚步,拱手道:“道友,时候差不多了,我要准备走了!”又对怀中的花承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