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十七章 归来

    天空中,李青山盘腿坐在云团上,感觉大衍神符,汇集愿力的速度快了许多。

    如果相信是一种力量,那下面这座城市中,人们渐渐开始相信一个虚幻的存在。

    “走了,去下一站!”

    李青山巡游各地,所有的任务,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任务数量多,涉及范围广,但又超级简单,基本上以打击江湖人物为主要目标。

    并非他完成不了更难的任务,相信只要在炼气士这个水准上,鲜有他和小安打击不了的人物,但关键是为了让他写出来的人物出彩,而且一涉及炼气士,各种麻烦就多,而且脱离凡人的认知。

    他现在就是去把藏剑宫宫主砍了,老百姓们也不知道那是谁啊!打击那些欺男霸女,横行乡里的土豪士绅,才是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

    渐渐的,一个少年英雄的形象,在广大百姓的心中,树立了起来。

    是的,少年,李青山原本在心中设定的是一个半大孩子,但是那孩子在传说中成长,每一次幻化出来,都有所不同,以更符合人们期待的形象,出现在这世间。

    每一个屋檐下都在议论,少年衣服上的补丁也随之变多变少,腰带的颜色时而是红时而是绿。右手的毛笔始终不变,但左手有时拿着牧笛,有时拿着葫芦,

    他最终的模样,是千万个信与愿的思维统合。

    与此同时,大衍神符收集的愿力,成倍的增长,而那个少年英雄,也变得越发真实生动,强大。

    眼眸中甚至闪动着与活人无异的神光。让李青山心中暗暗惊叹。小说家法门的神异。

    当然,他仍不具备**思索的能力,算不得活生生的人。只能像是机械般的,说些程式化的台词。关键时候,需要李青山像操纵木偶似的在暗中操控。

    但李青山感觉的到。限制他的已经不是愿力多寡,而是大衍神符的境界。

    而大衍神符的境界高下,则受制于炼气修为高低。唯有渡过天劫,将真气转化为灵气,才能重新构筑大衍神符,赋予其更强的威能。那时候,他说不定真的能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一样,与人交流。

    ……

    城中最高的塔楼顶端,赵凌书磐手而立。冷冷的望着骑虎远去的背影,纵身一跃,背后伸展出一对儿金属双翼。滑翔着掠过天空。直追过去。

    呼的一声,掀起狂风。从天而降,落在少年面前。

    “你是什么人,为何挡住我的去路?”少年用像是演话剧般的夸张表情说道。

    赵凌书冷冷道:“你是哪位画师的弟子,敢学别人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你那些手段,骗得了凡人,却骗不了我!”

    “你是什么人,为何挡住我的去路?”少年依旧用像是演话剧般的夸张表情说道。

    “你可知你在玉台山所杀的是我什么人?”赵凌书眉毛一竖,他出身山贼窝里,他的父亲兄弟,都是山贼。他因有炼气的天赋,而被名震清河府的大帮派的**会掌门看中,收为弟子,苦修多年,现今已是炼气七层。没想到衣锦还乡,却发现他的所有亲人,都已死的连渣都不剩。

    “你是什么人,为何挡住我的去路?”少年再次用像是演话剧般的夸张表情说道。

    如果赵凌书曾经玩过游戏的话,他一定会对这一幕倍感熟悉。没办法,虽然少年看起来,跟真人无异,甚至能施展出很多厉害手段,但到底不是人。

    正因为没玩过,赵凌书暴怒了:“你杀的都是我的亲人!我要你死!”

    噌!背后长剑出鞘,如惊电、如游龙,绕向少年脖颈。

    赵凌书已经看到少年身首异处的模样了,他前来报仇,并非是脑袋一热,而且暗中调查了许久,这少年虽然有画家的手段,但画出来的画,也不过三四层炼气的水准,根本不足为惧。

    果然,那少年只是一脸呆滞,望着飞剑刺来,全无反应。

    眼看大仇将报,赵凌书却感觉到一阵遗世**般的寂寞,身为修行者,所走的注定是一条孤独之路,再见了父亲,再见了兄弟们,请在九泉之下保佑我吧!

    飞剑却刺了一个空,少年凭空消失了,巨虎则压成薄薄的一张画,飞向空中,赵凌书愣了一下。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

    一个青衣男子带着一个孩子,脚踏白云从天而降,向赵凌书大喝。

    李青山刚分神和小安在天上说笑几句,一扭脸就看见,飞剑杀过来,立刻散去愿力,召回巨虎。

    赵凌书冷冷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操控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