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十五章 再见故人

    区区炼气六层御使的飞剑,根本不被魏中元放在眼中,就连他的护体真气都穿不破

    是以他根本看也不看清溪剑,抬手放出一道光柱,轰向飞剑来处

    轰的一声,乱石飞射,巨木倾折,却不见李青山的踪影

    魏中元眉头大皱,李青山的隐气之术,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明

    李青山抱着小安站在不远处,身上点尘不染,手掐剑诀,一引一指

    清溪剑无声无息的切开空气,以快的度刺魏中元咽喉

    叮的一声,刺在护体真气上,不能寸进

    “不自量力”魏中元不屑的道,伸手擒向清溪剑,只要抓住飞剑,便可通过剑上的气息找到李青山的存在

    清溪剑忽如水波一般震荡起来,一点一点钻进护体真气中

    李青山大喜,猛地催动清溪剑,剑光一闪,化作一抹青光,穿透护体真气,从魏中元脸颈旁抹过

    魏中元摸摸脸颊上一道微不可查的伤痕,心中一阵后怕恼怒,若非及时偏首,几有穿颅之祸

    李青山也是刚知道,清溪剑原来还有破开护体真气的功效,虽然简简单单朴实无华,但与其快绝的度配合起来,是一件真正的杀器,不负上品灵器的名头只是没能将魏中元一举击杀,让他暗道了声可惜

    不过想用这种手段斩杀一个十层炼气士,未免太过痴心妄想了他要做的就是用这柄飞剑,将魏中元彻底扰乱激怒,再寻机会下手

    清溪剑一转,再次激射而来

    魏中元再不敢怠慢施展出一个护体法术,在周身形成一个椭圆形的淡淡光膜,清溪剑刺落其上,果然没办法轻易刺穿

    如要硬生穿刺,只怕给魏中元擒拿住,来回游走不定,扰乱魏中元的心神,反正魏中元找不到他有的是时间跟他耗

    清溪剑幻化一片青影,魏中元渐渐烦躁

    “明日煌煌,光耀四方”

    魏中元双手一合一分,身躯大放光芒照耀整个山野

    草木枯黄焦灼,燃烧起来,腾起浓烟滚滚

    这一招若是用在普通人身上,足以将数千人变成瞎子,将数百人烧死但对上炼气士的效果就很是一般了,只是笼罩范围极为广阔

    魏中元眼光一撇,看到无尽光明中,一个模糊的人影大袖一扬,手中已多了一柄明光闪闪的三尺长剑剑名三阳,亦是上品化作一道白光,电射而去

    “糟糕,清溪剑,疾”李青山轻喝一声

    铛,一抹青影横切在白光上,同时显出剑身

    一大一小,两把飞剑缠斗在一团,迸发出一串叮当乱响

    三阳剑刚猛凌烈,势大力沉,每一次撞击,清溪剑便欲要飞出

    李青山还是第一次与人比拼飞剑,只是凭着感觉操纵,无论经验还是技艺都大大不足,清溪剑被压的节节败退,转眼间三阳剑便压到眼前

    魏中元眸中杀机暴现,丹田气海中,真气一鼓,三阳剑大放光芒,将清溪剑荡飞十余丈外,猛地削向李青山的双腿,却是下定决心,直接废掉李青山

    铛铛两声,横飞出两颗白色念珠,将三阳剑击飞

    “你竟能御使三件灵器”魏中元脸色一变,寻常修行者虽然可以炼化多件灵器为己所用,但真正对敌的时候,却绝不会都拿出来对敌,特别是飞剑类的灵器,需要专注否则心神一分,真气一散,反而不如专注于一

    但击飞三阳剑的那两颗念珠,势大力沉,威力反而在清溪剑之上,让他觉得大为不可思议,万想不到这是一旁看似没有任何法力的小安的手笔

    李青山哪理会他说什么,身形不退反进,缭风刀斜握在手,利箭便射向魏中元,潜伏许久,甫一出手,充满了有我无敌的慨然气势

    魏中元不惊反喜,竟敢靠近,真以为凭着炼体术就能弥补炼气六层和炼气十层的差距吗?却也不敢怠慢,身形凝如山岳,双手向前虚张,白色真气飞汇集

    在李青山身后,小安藏身不动,一手握着白骨剑,一手却捏着一张极品灵符

    五十步距离,不过顷刻,生死分际,也在这顷刻之间

    “住手”天空中传出一声大喝,一只铁盾从天而降,轰然插在魏中元和李青山之间,变作一堵铁墙

    李青山暗道了一声可惜,在铁墙轻轻一踏,借力反跃,来到空中,清溪剑飞掠至他足下,他踏剑而立,拱手道:“韩师姐,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韩琼枝,驾驭着一艘飞梭,身后跟着几个熟悉的面孔

    韩琼枝道:“我是百家经院的执法队的副队长,维护开院试的治安,你们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我能不来看看吗?”

    开院试,是各地炼气士汇集的时候,少不得许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事情发生,亦或是见财起意杀人越货,甚或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百家经院便会安排法家弟子组成执法队,维护纪律

    正队长自然是花承赞,方才远方光芒一闪,在这大白天的,普通人根本不会察觉,炼气士察觉了也不会在意,他却立刻感觉到不对,暗道失算,急令韩琼枝赶来相助

    韩琼枝转头面对魏中元,神情顿时肃穆几分:“魏中元,你这是要截杀鹰狼卫吗?”她同魏中元自是相识的,只不过向来不喜欢此人,一大把年纪才炼气十层,也不能让她有丝毫看重,说起话来没有丝毫尊敬

    魏中元不甘心的收回三阳剑,昂首道:“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与鹰狼卫无关”

    “贵派秋门主已经答应了解与李青山的恩怨,你再要纠缠不休,纵然鹰狼卫饶的过你,秋门主也饶不过你”韩琼枝虽恼魏中元但**门为清河府数得上的门派,唯有王朴实才有资格下令对付他们的门主而除非魏中元真正当着他们的面斩杀了李青山,想必王朴实也不愿为了一个玄狼卫与**门翻脸

    说到头来,打铁还需自身硬,鹰狼卫的大旗虽然有些用处,但也绝不是万能的护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