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十七章 一念

    在三山老人看来,这岂止是傻,简直是愚不可及。

    每年到藏剑宫拜山,请求加入的人络绎不绝,常年有人在宫外跪着不走,不饮不食,以示诚心,甚至有人活活跪死,都不得收录。

    青藤老人劝道:“紫剑,你在我青藤山呆了这么久,也算有些缘法,老夫本来还想传授你青藤山的秘法,培养你做未来掌门。今日诚心诚意劝你一句,去藏剑宫,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家人,都有无穷受益,错过了这个机会,只怕后悔终身。”

    言语间,已对余紫剑客气了三分,亲切了七分,他本虽看余紫剑资质不错,但哪想过培养她做青藤山掌门,如此说话,不过结个善缘。不过这话倒也不全是假话,现在青藤山门徒凋零,几乎被屠戮一空,若非付青衿之事,他真的会悉心传授。

    付青衿不多言语,只是默默的望着余紫剑,他身本就有一种颐使气指的威严,否则也不能简单说服三山老人,难得露出如此恳切神色,更令人无法拒绝。

    余紫剑低着头,捏着衣角,指节发白。她并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她不是分不清好赖,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能,也不是真的愚钝固执到,因为一句话就非得跟花承露去百家经院不可。

    而她真实的心意,却是旁人想不到的,那个屡次拯救她于危难之中的伟岸身影,还生死未卜,她怎能就此离去。谋自己的前途,留在清河府,纵然于事无补,或许还能再见他一面。这个念想。根深蒂固,深植于心。

    “我支持你!”顾雁影拍拍余紫剑的肩膀,微笑说道。

    付青衿目光一凝,终于首次露出不悦之意。

    “修行之道,在乎本心,不可强求,有缘无缘,岂是凭你们的嘴说?我身为鹰狼卫。守卫大夏律法,纵然藏剑宫,也不能当着我的面拐人啊!”

    余紫剑忙道:“不是拐,是我……是我……”

    付青衿深深的望了她一眼。仰头长叹道:“罢了,想必是机缘未到,你且暂留于此,不过我相信,将来某一日。你终会来到藏剑宫,做你该做的事。”

    又对顾雁影施了一礼:“就请顾统领多多照顾,莫要让人伤了她。”目光扫过其他人:“今日之事,若有半分泄露。!。休怪我剑下无情!”

    青墟剑在剑鞘中做龙吟颤鸣,肃杀之意。布满全场。

    藏剑宫不是没有敌人,能做藏剑宫敌人的。必是最可怕的强敌,如果知道紫宵剑的下一位传承者,流落于此,必定要扼杀于萌芽之中。

    三山老人微觉不是滋味,他们三个筑基修士,在付青衿的眼中,还不及一个小姑娘重要,但是若长远来看,他们还真不及这小姑娘重要。

    顾雁影洒然一笑:“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付青衿又一拱手,身化一道青虹,直飞天际,顷刻间,已不见踪影。行事毫不拖泥带水,果断非常。

    顾雁影也自告辞,临别前,对三山老人道:“我观你们脸都有些死气,以后还是小心些为妙。”

    三山老人脸色俱都难看,金鸡老人干笑道:“大人难道还会相面吗?”

    顾雁影一笑道:“不会,我随口一说,三位不必放在心。”

    四人越过山腰法阵,寒风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吹得衣衫猎猎作响。

    余紫剑和花承露牵手走在前面,顾雁影和花承赞落在后面,只听花承露不断数落余紫剑笨蛋蠢货,余紫剑不断争辩,哪有哪有。

    顾雁影与花承赞相视一笑,顾雁影道:“那孩子到了清河府,你托付给你了。”

    花承赞目光垂下:“统领放心,我知道利害。”

    顾雁影笑道:“说话不看人,可是不敬。”

    花承赞忙抬起头来,明睿的眸子,极少有的多了一丝慌乱。顾雁影没有直接掠空而去,他便知道她有话要对自己说。

    顾雁影目光却已望向天空,他不可度测的飘渺之处,那里是群星的所在:“付青衿,呵,单凭这份决断便不愧为青墟剑的传人,我手下十八统领,你的修为最低,但若论足智多谋,思虑缜密,未有能胜过你的,我自然放心,但却缺了这一份决断,自古以来成大事者,都少不了一股勇决之气。”

    花承赞道:“属下并不求成什么大事。”

    顾雁影喟然一叹。

    “今次除了那马陆之外,还有两个妖怪,实属非凡,如非付青衿出手,那三个老头子,几乎被干掉。”

    顾雁影一来,只听花承赞简单叙述了事情经过,便直接去阻止蛛后的报复。花承赞已将三山采药大典之事,撰写一份极为详尽的报告,也还未及呈递,拿来转变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