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辰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五十五章 孩子还小不懂事

    “这是你的车吧,孩子还小,你别介意啊。”

    尤其是这个男家长的这句话,更是让苏安火气蹭蹭上彪。

    “是你家孩子给弄的?”

    苏安声音冰冷的开口,就冲着这个家长的话,他的语气就不可能好了。

    “是,是。”

    司徒南也是皱着眉头,似乎因为苏安的语气而有些不高兴:“孩子还小,不懂事,刚才保安发现以后,已经掉监控看过了。”

    “这样,我看车损的也不是太厉害,我给你赚一千块钱,咋样?”

    保安则是站在一旁,也没在说什么,他们发现有小孩在车库内玩,而且破坏车辆以后,已经拦住了这些小孩,并通知他们家长,同时也调取了地下车库的监控。

    这几个小孩倒是一人一辆车,责任也好划分。

    只不过,苏安的这辆车损的比较严重,而且,车辆也比较贵。

    “一千块钱?”

    苏安有些发懵:“我车玻璃碎了,车引擎盖上全是被踩的陷下去的坑,倒车镜也被掰坏了,你告诉我一千块钱?”

    “一千块钱不少了。”

    “你可别想讹人啊。”

    司徒南当即声音就提高了不少:“换个前挡风,四五百也就成了,修下引擎盖能多少钱?倒车镜能多少钱?”

    “一千块钱绝对够。”

    “你是看我傻还是你傻?”

    苏安眼神冰冷的看着司徒南,要不是他脾气好,这会都想过去揍他了,说话忒气人了。

    “一千五。”

    司徒南犹豫了一下:“给你一千五,绝对绰绰有余,你也别纠缠了,小孩不懂事,也不是故意的。”

    “小孩不懂事,你大人还不懂事了?”

    “你家前挡风家引擎盖加倒车镜一千五能下来?”

    “你看清楚我是什么车?”

    “而且,不说我这是刚买的新车,就是但说这些损坏的位置,你这也下不来吧。”

    苏安前几句声音还有些大,但是后面几句声音就小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有

    时候,生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看你车不错,咋滴,还想讹人不是?”

    “反正我最多就给一千五,多的没有。”

    “你要是要,我立马给你,我也不含糊,但你要在想讹我,一分没有。”

    “不就开个破车么?谁没有似得。”

    司徒南满脸嘲讽的看着苏安,钱他有,但是他就不想给,的确,他也知道苏安的车要是送4s店修肯定不便宜。

    但为嘛去专卖店修,去找个小地方修一下不就行了,至于玻璃之类的,不用换原厂的,只要能用的不就行了?

    “你们物业怎么说?”

    苏安扭头看向了保安:“这事我们只能协调,你们都别生气,好好商量……。”

    物业的态度就是这,收钱第一名,办事推三阻四。

    “行吧。”

    苏安点了点头,直接拿出手机选择了报警。

    “报警,谁怕你啊?”

    司徒南满脸冷笑的看着苏安:“我还就告诉你了,就算是警察来了,我也就是这么多钱,爱要不要。”

    “而且,你真给我惹恼了,一分钱没有,你能咋滴我?”

    “我车就在那边,要不然你也去砸一下?”

    “这么大人了,跟小孩一般见识,还要脸不要了?”

    司徒南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嗓门极大,若是不知情的,还真以为他占着理呢。

    至于其他的几个孩子家长,已经有和到了的车主开始在旁边协商了。

    不讲理的人,哪都有,可讲理的人,也遍地都是。oo0m.sx??8.c○m???

    没多久,警察来了之后,看到苏安的第一眼,就有些叹气。

    这么久没见,没想到报警的还是这位。

    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周光辉看着苏安道:“你的要求呢?”

    这事其实很简单,先要了解下双方的诉求和底线,如果能调解,是最好的。

    “我这车可是新车,别的我也就不说了,原厂配件给我修好。”

    “不可能,就一千五,你也别想讹人。”

    苏安一句话刚落地,司徒南就在旁边大喊大叫了起来。

    反正还是那个意思,就一千五百块钱,多的一分没有,他儿子才十二岁,未成年呢,这么大人了,和个小孩较真做什么?

    “这个年纪,是真没法逮捕的。”

    周光辉和苏安也算是熟人了,无奈的苦笑道:“我建议你们两个尽可能的协商解决。”

    一听周光辉这话,司徒南更是得意的很:“瞧见没,我够给你面子了,一千五百块钱,做人不能太贪,适可而止。”

    “行吧。”

    苏安看着周光辉,根本就没搭理司徒南:“我既然报警了,您给出个回执,而且,我还要求留存一下小区的视频证据,这个您也要拷贝走原件的吧?”

    周光辉点头,他已经明白苏安的意思了,既然双方无法达成和解,那这事只能是慢慢来了,视频录像肯定是要拷贝走,作为证据的。

    “那就成。”

    苏安点头,笑了起来:“我这就给我律师打电话。”

    “还给你律师打电话呢,你吓唬谁呢?”

    司徒南在一旁叫嚣:“谁不会请律师?”

    目送苏安去一旁打电话,周光辉叹了口气,冲着司徒南道:“他这辆车可不便宜,你那一千五的确是不够修车。”

    “我劝你也别在这耍混,该赔的赶紧陪了了事,孩子是年又不懂事,可你这当家长的能不懂事么?”

    “你是真看不出他这车的价格?要是你车被人毁成这样,一千五百块钱,你能接受?”

    “你就是这么给孩子当榜样的。”

    面对苏安,司徒南还敢耍横,可面对民警,他就没那个胆子了,但他就是不说话。

    但沉默了片刻后,他还是开口道:“钱不够咋了,钱多有钱多的修法,钱少有钱少的修法。”

    “他就不能找个便宜地方,凑合修下?”

    “而且,开那么好的车,也不缺这么点钱,揪着不放有意思么?”

    “要我说,现在有玻璃修补液,网上买瓶几十块钱,修下就成了,非要换新的干嘛?凑合着能用不就行了,最后他还能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