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灯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8章 嗨,再杀你一遍

    唐绫心情很不好,甚至懒得看手机,径直走下山道。

    这是她来到剑冢的第十四年,未来她还有五十六年的时间要继续生活在这里。

    当年她的曾祖父为了寻求位阶上的突破,把她卖到了剑冢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卖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后来,又因为突然陷入了疯狂,大肆屠杀族人和同门,以至于这个债欠的更多了,增加到了六十年。

    虽然说剑冢是全世界剑宗途径的圣地,但她就是不喜欢。

    这里的人很无趣,每个人的性格都冷得像是一块石头一样。

    明明都二十一世纪了,却过着古代人的生活。

    没有娱乐,没有生活。

    终日盘膝打坐,闭目冥想。

    然后就是练剑。

    没完没了的练剑。

    这里没有怠惰的人。

    因为你怠惰,就会被逐出师门。

    唐绫试图怠惰过,但代价就是打工的时间被强制性的加了一年。

    从此以后,她就长记性了。

    至少再也不敢在明面上怠惰了。

    得偷着来。

    总之这里的人真正意义上的超凡脱俗,摆脱了物质上的追求。

    人也活得不像人了。

    哪怕总会长,亦或是白银之王,都对她给予厚望。

    甚至希望她未来能扛起守卫人类世界使命的大旗,但她真的志不在此。

    而且剑冢里的人,大多数因为她曾祖父的事,不喜欢她。

    大家相看两厌,何必凑在一起。

    她双手插在口袋里,沿着遍布风雪的山道往下走。

    只见慕清幽背着剑匣从山下走上来,相当出众的美貌,也是一头霜白如雪的头发,神情也是一样的漠然,穿着黑色的厚重大衣,衣摆随风轻飘。

    两个人擦肩而过的瞬间。

    “这个月本该是你镇守剑池,为历代祖师守灵。”

    慕清幽忽然说道。

    唐绫脚步微顿,扭头看着这个容貌身材乃至天赋都不如自己的师姐,平静说道:“关我什么事?那是你们的历代祖师,我只是为剑冢打工。”

    她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她是个打工人。

    你见过员工还去祭拜老板家属的么。

    慕清幽呵了一声,面无表情道:“剑冢培养你长大,是亏欠了你么?既然那么不喜欢,就不要去剑冢的圣地。还是说,你就那么期待总会长会把你从这里赎出去,每次她来做客,你都要去巴结一番。”

    唐绫冷冷说道:“我并不亏欠剑冢什么。”

    说完,她毫不留恋地离开。

    慕清幽看着她的背影,挑眉说道:“归葬之森的任务情报我看了,那片血雾的主人应该就是唐子敬吧?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唐绫脚步微顿。

    “你要是看我那么不顺眼,那就正面击溃我。你心心念念的极雷,在我的眼里也不是什么多么珍贵的东西,但为什么老师偏偏选择我来继承它,而不是你?”

    她顿了顿:“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如果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这里,更不想巴结总会长,剑冢当代第一的名号,也不会是你。”

    慕清幽眼眸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寒芒。

    “最后提醒你,你长得不如我好看,别总是彷我的妆,太拙劣。”

    唐绫回头瞥了她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嘲弄,转身闯入风雪里。

    慕清幽沉默了很久,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

    “好了好了,师姐。”

    “别跟唐师妹置气,她不懂事。”

    “就是,一个罪犯的曾孙女而已,有什么好骄傲的?”

    山道间有不少正在练剑的同门,见到这一幕急忙过来劝。

    唐绫没有搭理这群乌合之众,这时她才想起手机里还有一条未读的消息。

    “隐修会的线索我找到了,今天下午四点半东海国际机场见,陪我杀个人。”

    熟悉的语气,不容拒绝的口吻,感觉不像是邀请,而像是命令。

    不知为何,唐绫看到这句话,却觉得比剑冢里所有人说话都要顺耳。

    ·

    ·

    滴的一声,仪器上显示的精神波动曲线趋于正常。

    菀菀睁开眼睛:“晚秋姐姐,可以了吗?”

    林晚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精致的妆容都有些花了,她低头帮小姑娘脑袋上贴的线缆都摘下来,温柔说道:“可以了,今天表现得很好哦。现在这台仪器最起码能够准确的测量污染者的精神波动了,还能稳定精神,减轻污染症状。”

    “等到你的吊坠失效了以后,你服用天生草的剂量也会少很多。”

    她笑道:“可以活到五六十岁呢。”

    “谢谢晚秋姐姐。”

    菀菀甜甜一笑:“晚秋姐姐真好。”

    林晚秋沉默了一秒,摸了摸她的头:“也就你会这么说了。”

    菀菀好奇问道:“晚秋姐姐,这台仪器是哪里来的啊?”

    林晚秋微微一怔:“我根据老师留下的笔记,跟炼金部门的朋友一起研发的。以前是打算救一个人的,不过他现在应该也用不上了。”

    菀菀哦了一声:“那姐姐不要太辛苦哦。”

    林晚秋笑了笑,嗯了一声。

    “姐姐,我爸爸去哪了?大哥哥为什么也不见了?”

    菀菀又问道。

    林晚秋认真思考了一下:“你爸爸已经去司法庭了,因为桉件要重启调查,而他又是当事人,不能让外人随便接触他。不过你放心,他现在的生活条件也不差,当年的战友和朋友都会保着他,他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她撒谎了。

    因为牧叔的确不会受到虐待,但一定会遭到接二连三的,无数次的质询。

    审判庭的人,一定会在这段时间,尽可能的从他嘴里翘出什么。

    或者用言语诱导和威胁他,承认某件事。

    没准还会拿当年同伴死去的照片,试图干涉他的心理。

    总之,身体上没问题,精神状态一定不好过。

    “哦,那大哥哥呢?”

    菀菀眨动眸子。

    “他去为你爸爸搜集证据去了。”

    林晚秋摸着她的头发:“很快就会回来的,相信他。”

    菀菀嗯了一声。

    其实林晚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是因为最近接受的调查太多了,以至于夜里都睡不踏实,接二连三的做噩梦,被恐惧惊醒。

    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竟然觉得只有那个少年,能带给她一些安全感。

    毕竟当初黑云城寨的事件,人尽皆知。

    只有他敢为了受污染者们站出来,冲冠一怒。

    这也是林晚秋为什么想要成为他的守护者的原因。

    就是因为那种安全感。

    冬冬。

    这时,病房的房门被敲响。

    以李逸杰为首的占卜调查组站在门口,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说道:“林队长,有件事情需要你过来协助调查,方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