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说313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6 万斛堆

    若是姜绍这一路被寄予厚望的军队不能够出其不意,一击致命,把天水郡给拿下来,把陇右地区与关中地区完全隔绝开来,那冒着天大风险分兵北上的蜀汉军队反而有着被晋国军队凭借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危险。

    尤其是吸引了绝大多数兵力,面对可能已不下十万晋国军队的姜维大军。

    他虽然号称是统帅十万大军北伐晋国、进攻关中,可实际上只有五万不到的军队,面对二倍以上乃至更多的晋国军队,他需要承受的内外压力可想而知,一着不慎就是反被晋国大军包围攻灭的危险。

    而姜绍这边压力也不轻,虽然作了许多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感觉有诸多不可意料的事情。

    比如李简、李环这一路只有几千人马的偏师,如果他们翻越牛头山袭扰得当,不仅能够吸引陇右地区晋国军队的兵力,还能够牵制住凉州地区的晋国军队,可要是游走转战失利,那就是白白又损失了几千兵力。

    黄崇的面色凝重,一向以机智多军略的他这时候反而说不出什么话来。

    显然,对于这场由姜维力排众议甚至是一意孤行而行动的,决定了蜀汉、晋国两国国运,或者干脆说就是拿季汉国祚做赌注的赌国军事行动,他只觉得口干舌燥,哪怕翻阅众多兵书战策,给出什么万全之策,也无法解答人心底处的恐惧和不安。

    姜绍这时候也不像是在念“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攻城,何城不克······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移檄州郡,咸使闻知。”时那么慷慨激昂了,他感觉自己虽然穿越了时光,可冥冥之中却仍然有一只大手在操纵着自己的命运。

    “天命幽远难测,人力有时而穷,事已至此,战鼓催人,敌我双方

    此战都没有了任何退路!”

    ···

    万斛堆战场上,率领晋国边军万余步骑人马,轻装疾行追击而来的胡烈,没有抓住秃发部树机能的主力部众,那些个充当内应的猝跋韩、且万能等鲜卑部落小帅也没有出现。

    出现在这里的,是像乌云黑压压一片从多个方向而来的秃发鲜卑部落人马,他们当中不全是青壮战士,可不管是老人孩童,亦或者是健壮妇人,每个人都骑着马匹,手持着刀矛、弓箭等各式武器,就像是要拖家携口奔赴一场部落大会一样。

    或者,更合适的说,是围猎。

    人一过万,无边无际。更何况是二三万部落人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胡烈麾下的晋国边军还未交战,士气就已经开始衰退,军心也忍不住动摇起来。

    虽说往常晋国的步骑坚甲利兵,对付胡人部落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但那是建立在诸多基础之上,包括但不限于鲜卑人的战斗意志、兵马的装备情况、敌我双方人数、地形、工事等等因素。

    此时身处万斛堆战场的晋国军队将士,很少人能够生起一种以寡击众的顽强心态,更多人是感觉到自己一方上当了,中了鲜卑人的埋伏!

    是的,他们本来就是要在鲜卑人内应的帮助下,轻装追击击溃秃发树机能的部众的,从来没想过自己轻装疾行、风尘仆仆追击而来,结果一下子就变成是面对和迎战两三万鲜卑部落人马。

    现实和预期相差太多,将士们的内心落差可想而知。

    而一交战,不出开战前的所料,遭受群狼从四面八方扑上来撕咬,胡烈这头陇右猛虎就算是再英勇善战,他麾下的步骑人马也是左支右绌,好几次都差点被鲜卑骑兵冲垮阵型。

    胡烈虽然刚愎自用,但他不是无能之辈,身经百战的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够退却,此处距离晋国城池太远,他的军队会在掉头逃离的路上不断遭受鲜卑骑兵的冲击袭扰,最终一个人、一匹马都不要想能够逃脱回去。

    唯有原地防守,挫败鲜卑人的伏击围攻计划,才能够转危为安。

    因此胡烈指挥麾下步骑且战且退,退到了一处相对凸起的小山丘处结阵与秃发鲜卑人马对抗,晋国步卒利用长矛搭建拒马、制造鹿角,轻骑兵下马使用射程更远的弓弩步射,胡渊则带着披甲的亲卫骑兵不断出阵反冲击鲜卑骑兵,打乱他们人马的进攻队形。

    就这样,胡烈的步骑凭借着严酷的军纪和精良的甲仗,硬生生在鲜卑人的袭扰围攻中搭建起了简陋的营地,以此临时工事来就地结阵防守,接连打退了鲜卑人几波冲击。

    随着日头渐渐西斜,后劲开始乏力的秃发鲜卑也意识到了胡烈这是在以退为进,利用工事和弓弩甲仗消耗鲜卑勇士的锐气,秃发树机能当即转变战法,改猪突豨勇为围三阙一,只留了少量轻骑游弋在晋军营地周围诱敌搦战,把各部人马撤到外围轮番休整。

    时间不断消逝,双方的战斗渐渐停止下来。

    简陋的营地内,擦去衣甲上血污的晋国安西将军胡烈手按剑柄,脸色凝重地观察营地外鲜卑人的动向。

    远处,秃发树机能的大旗宛如一只草原雄鹰,在呼啸凛冽的朔风中上下翻飞。

    一队队旃衣左衽的胡骑在大旗下策马扬鞭,多名百夫长指挥部民往来奔走,将分散砍伐采集的木材堆积到提前划定好的区域内,这些木材除了供应鲜卑部落入夜取暖、炊食外,还能够用来打造攻城器械。

    只是鲜卑部落里面的工匠手艺实在有限的很,他们紧张赶工建造的一具盾车还没完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自行解体了,几个工匠、部民手忙脚乱的收拾残局,鲜卑人首领目睹这失败的一幕,骂骂咧咧地下令撤退,身边的鲜卑人骑兵旋即放弃了用盾车靠近晋军营地放箭的想法,不断的向后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