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8章 第78章

    云阳(完)

    李元阳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 但没想到钟见云的怀抱比他以为的还要温暖和安全,让他没一会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早上醒来之后,他以为的那些尴尬和别扭也完全没有。

    钟见云的态度轻松而温和, 甚至有时候还会故意逗他, 让他觉得他们似乎又回到了钟见云没表白的那段时间。

    这种轻松而愉快的感觉,让李元阳忍不住雀跃和开心。

    不过说他们的关系和之前完全没有区别也不对, 因为钟见云开始肉眼可见地粘着他了。

    比如之前的时候,钟见云时常摆着一张冷脸,干点什么都需要李元阳主动去cue他才行。

    但自从他上次主动在高考之后给他打电话开始, 钟见云就开始主动了。

    比如此刻他们坐在沙发上时,钟见云就主动凑了过来。

    “你干嘛啊?”李元阳心一跳,抬眼看他。

    钟见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看的李元阳想落荒而逃。

    “我..”李元阳刚开口,钟见云就忽然凑过来,在他唇角轻吻了一下。

    李元阳一僵,呆呆地看他, 本就可爱的狗狗眼都成了圆圆的样子。

    钟见云轻笑一声,说:“哥, 你真可爱。”

    “啊!”李元阳抬手推开他,慌乱地站起身道:“我、我要去画展了, 你别送了。”

    说着, 他就拿起衣架上的西服外套,随便套上就要往外走。

    钟见云却比他更快地跟上来, 从身后抱住了他,微微低下头, 他的脸就蹭过了李元阳的耳畔。

    李元阳无意识地咬着唇, 小声道:“我真的要走了。”

    “我没说不让你走啊。”钟见云笑道。

    李元阳觉得自己耳根一阵阵发麻, 他小幅度地挣扎了一瞬,钟见云就在他脖子上吻了一下。

    “你别——”李元阳一边说一边躲,正这时,他们的屋门就被敲响了。

    屋里的两个人都停下动作,朝门上看去。

    隔着一副门板,布莱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阳阳,你在吗?”

    李元阳的脸腾地红了,布莱恩来了!

    “阳阳?”钟见云轻笑,小声在他耳边道:“哥,他怎么叫你小名啊?”

    李元阳尴尬道:“叫我小名的多了去了。”

    “那我也能叫吗?”

    “你、你想叫就叫呗,我也没说不让。”

    “阳阳。”

    钟见云的声音很温柔,也很沉,这么叫他小名的时候,和其他任何人叫他的时候都不一样。

    李元阳小鸡啄米式点头:“嗯嗯嗯,那你快放开我吧。”

    “放你和别人出去约会?”

    钟见云放松了手臂,后退了半步,道:“我会一上午都想你。想你和外面那个人在做什么,他有没有碰你,有没有对你说暧昧的话,想你会不会忽然觉得他比我好。”

    李元阳回头看他,被他这一顿直球砸的越发不知所措。

    他无措地捏着衣角,小声道:“那、那你要不跟我一起去?”

    钟见云顿了下,随即笑出声。

    他这一笑,笑的李元阳更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他紧张地看着钟见云,脑子里忽然涌上来一个想法——钟见云笑起来好好看啊。

    “逗你的。”钟见云抬手轻轻揉了下他的头,柔声道:“你去吧。”

    李元阳狐疑道:“真的?那我走了。”

    “嗯。”钟见云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姿态闲适地站在那里,要笑不笑地看着他。

    李元阳总觉得他这个样子像没好事,但他又想不到钟见云到底想干嘛,索性就不管了。

    他转头打开门,和门外正准备给他打电话的布莱恩对视了正着。

    “阳阳?”布莱恩惊讶道:“我还以为你不在,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说着,他就注意到了李元阳身后站着的钟见云,心里也丝毫没觉得意外。

    李元阳本身就有些单纯好骗,他昨晚对钟见云的态度也模棱两可,再加上钟见云这小子的高超段位,所以他们昨晚大概率没有分房睡。

    不过,按照布莱恩的推测,这两人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的。

    李元阳也没太敢看布莱恩,只小声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嗯。”布莱恩又朝钟见云看去,笑道:“你弟弟不去吗?”

    “他不去。”李元阳快速回答,之后就准备回头把门关上。

    钟见云却先一步伸手从里面握住了门把手,李元阳下意识朝他看去。

    “哥。”钟见云轻声道:“我要自己待一上午了,你就没什么要给我的吗?”

    李元阳懵了片刻,随后道:“哦,ipad在行李箱里面呢,没有密码,你连上网就能玩了。”

    钟见云:“..”

    布莱恩直接笑出声,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李元阳的肩,道:“阳阳,你真的太可爱了。”

    “蛤?”李元阳一头雾水。

    钟见云却忽然把门拉开,抬手把李元阳抱进怀里,随后当着布莱恩的面,侧头吻上了李元阳的唇。

    布莱恩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顿时铁青一片。

    钟见云吻着人,视线却没什么温度地落在了布莱恩身上,满目挑衅。

    李元阳什么都没反应过来,被人抱着吻了几秒,之后就被放开了。

    “哥,我不是要玩游戏。”钟见云抬手轻轻蹭了下他的唇,道:“我是要你的告别吻。”

    李元阳的脸色瞬间爆红,他慌乱地点了点头,之后直接慌不择路地转身跑了。

    他是真的跑,连背影似乎都贴着「救命」这两个字。

    钟见云笑出声,喊道:“慢点跑。”

    李元阳抬手捂耳朵,一直跑到电梯间,没了身影。

    布莱恩心如死灰地站在原地,一抬眼,正对上钟见云没什么情绪的双眼。

    “还不过去吗?”钟见云淡声问。

    布莱恩咬牙,碧蓝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半晌,才沉声道:“他很单纯,你不要把他当你的玩物。”

    钟见云眼睛都没眨一下,冷静道:“别用你肮脏的心思揣测我和他的感情,滚吧。”

    说罢,他就砰地关上了门,布莱恩恶狠狠地盯着门板,双拳攥到青筋暴起。

    他深吸了几口气,才转身准备离开。

    可刚一转身,他就看到李元阳正躲在电梯间的拐角,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在看他。

    布莱恩满心的愤怒忽然像扎破的气球,砰地一声炸开,从愤怒变成了难过。

    他终究因为自己的高傲而晚了一步,可现在后悔似乎没有什么用了,他只能,尽量和李元阳保持好「朋友」的关系。

    十七八岁的少年能有什么定性,估计过不了多久,那个小屁孩就会被其他人所吸引。

    到时候李元阳还是会回到他身边的,不是吗?

    布莱恩重整心情,小跑着到了李元阳身边,笑道:“你怎么鬼鬼祟祟的?怕你的小男友再把你拽回去接吻吗?”

    “我没有!”李元阳梗着脖子找补道:“我就是看你一直不过来,才随便看看。”

    “哦——”布莱恩也不点破,明面上的调侃做足了,至少能让李元阳不要继续察觉到他的心意,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做朋友。

    一上午的画展,李元阳作为国画圈的代表,上台解说了几张画的风格和内涵之类的。

    他自信张扬,整个人都熠熠发光,和私底下那个有点笨的可爱大男孩判若两人,但就是这幅模样,却让许多人为他着迷。

    在现场的布莱恩是这样,在酒店看直播的钟见云也是这样。

    而经过一上午的时间,李元阳又发现他和布莱恩回到了之前的朋友关系,这让他舒服了很多,但他心里却想着,以后尽量不要再单独约布莱恩出来了。

    熬过一上午之后,李元阳立刻回了酒店,布莱恩主动说要和其他画家们吃饭,没跟着一起来。

    钟见云无所事事,就搜了一遍当地的高评价餐厅,又搜了搜附近的景点和好玩的地方。

    李元阳出门的时候没带房卡,回来就只能敲门。

    而门一打开,他就被抱进了熟悉的怀抱,接着就不由分说地被吻住了唇。

    李元阳心跳猛地加快,一边承受着钟见云热烈的吻,一边分神想到年轻人还是精力旺盛,哪有这样一上午就接吻这么多次的?

    很快他就想不到这么多了,脑子里晕乎乎的,只有钟见云身上的温度。

    他抬手环住对方的脖颈,手指羞耻地蜷缩成了拳,又慢慢放松下来,沉浸在这猛烈的热情中。

    他们谁都没有提过在一起,但却莫名其妙地暧昧起来。

    这种没确定关系,却把除了上床之外,所有情侣该做的事都做了的感觉,不得不说,其实还挺刺激..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简丛和傅闻舟的婚礼上,他们才终于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那一天他们都很忙,但也很开心,很感动。

    尤其看到简丛和傅闻舟互相为对方戴上戒指的那一瞬间,李元阳都红了眼睛。

    钟见云也看的很认真,被朋友们公认比傅闻舟还高冷的大男孩,在这一天,却一直唇角含着笑。

    仪式结束后,朋友们就开始了肆意的欢乐。

    他们吃着、喝着、唱着、跳着,所有人都嗨了,李元阳和钟见云也一样。

    “你去唱一首吧。”李元阳拽了下钟见云的衣摆。

    他们总有很多这样的小动作,因为家里人和朋友都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所以这样隐秘的小动作,反而让他们感觉到了别样的暧昧和甜蜜。

    钟见云侧头看他,笑问:“想听什么?”

    李元阳惊讶道:“你居然没拒绝我?”

    “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钟见云好笑道:“说吧想听什么,我给你唱。”

    “那——唱首情歌?”李元阳有点不太好意思。

    钟见云点头:“好啊,唱首我妈年轻时候唱给我爸的歌行吗?”

    “你说那首《黑白配》啊,我特别喜欢!”李元阳眼睛都亮了。

    钟见云喉结滚了下,随后低头凑在他耳边小声道:“哥,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怕忍不住当着大家的面亲你。”

    李元阳倏地红了脸,被调戏了也只会不知所措地乖乖点头,可爱的让人心颤。

    钟见云失笑,抬手轻捏了下他的后颈,之后走向刚好唱完一首的秦星文。

    两人说了两句,之后秦星文便哥俩好地拍了拍他的肩,之后就转到后面和陆凌丰他们一起给他伴奏了。

    大家都在小广场上走动,广场周围放满了自助餐。

    本来没多少人注意到演唱区,但钟见云第一声唱出来的时候,众人就都惊讶地看了过去,见到是钟见云之后,大家就更惊讶了。

    钟见云的嗓音本来就是有些清冷而沉的,唱起情歌的时候,比他平时和李元阳说话的时候还要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