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4章 第74章

    云阳(一)

    京市一中是市重点, 这里的孩子们每一个都是未来京大华大的苗子。

    相应的,这里的竞争压力也非常大,每一年的保送名额都被大家争的「头破血流」, 但也有人不费什么力气, 就能得到大家都想要的东西。

    钟见云常年霸榜年级第一的成绩,让他拿下京大的保送名额, 成了一个大家都默认的事。

    所以当他真的拿到保送名额的时候,没有人觉得意外,倒是他忽然去参加恋综, 才让大家大吃了一惊。

    学校高三课业繁忙,但高一高二就相对轻松一些,追一档节目的时间还是有的。

    而他们看到钟见云出现在《星月流光》节目里的时候, 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震惊了。

    钟见云的父母居然是钟关和苗婵,这也让大家猝不及防。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又觉得这事有迹可循。

    因为钟见云一直以来虽然低调,但他长得却很有「明星相」, 是全校大部分人认可的校草。

    而且他的家庭条件也是肉眼可见的好,总会有最新的名牌穿, 上下学也有司机接送。

    现在大家终于找到原因了,甚至有些同学看到他在节目里的表现后, 都快成了他的粉丝。

    有些小姑娘本来就对他有好感, 再看到他私下里的样子后,对他就更喜欢了。

    因此, 时不时就会有女孩子来给他递情书、送零食。

    现在距离节目录制结束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这个劲头却愈演愈烈, 钟见云也成为了学校里的「大明星」, 但他本人对此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寒假前的某天, 他在上下午最后一节自习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条微信。

    他们的自习课不是单纯地自己闷头学习,而是可以互相讨论和交流的,因此教室里并不安静,还有不少同学都在来回走动。

    而且因为他们足够自律,所以自习都没有老师。

    不过学生们如果有问题了,就可以直接去办公室找他们。

    当然,像钟见云这样几乎能达到全科满分的尖子生,会偶尔偷懒也没人说他什么。

    于是钟见云就没什么负担地拿出手机,点开昵称为一个「咩」字的聊天框,就看到了这条消息——

    【弟弟今天有没有空呀?】

    钟见云等了三秒之后,才高冷地回了一个「有」。

    【咩:那我今天去找你吃饭呗,之前欠你好几顿饭都没请呢。】

    之前节目中,李元阳就说回京市之后请钟见云吃饭,但一直都没什么时间。

    他发完这条消息后又等了两三秒,才收到钟见云的回复,还是高冷的一个字——好。

    李元阳失笑,觉得这小孩真够臭屁的。

    他重新输入了几个字,不过没等他发出去,钟见云就又给他发了条消息,这回字数多了。

    【小凯:我还有四十分钟放学。】

    李元阳看了下时间,恍然道:“原来在上课。”怪不得回消息这么慢。

    于是他删了之前的几个字,重新输入道——【那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

    【嗯。】

    李元阳拿起车钥匙下楼,在客厅看到了正在看《星月流光》大结局的李初曼和他爷爷奶奶。

    他以后准备在京市定居,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先暂住在简家,方便盯着新画室和新家的装修,这两天才刚刚松快下来。

    “阳阳出门啊?”

    “嗯,和朋友吃饭,晚上不回来吃了。”

    “开车注意安全。”

    “好嘞。”

    李元阳脚步轻快地出了门,哼着不着调的歌,去往京市一中。

    他一开始其实是有些害怕钟见云的性格的,可转念一想,觉得这小孩这么沉默肯定没什么朋友,怪可怜的,所以就大发善心,总带着人一起玩。

    钟见云的冷淡也渐渐剃去了外面的防备,露出了属于少年人的一点纯真来。

    其实一开始,李元阳和钟见云的关系确实算不上特别好,顶多是有了对比,对比钟见云对其他人的态度,大家就觉得他是和李元阳似乎更好一些。

    真正让他们的关系有了质变的,应该是钟见云和父母说开心里话的那晚,也就是举办温泉派对的那一晚。

    那天李元阳和简丛他们一起,陪着钟见云和苗婵打游戏,顺便让他们有机会说说心里话。

    后面一家三口解开心结之后,曲半烟、简丛和傅闻舟都相继离开,打算给一家三口一些空间。

    李元阳也走了,他本来是打算去找曲半烟下楼玩游戏的,却发现曲半烟正和秦子石站在二楼的阳台外,正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

    李元阳就懂事地没打扰他们,而是转头上了楼顶的天台,找到了他那几个已经喝了好几轮的朋友,一起玩了两把桌游。

    只是没一会,朋友们就被风吹的有些冷,所以就又下楼去温泉那边蹦迪了。

    但李元阳上半场喊得嗓子有点累,现在酒也有些上头,所以他索性就裹紧羽绒服,准备在天台歇一会吹吹风。

    他本来还在看星星,看远处黑咕隆咚的雪山,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忽然惊醒,然后就发现自己还在天台上,身上却盖了一层厚厚的毯子,身边的沙发上也坐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钟见云正在打游戏,察觉到他醒了之后,他就收起手机看过来。

    少年通透的双眼直勾勾地看过来,他背对着满天星河,发丝被风吹动,一点细碎的发尾扫过眼睫,重新让人把注意力挪到了他眼睛上。

    恍惚间,李元阳忽然觉得,像是星星碎在了钟见云的眼睛里,那么明亮,那么璀璨。

    那一晚他们说了不少的话,李元阳第一次从钟见云身上,感受到了有来有往的回应,很新奇。

    而对方的很多观点和想法,居然和他有很奇妙的相似或碰撞,让他忍不住和他说了很多很多。

    说他对国画的热爱,说他有多希望能将国画传播地更远、更深。

    他的梦想赤诚而热烈,大多数时候,他说出来的话都充满了理想主义。

    和十八岁的钟见云相比,他却好像更像个小孩。

    而钟见云小小年纪,想法却很稳。

    他说他爸妈只是小时候自己穷怕了,所以才会在年轻的时候那么拼命工作,为的就是不让钟见云再过他们小时候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

    而钟见云的想法,似乎也曾经被他们影响过。

    他也想着要挣钱,挣越来越多的钱,可挣了钱之后要干什么,他却都没想过。

    那天晚上和李元阳聊过之后,钟见云忽然从现实角度跳了出来,也开始从理想的方面幻想了自己的未来。

    然后他就发现,他其实不喜欢商业,他似乎更喜欢研究。

    他所崇拜的,也是世界闻名的那些科研大佬,他们为华国、为人类的科技进步都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这才是他所想成为的人。

    而且他不愿意和人打交道的性格,也注定了他如果后面想要创业,那就要学着和人交流,可他并不喜欢社交。

    就连和李元阳相处,他都是极度被动的那个,更别说和其他人交流了。

    谨慎地思考了两天后,钟见云就把自己想要考物理专业的事告诉了父母。

    和他料想的一样,父母很欣慰很开心。

    钟关还说,他们夫妻俩之所以这么努力了半辈子,就是为了让他能有更多的选择。

    钟见云放了心,主动联系了京大的招生办,对方对他想要选择物理专业的想法非常赞同且开心。

    毕竟他们当初,就是看上了钟见云在物理方面的天赋和能力。

    因为当时的报送材料里,钟见云在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和全球中学生科研大赛,这两个权威比赛中,都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

    这也是京大选中他的重要原因,现在知道他准备学物理,他们开心还来不及。

    甚至对方还主动告诉他,他如果精力够用,其实可以再修一门化学的双学位。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的钟见云没想那么远。

    此时此刻的他坐在教室里,更没想这些,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会要和李元阳吃晚饭」这件事。

    以往看会书就会结束的四十五分钟,今天却格外的漫长。

    在钟见云第五次抬头去看时间的时候,他的同桌冯琛终于忍不住了。

    “刚才谁消息啊?”冯琛好奇道。

    钟见云一顿:“什么?”

    “你刚才和谁发消息了?我看你从关上手机后就一直静不下来,就短短十分钟,你已经看了五次表了。”

    钟见云抬眉:“我有吗?”

    “有啊!”冯琛悄悄凑近他,小声八卦道:“是不是有约会啊?谁啊?跟兄弟说说呗。”

    冯琛和他从小学就在一个班,算是他发小,也是他唯一的好兄弟。

    所以冯琛和他说起话来完全没什么顾忌,一点都不怕钟见云的冷脸。

    更何况钟见云只是看着酷,本人其实很好沟通的。

    “是不是二班的严婷婷?还是高二那个校花学妹?不对,总不会是高一的那个娃娃脸小学弟吧?”

    冯琛乱七八糟猜了一通,没办法,实在是喜欢钟见云的男孩女孩太多了,还各种类型的都有。

    “不是。”钟见云又打开手机看了眼,画面还停留在聊天框上。

    冯琛和他挨得近,见他打开手机,就下意识瞥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手机上的昵称——咩。

    “咩?”冯琛立刻打量起钟见云,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挺肉麻。”

    钟见云无语道:“滚。”

    冯琛缠着他问了好一会,却一点消息都没打探出来。

    不过没关系,他等会放学还是要和钟见云一起走的,到时候就能看到这个「咩」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下课铃声响起,往日里总慢悠悠的钟见云,这次却第一个起身,连书包都没背,直接就迈着长腿往外走。

    教室里的人都懵了一下,三十多双眼睛就看着他走出门。

    冯琛噼里啪啦地撞开桌椅,背着书包从他后面追:“你丫真赶着约会啊!好一个见色忘友..”

    他的声音飘远,教室里的同学们诡异地安静了两秒,随后直接炸了锅。

    钟见云去约会了?!

    李元阳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从车里出来,免得钟见云不认识他的车。

    高一高二的教学楼离着大门近,所以很快就有不少风华正茂的面孔出现,吵吵嚷嚷地往校外走。

    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的车不少,当然更多的学生都是自己骑车或者公交地铁回家。

    所以即便李元阳戴着帽子围巾把自己捂得严实,但因为他个子高,又穿着亮色的羽绒服,所以在一众穿着厚校服的学生和其他家长之间,他真的有点鹤立鸡群。

    众人都频频侧目,有些追综艺的都有点狐疑——这人怎么看着有点像李元阳呢?

    如果是李元阳,那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可能是在等钟见云!

    有些同学就不着急回家了,他们慢吞吞地走着,就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李元阳,然后看看他是不是在等钟见云。

    五分钟后,李元阳忽然朝一个方向挥了挥手。

    众人朝着他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同样显眼的钟见云。

    钟见云和大家一样,穿着厚实的黑色和白色相间的冬季校服。

    但因为他身高腿长,长得又帅,所以这一身土里土气的校服,在他身上就完全变了个样,站在人群里的时候,简直不要太明显。

    钟见云老远就看到李元阳了,他脚步迈的飞快,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李元阳面前。

    李元阳仰头看他,精致的脸从围巾中解放出来。

    “快上车,冷死我了。”他顺手拍了下钟见云的手臂。

    钟见云点了下头,准备转身去副驾,可忽然身后传来一股冲力,他没有防备地向前踉跄了一步。

    李元阳吓了一跳,急忙扶住他,之后朝他身后看去。

    冯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单手挂在钟见云身上,呼哧带喘道:“你、你走那么快干嘛啊?”

    说着,他终于看清了钟见云赶着见的人,然后他就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眼睛瞪得溜圆。

    李元阳眨了下眼,问钟见云:“你同学啊?”

    钟见云把冯琛的手从自己肩上扒拉下来,冷淡道:“我不认识他,咱们走吧。”

    “什么?!”冯琛震惊。

    李元阳也懵了下,然后他就看钟见云拉开驾驶位的门,接着不由分说地把他塞了进去。

    车里的暖气轰地他身上的寒气瞬间散了,副驾的门打开,钟见云坐了进来。

    李元阳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道:“你真不认识啊?”

    “嗯。”

    “不会是你的狂热粉丝吧?”李元阳一惊。

    钟见云:“..”

    车外的冯琛嗷嗷叫,一口一个钟见云你不做人,吓得李元阳急忙锁了车门,严肃道:“坐好了,咱们先离开这。”

    车子在人群中驶离,独留「狂热粉丝」冯琛在风中凌乱。

    车子驶上大路后李元阳才松了口气,道:“真没想到你们学校也有这种狂热粉,你以后可要注意安全,上下学和同学结个伴什么的。”

    钟见云微信上被冯琛发了快99+的愤怒表情,但他直接把人屏蔽了。

    听到李元阳的话,钟见云就敏感地察觉到了对方话里的一个字,便侧头看他,问道:“什么叫「也」?你也遇到过?”

    “遇到过啊。”李元阳叹气:“那人天天守着我画室和小区的门,但他什么也没干,搞得我报警也没用。”

    钟见云眸色暗了,淡声道:“揍一顿就好了。”

    “那可不行,咱们遵纪守法,不能以暴制暴。”

    “那你怎么办?就让他这么缠着你?”

    “不啊,我惹不起就躲呗。”李元阳笑起来,道:“我打算搬到京市了,已经买了一家新画室,就在我哥他们工作室那一片,安保好,一般人过不去。”

    钟见云心一跳,道:“你要来京市?以后不走了?”

    李元阳点头:“对啊,定居啦。”

    即便没有这件事,他也是想在京市定居的,毕竟他的大部分朋友都在京市,以后聚起来也方便。

    “搬家了吗?”钟见云问。

    “没呢,这不是等小曲呢嘛。”

    搬家需要搬家公司和家政就行,但曲半烟说要帮他一起收拾家,毕竟他有很多画作和收藏品之类的,还是要自己人动手才放心。

    而且最近简丛他们也有事,所以李元阳还是打算过段再搬家。

    钟见云沉默片刻,道:“我过几天也放寒假了。”

    “那正好啊,你也来帮我搬家暖床。”李元阳开心道。

    钟见云:“..暖房,不是暖床。”

    “哎呀都一样。”李元阳一点都不在意,继续道:“我应该是先搬家,然后再搬画室,时间线拉的有点长。”

    “我哥和小曲他们应该都没时间一直陪我,我其他朋友也都世界各地地飞,一个比一个忙。”

    所以说来说去,好像钟见云是最空的一个。

    李元阳没把最后那句话说出来,但钟见云却已经道:“我寒假没什么事,可以帮你。”

    李元阳顿时乐的眼睛都没了,道:“还是我们小凯好呀,知道心疼哥哥。”

    钟见云勾唇,侧头看向窗外的街景,指尖轻轻敲打着膝盖,像他雀跃的心,灵巧地跃动着。

    他们晚饭吃了烤鸭,是他们之前在录最后一期自由行的时候,两人吃了国外不太地道的烤鸭后就定下来的,说他们回国了一定要去京市的老字号吃一顿。

    只是没想到拖了这么久才吃上,但味道确实超级不错就是了。

    吃完饭后,李元阳先把钟见云送到了他们小区门口。

    钟见云松开安全带,侧头看他:“那你这几天都在京市?”

    “对啊。”李元阳揉了揉肚子,道:“吃太多了我真是,要不我下去跟你散散步再回吧。你急着回家吗?有没有作业?”

    钟见云笑了下,说:“不急,也没作业,下车吧。”

    车子停在路边,两人就没进小区,而是慢吞吞沿着街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