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2章 第72章

    提名。

    《谜案小镇》总体基调很暗, 但又有些猝不及防的黑色幽默在其中。

    简丛饰演的元苏就是影片开头「死」在病床上的人,他在濒死之际,被带入了一个叫做谜案小镇的地方, 成为了一个握着侦探身份的病秧子。

    病秧子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时不时头晕呕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咽气。

    他要是想活命, 就要解开小镇里孩童接连失踪的真相,驱散谜案小镇天空上密布的诡异疑云。

    他来历不明,并不受小镇居民们的待见, 查案过程注定坎坷。

    好在他还有一个同伴,一位同样和他一样来历不明的年轻男人——也就是傅闻舟饰演的谢子默。

    谢子默年轻帅气,气质坚毅, 整个人都像一柄出鞘的利剑,可他这个人的性格,却偏偏恶劣又轻浮。

    他出现在侦探事务所的第一天,在和元苏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 就是一句带有明显调戏意味的——“早说是个美人,我就一分一秒都舍不得耽误了”。

    元苏出身好, 只是患有先天性的恶疾,于是在二十三岁的生日那天,「死」在了他依赖了二十年的医院中。

    他性格淡漠清冷, 对生死看的很淡,一直秉持着能活一天是一天的冷漠心态。

    加上他的心脏也不好, 情绪不能激动,所以一直以来, 鲜少有人或者事能让他起什么波动, 但谢子默的第一句话, 就让元苏蹙起了眉。

    他对自己目前的状况一无所知,但这个谢子默显然是个「老手」。

    他是被动地被送到了这个小镇,但谢子默明显是有备而来,甚至还因为「不知道搭档是个美人」的原因,而来的晚了些。

    轻浮地调戏了人之后,谢子默又主动朝元苏伸出手,吊儿郎当地说:“你好元苏,我是你的引导员谢子默。”

    元苏按捺下心底的嫌恶,和他握了手,低声问道:“什么是引导员?”

    “哇,你就剩一秒钟的生命了啊?”谢子默不答反问。

    元苏的眉心蹙的更紧了。

    谢子默盯着他一眨不眨地看,唇角挂着不明意味的笑说:“这么好看的人,死了也太可惜了。”

    元苏费力地抽回手,冷淡道:“谢先生,我不是同性恋,请您放尊重点。”

    谢子默笑出声,不置可否。

    他们的第一面实在算不上愉快,当然,这是对元苏而言,对谢子默来说,反倒是意外的惊喜。

    无论如何,他们两人是被固定在一起的搭档。

    看着就不怎么靠谱的谢子默,在调戏够了之后,终于给元苏讲了他们的「社会规则」。

    这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组织,其中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这些人奔波于各种各样的位面,解决一个又一个离奇诡异的案件。

    像元苏这样的,就是他们口中的「新人」,而每一个新人,都会随即匹配一个「引导员」。

    引导员会陪着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的案件,直到新人在任务中死去,又或者最终通过考验,成为新的引导员。

    而成为引导员需要的是一种不知道哪里来的积分,似乎是直播打赏又或者什么,总之在积分达到某一个数量之后,就可以升级成为引导员。

    引导员们会每三个月进行一次考核,考核项目自然也是他们的积分排行,排在末位的一些引导员,会被派送到一个神秘的去处,从此之后查无此人。

    所以说,引导员之间都是竞争关系。

    而新人成为引导员之后,一般都会成为最先被炮灰的那一群人。

    所以引导员们在带新人的时候都会尽职尽责,但也仅限于不让新人死,而不是教给新人生存技巧,这样才好让新人当他们的「替罪羊」。

    但这只是针对排名低的引导员来说,一些排名高的引导员就不在乎这个了,他们无所顾忌,所以有的时候办事全凭喜恶。

    甚至有时候,引导员们会为了「不被打搅一个美梦」,或者忽然想去喝酒等原因,而放任新人在位面世界里独自面对突发情况,生死由命。

    “那你排名多少?”元苏直勾勾地看着谢子默。

    谢子默勾唇,或真或假地道:“宝贝,这种问题,就像你在问我有多持久一样,很私密的。”

    元苏抬手扶了下眼镜,眼睫轻颤,心中明白了一件事——引导员的排名应该不能被新人知道。

    这是什么原因呢?

    对方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规则,但始终把新人说成了一个位于最底层的生物,或许在这个社会规则下确实是这样。

    但也有种可能,那就是像斗兽棋一样,大象吃老虎,老虎吃猫,猫吃老鼠,但老鼠却能吃掉大象。

    新人,或许也有可能用某种方法,从引导员身上获取积分——比如,让引导员死在位面世界,而自己活着。

    谢子默幽深的双瞳看着面前的病秧子,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他忽然凑近过去,轻声道:“其实,我不介意让你知道我有多持久,就是怕你知道了会受不了。”

    元苏抬眼看他,淡声道:“新人也有反杀引导员的权利,对吧?”

    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谁再向前一点,就能吻上彼此的唇。

    谢子默眨了下眼睛,视线渐渐移向元苏的唇,柔声道:“宝贝,你想杀了我吗?”

    元苏别过脸,眉心轻蹙道:“想,但我打不过你。”

    谢子默笑出声,重新坐直了身子,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道:“我舍不得你死,也舍不得你受伤,所以乖乖的,我会把你带到毕业。”

    还有许多疑问和谜题,但这些并不是现在的元苏有能力、有条件了解的。

    他和谢子默伪装成侦探,开始着手调查孩童失踪事件。

    这个镇子是很古老的华国乡镇,建筑古朴,多以木材为主,横竖不过三条街。

    这里四面环山,天色一暗,就会感觉四周的高山像一个密闭的囚笼,让人压抑地喘不过气。

    镇子里白日里的时候平静祥和,可因为最近丢失的孩童越来越多,导致很多人脸上都带着或麻木或惶然的神色,紧张的气氛一直游荡在闷热粘稠的空气里。

    每到太阳将要落下山之前,家家户户就房门紧闭,尤其是家里有孩子的人家,更是恐惧到父母夜里都不敢闭眼,轮流守夜。

    可就在元苏和谢子默来到这里的当晚,天色便一直沉沉地压着,到了午夜十分,淅淅沥沥的雨开始下起来。

    一开始还是小雨,不过很快,雨水便滂沱而下,一直下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清晨,雨水重新变小,但还是一直在下,太阳躲在乌云后,雨水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有居民担忧道:“照着这个下法,最多一个星期,就会有山体滑坡、山洪爆发,到时候我们可能就要死在这了。”

    谢子默凑到元苏耳边道:“这次的任务时间是一周。”

    元苏下意识耸了下肩,想要躲开他的亲近,可听到他说话,就又硬生生忍住了要退开的动作,只是整个人都紧绷着。

    谢子默注意到了他的不自在,但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却没有绅士地离开,而是忽然凑的更近了些,然后在元苏耳垂上轻咬了一口。

    元苏猛地退开两步,抬眼看向谢子默。

    他的眼神掩在镜片下,镜片反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具体神情。

    谢子默舔了下齿尖,恶劣地笑道:“真软。”

    元苏没说话,两秒后,他才低声道:“下不为例。”

    谢子默抬了下眉,什么都没说。

    两人继续出发,每家每户地调查那些失踪儿童的家庭情况,准备先找到共同点。

    他们一步一步深入调查,元苏的智慧也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大的优势,很多东西就是谢子默刚刚想到,元苏就已经开始想下一步了。

    元苏的聪慧让谢子默越发欣赏,而元苏也发现谢子默这人虽然看着不太靠谱,但很多时候其实很细心可靠。

    比如他雨天所有的关节都疼,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可谢子默却会为他备好温度高一些的洗澡水,还会故意抱着他睡觉,用自己的体温给他暖身上酸痛的关节。

    又比如他们查到某个医生可能牵扯到案件中的时候,谢子默会在医生意图自杀的时候,果断而快速地将其制服,还能配合着他一起从对方身上审问出有价值的线索。

    再比如,现在——

    他们被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逼到了两个不同房间里的时候,谢子默会快速地找到他,并且帮他包扎大腿上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就是电影官方发布的那三张海报的镜头,和三张实况图相比,这样在了解了前因后果后,在影片中看到这一幕,观众们更是被他们之间的氛围拉扯的心跳加速。

    元苏的痛感异于常人,对常人来说足以致昏的伤口,在元苏的感受中,可能和普通人打个针差不多。

    所以他的注意力比起伤口,更多的是在谢子默身上。

    谢子默时常带着笑的唇此刻紧紧抿着,吊儿郎当的态度也收了起来,看着像是一只蛰伏的凶兽,暂时藏起了獠牙。

    他给元苏包扎好伤口,抬眼朝对方看去。

    两人的视线在昏暗的光影下相撞,沉默的背景音下,元苏忽然伸手拽住了谢子默的领口,谢子默顺势向着他的方向倾身过去。

    唇瓣相贴的瞬间,血腥味弥漫在口腔,可比它更明显的,是属于对方的滚烫呼吸。

    五分钟后,两人重新起身,逃出房间,和非人的怪物躲藏、对峙,最后血淋淋的两个人走出幽暗的长廊,推开本该紧合的大门。

    云开雨霁,灿烂的阳光重新普照大地,青翠的绿芽从不知名的、高直树木的枝干上探出头来,晶莹的水珠从它身上滚落,碎在枝干上,碎出暴雨初歇后的宁静。

    屏幕暗下,这部充满了悬念的大片落下帷幕。

    伴随着简丛唱的片尾曲,首映现场掌声如雷。

    雷动的掌声经久不息,直到片尾彩蛋忽然出现。

    元苏通过了不一般的「新手任务」,来到了一片纯黑的空间中,无数代码和数据汇聚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外围有条光环的、类似土星的球体。

    机械的童声冷冰冰地响起,说道:“第三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位玩家——元苏,欢迎来到谜案世界。”

    “请领取您的光脑和积分,您将有一周的自由时间,请在一周后准备好再次进入崭新的谜案小镇。”

    元苏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数据球,镜片反射出流动的莹蓝色代码,遮掩了他眼底的神色。

    镜头重新暗下,全场灯光亮起。

    现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主创团队们起身,朝后排的观众们鞠躬致谢,之后又被主持人请上了台,站在荧幕下。

    荧幕上出现了《谜案小镇》的海报,首映礼的采访环节即将开始。

    现场大多数媒体都和片方关系良好,所以问的问题也都是和电影有关的话题,偏向性也很明显,基本都是在引导大家多说电影的优点,后续好进行更多的宣传和推荐。

    容洪口才不输专业的主持人,又在圈子里走了大半辈子,所以回答这些问题都是如鱼得水。

    傅闻舟虽然话少,但也都能说到点子上。

    简丛的谈吐就更是幽默风趣,丝毫没有露怯,甚至表现的比大家预想的还要好上不少。

    关于电影的问题问的差不多的时候,就轮到八卦了。

    这也是为了给宣传增加噱头——虽然《谜案小镇》现在的热度,根本就不需要再费力地搞宣传,但该有的环节大家也没有去掉。

    何况这些记者们的问题,郝贤和其他艺人导演们的经纪人和助理,都之前对过了,不会有太恶意的问题,利用好了还能辟谣。

    所以记者们的提问也都很中规中矩,当然这其中最让人想知道的八卦,就是简丛和傅闻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