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章 第66章

    雾市重游+演员综艺1

    节目录制接近尾声, 嘉宾们也获得了节目组提供的两万多块钱的旅游资金,之后纷纷离开小岛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其实这一分开,他们就算是真正结束在《星月流光》的合租生活了。

    可是因为有新的目标, 身边也有自己的爱人或者搭档, 所以他们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离愁别绪。

    这样的情况,倒是和这类节目最后的煽情环节很不一样。

    不过简丛他们都更喜欢这种方式, 本来之后也不是不会见了,煽情还会让人怅然若失,倒不如这么轻松快乐地说再见。

    如今除了简丛和傅闻舟之外的嘉宾们, 都已经双双离开了小岛。

    他们为了保持神秘感,故意谁都没互相透露自己要去的地方,简丛和傅闻舟也没什么可以参考的。

    于是两个没什么目的地的人, 就没急着出发,而是在清晨天气还算凉爽的时候,租了一辆小电动车,准备来一场走到哪停到哪的环岛游。

    摄影师没跟着, 简丛便坐在傅闻舟身后,手里拿着手持vlog相机, 一路走一路拍。

    “大家好呀,我们现在在环岛路线上, 只有我和傅闻舟两个人。”

    简丛对着相机说话, 之后又前后左右都拍了一圈,证明确实只有他们俩。

    然后他又把镜头转向傅闻舟, 道:“快,打个招呼。”

    傅闻舟惊讶道:“招呼是谁?”

    “啧。”简丛抬手拍他后背:“别贫, 我这是正经vlog, 你别给我捣乱。”

    “好。”

    “那再来一次。”简丛又把开场说了一遍, 然后把镜头转向傅闻舟:“打个招呼。”

    傅闻舟梅开二度:“招呼是谁?”

    “靠,傅闻舟!”简丛笑出声,他抬手拍傅闻舟后背,道:“你,你就是招呼!”

    傅闻舟也跟着笑,然后被简丛揪了耳朵才说:“大家好,我是傅闻舟。”

    “我是简丛。”

    简丛又把镜头朝向海面,道:“众所周知,环岛旅游专线就是环岛有一条路线..”

    简丛废话连篇,想到什么说什么,傅闻舟时不时地和他互动,两个人跟说相声似的,本来平平无奇的旅游,却因为他们两人的谈笑变得丰富多彩。

    一路上他们走的并不急,是真的在度假的状态。

    路上还时不时会有旅游电车和他们擦肩而过,而因为他们除了一个墨镜之外什么伪装都没有,所以游客们轻松就能认出他们。

    于是他们很多时候都会停下来,和游客们合个影,之后再继续赶路。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简丛就从路边的冰淇淋车上买了一个冰淇淋,之后继续出发。

    简丛吃了冰淇淋的尖尖,然后又把手里的喂给傅闻舟,他们就吃着同一个甜筒,边走边聊。

    他们聊起了后面几天的旅游安排,都没什么想法。

    只是说着说着,简丛忽然想起傅闻舟并不是雾市人。

    他之前以为傅闻舟是雾市人,又怕他想起小时候的事,所以一直刻意回避雾市这个地方,从来没提过要和他一起去母校看看。

    但现在他知道傅闻舟并不是雾市人,雾市也没有他那些不好的记忆,所以他们其实是可以故地重游的。

    于是简丛便提议说:“咱们回趟雾市吧,也来个追溯回忆什么的。”

    “好啊。”傅闻舟笑说:“正好我可以跟你说一下,我都是在哪些地方故意和你偶遇的。”

    “你确定是你和我偶遇,而不是我故意找你的?”简丛环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背上。

    “那就要去看了才知道。”

    两人一拍即合,当天就订好了酒店和机票,石诚诚还有两位节目组的摄影师,也跟着他们俩。

    五人当天中午楠枫落地京市,吃过饭、各自回家拿了冬衣之后,又匆忙坐着高铁到了雾市。

    到雾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来钟了,天色阴着沉下来,像要下雪。

    众人住进酒店,各自修整和倒时差。

    简丛和傅闻舟却悄悄出了门,没带摄像,也没带相机。

    现在的他们,就是真正的自己。

    两人穿着厚实的羽绒服,戴着帽子和围巾,伪装不伪装的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们俩走到哪都是鹤立鸡群的身高,气质也引人注目,倒不如直接摆烂不做伪装。

    他们找车行借了台车,之后就开车前往他们最熟悉的那条一中后街。

    一中后街小商铺超级多,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其中有不少都还是简丛他们毕业之前的样子。

    因为冬天的夜晚来的早,加上今天的天色有些阴沉,所以街上的商铺基本都点亮了灯和招牌。

    简丛有些兴奋,道:“今天是周六,学校里应该只有高三还在上课吧?”

    “应该是。”

    一中一般都是高一和高二双休,高三周日单休。

    “那咱们能不能进学校看看啊?”

    傅闻舟点头:“应该可以,一会去问问。”

    巷子里面是人行道,所以简丛他们是在外面停好车后,才步行过来的,而此刻巷子里也有不少和他们一样的行人。

    他们两人这样走在人群中,几乎是一眼就被人认出来了。

    不过因为有简丛之前指挥粉丝走正步的事件,又有私生事件的教训,所以大家即便再喜欢他们俩,也没有凑上来的。

    她们顶多是站的远远地给他们拍个照,免得造成拥堵或者发生意外。

    简丛四周看着那些熟悉的店名,全是回忆。

    他看着并排的几个网吧感叹道:“这条街我总来,之前高中生还能进网吧来着,不过现在查的应该严了,未成年似乎都不能进。”

    “嗯,我那时候也会去上网。”

    “啊?”简丛惊讶道:“你怎么也去啊?”

    他是去打游戏的,因为和朋友们在网吧开黑比在家里有氛围,可傅闻舟这样的人,明显是不打游戏的吧?

    而且就傅闻舟那个游戏技术,真的不像是从高中就开始玩的。

    傅闻舟就笑说:“图书馆里的书不是很全,我有时候需要上网查资料。”

    他家里情况特殊,又常年霸榜年级第一,所以学校给了他很多特权,就比如他学杂费全免,不用上晚自习,并且还能自由出入学校的图书馆和电脑教室等。

    不过傅闻舟不是一个愿意一直享受特权的人,所以他在有条件的时候,还是会避免麻烦学校老师给他开电脑教室。

    “一般图书馆里没有的东西,我会在书店里找,书店里没有的话就来网吧。”傅闻舟说着自己那段艰难的日子,但语气却很轻松。

    “而且我那时候还没成年,除了有和学校合作的勤工俭学的书店项目之外,我也很难找到正经兼职,网上倒是有不少我能做的。”

    那个时候的网络发展还不如现在,但却正是网络经济蓬勃发展的时候,各种新兴的产业都诞生于网络。

    而傅闻舟也是蹭到了那一波的风口,才能在上大学之前就积累一笔资金,也才敢做梦和简丛走的近一点。

    只是这些事傅闻舟现在说来轻松,但简丛却能想象到那个时候的小傅闻舟会有多难。

    简丛牵住他的手,轻声道:“辛苦了。”

    傅闻舟就看着他笑,说:“不辛苦。”

    其实那个时候的他没什么奋斗目标,都是抱着活一天过一天的想法,是简丛给了他目标。

    是想和简丛离的更近一点的想法,让傅闻舟能那么「不择手段」地努力生活。

    “这家甜品店你记得吗?”傅闻舟转移话题道。

    简丛也没在刚才的话题上多纠缠,道:“记得啊,阿文小时候特喜欢吃这家店里的甜甜圈,每天放学都拉我过来买。”

    “那你注意过这家店的点单员吗?”

    简丛侧头看他,笑道:“我又不是眼睛有问题,你那么大高个我还能看不见你啊?”

    傅闻舟扬眉,故作惊讶地说:“我还以为是我帅的引人注目,没想到原来是因为身高才让你注意我的。”

    “别自恋。”简丛哼笑。

    其实他们俩一开始在甜品店的相遇,还真是意外。

    傅闻舟是临时带班一天,简丛是偶然被秦星文拉进来买吃的,两个人在柜台前相遇的时候,明显都怔了下,只喃凤是当时他们都各自紧张着,所以全都假装不认识对方而已。

    不过后来这两个互相有意思的人,就不约而同地开始在这里偶遇了,十次里有六次都能碰上,剩下的四次就只剩失落。

    “这里好像真是咱们偶遇最多的地方之一了。”简丛有些感慨。

    “嗯。”

    校园里的相遇不计其数,明明是两个班的人,他们却还是能不断偶遇,就很奇妙。

    而在校园外,除了这个甜品店,他们无论高中还是大学,相遇最多的地方就都是书店了。

    “诶,就这家。”简丛眼睛一亮,拉着傅闻舟就走进了一家名为「北巷书店」的店里。

    熟悉的风铃声响起,似乎直接把两人拉回了少年时代。

    穿着校服的少年简丛,没和秦星文他们去开黑,而是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独自来到了书店,推开玻璃门,风铃声清脆地响起。

    老板是一对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夫妻,见到最近总在他们店里坐着,写完作业才回家的老顾客,两人都朝简丛笑着点了下头。

    简丛也冲他们笑了下,之后就在店里打量了一圈。

    确认傅闻舟不在之后,他才不太好意思地走到柜台边找老板。

    “怎么了同学?”老板问道。

    简丛就轻声道:“老板,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回忆戛然而止,简丛看到了和记忆里几乎没什么变化的老板。

    老板显然也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有些惊喜地朝他们挥了挥手。

    店里还有其他人,所以他没有开口说话,简丛和傅闻舟也没大声打招呼,而是走到柜台前才开口。

    “好久不见。”傅闻舟道。

    老板就笑,轻声道:“我就猜你们肯定有一天会回来看看。”

    “你还记得我啊?”简丛笑道。

    老板笑的眼睛都快没了:“你们俩从我这毕业没多久就红透半边天了,我怎么能忘。”

    “老板娘呢?”

    “她去接孩子了,刚走没多久。”

    “你们都有孩子啦!”简丛和傅闻舟都有些惊讶。

    老板笑说:“就你们毕业那年有的,现在都快上小学了。”

    这么一说,时间还真是过了很久,三人都有些感慨。

    “行,不打扰你们了。”老板道:“你们随便坐,喝点什么直接说,今天我请客。”

    简丛:“那我们不客气了。”

    “这客气什么,点吧。”

    点了两杯热咖啡之后,简丛和傅闻舟就找了个临街的、窗户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沙发软软地陷下去一些,落地窗外也忽然下起了纷扬的雪花。

    傅闻舟脱下羽绒服,露出里面柔软的黑色毛衣,简丛也和他一样将外套搭在靠背上,不同的是,他里面的毛衣是温暖的米白色。

    “你那时候就很喜欢坐在这。”傅闻舟回忆说:“你就穿着校服闷头写作业,看着很乖。”

    简丛扬眉:“你一直偷看我啊?”

    “算是吧,不过我有时候挺希望你能发现我在看你。”

    “为什么?”

    “就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傅闻舟笑道:“不过每次感觉你要抬头的时候,我就会很没出息地转头,假装不看你。”

    简丛笑出声,道:“我也是啊,不过我反应比你慢,好几次咱俩其实都对上视线了,我当时都紧张的要死,但还要假装无事发生。”

    傅闻舟:“我以为只有我紧张,每次那种时候,我都以为是你发现我偷看你了。”

    两人现在回忆起那时候青涩纯真的暗恋,都忍俊不禁,但却又有种别样的快乐。

    老板很快给他们送了咖啡过来,还顺便给他们指了下墙上的一个展示柜,笑说:“你们还记得那个mp3吗?”

    两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后都怔了下。

    简丛抿了下唇,没说话。

    倒是傅闻舟点头说:“记得,我也有一个。”

    傅闻舟高中的成绩一直拔尖,但只有英语听力部分不太行,总给他拉分。

    但没办法,他没有设备和条件一直听听力,只能趁着在网吧兼职的时候听一听。

    直到有一天,书店老板说有一个mp3的商家做推广活动,给了书店十个mp3做抽奖,让傅闻舟近水楼台地先抽了一个签,算员工福利。

    然后傅闻舟就幸运地抽到了一个mp3,那还是他记忆中,除了遇到简丛之外,唯一一件幸运的事。

    老板笑道:“当时简丛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俩之后肯定有机会在一起。”

    傅闻舟一顿,看向简丛。

    简丛:“..”他喝了口咖啡压压惊。

    傅闻舟眯了下眼,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老板毫无所觉他们之间有些古怪的气氛,说完这句就又乐呵呵地走了。

    简丛垂头看着杯子,双手抠着杯沿,没敢看傅闻舟,却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

    救命啊,他本来想让这件事永远藏在记忆里的。

    “简丛。”傅闻舟轻声叫他。

    简丛抬眼看他,委屈道:“对不起,我那时候就是脑子有问题,情商智商都不高,所以才做这种事的,你别不开心。”

    傅闻舟看着他红红的耳朵,心里软的不可思议。

    “我没有不开心。”他伸手过去轻轻蹭了下简丛的脸,说:“我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所以你就是那个「商家」对吗?”

    简丛点头:“我就是看你每次英语考试都差在听力上,所以才..”

    他那时候就是一腔热爱,想要为傅闻舟做点什么,所以知道傅南丰闻舟可能没办法练听力的时候,他就自作主张地买了十一个mp3。

    其中一个送给了书店老板,让他帮自己做这件事。

    剩下的十个mp3用来抽奖,但有一个是内定给了傅闻舟的,傅闻舟的那个也是最高配置,还配了专业耳机,是简丛特意为他挑选的音质最好的一款。

    而书店老板之所以让傅闻舟第一个抽签,就是因为那一批签里都是有奖的券,傅闻舟随便拿到哪个都能中奖。

    简丛做完这件事后其实一直很忐忑,怕中间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差错,怕他的心意不能帮上傅闻舟。

    可当他在校园里,看到傅闻舟戴着那个他精心挑选的耳机时,他心里的雀跃和兴奋真的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傅闻舟一瞬不瞬地看着简丛。

    简丛今天一点妆都没上,头发也只是随意地吹了几下,很蓬松,配上他米白色的毛衣,整个人都显得慵懒而随性,软乎乎的像只小猫。

    让人忍不住地想去触碰和心疼他。

    傅闻舟的指尖轻轻蹭过他的脸颊,温热的触感一路传进心底。

    他从来没想过,原来他印象中唯一一次的幸运,仍然是简丛带给他的。

    因为简丛的存在才有了希望的高中生活,这一刻似乎全都变得多姿多彩,原来他自以为孤寂而贫瘠的过去里,简丛是一直在陪着他的。

    “简丛。”傅闻舟低低地叫了他的名字。

    简丛的心跳骤然失速,眼睫不住轻颤了下。

    “谢谢你。”傅闻舟说:“我爱你。”

    ——

    简丛和傅闻舟在一中后巷半日游的事,很快就有图有真相地被大家搜上了热搜,看着那些饭拍和路人拍的图,大家几乎能将他们的行程复刻下来。

    而他们在书店里待了两个多小时的事,也被大家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