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9章 第59章

    小狐妖。

    比赛开始前, 主持人将五十位专业评审和六位明星评委都介绍了一遍。

    每站起来一人,现场都会传来礼貌而热烈的掌声,弹幕上也都是成片成片的「欢迎」。

    但轮到崔京伍的时候, 现场的掌声就只有零星的几声,弹幕上也都是一片的「呵呵」。

    崔京伍僵着脸笑了笑,坐下后脸上那点笑意也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人都显得很不好惹。

    其他五位明星评委对他也没什么好感, 要不是碍于面子, 他们前一天的聚会可能都懒得叫他。

    可叫他去了之后,对方又话里话外嘲讽简丛,还拐弯抹角地想让他们在点评的时候, 也说简丛的不好。

    大家都假装没听懂, 没顺着他的话往下接。

    笑话, 星云杯一直都是以公平公正闻名的,而且他们明星评委也只有一个点评权而已, 真正的票数都在后面的专业评审手中。

    如果简丛表演的好了, 就是他们六个再怎么贬低, 专业评审们也会给高分的, 那不就自打脸了吗?

    而且他们这几人几乎都听说过简丛的「打脸事迹」, 加上对方海选第一的成绩,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简丛肯定能获得高分。

    说不定在第二天挑战明星评委的环节中, 简丛也能胜出呢,所以这么一想,他们更没必要去招惹和得罪简丛了。

    崔京伍无意间已经落到了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 可这有什么办法, 这本来就都是他自己作的, 怨不得任何人。

    但他本人可不这么想, 他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了简丛身上。

    他默默祈祷着简丛能出点舞台事故,然后止步六强之外,这样明天他们就不用对上了。

    他这些肮脏的小心思没人知道,大家都在期待简丛的表演。

    十分钟后,所有的评审都介绍完毕,直播间里的实时观看人数也已经突破了九位数。

    主持人:“下面邀请01号选手简丛上台做准备,他带来的表演是独舞——《青丘狐》。”

    舞台前方的大幕布缓缓落下,给足了选手准备时间。

    而主持人刚刚报幕说的话,瞬间就把场内观众和直播间里的网友们都砸蒙了。

    内场的观众基本都是有能力有条件拿得到票的,每一个都有些来头,而他们其中也不乏简丛的粉丝。

    众人窃窃私语着,对简丛居然要跳舞这件事很震惊,网上观众的反应比他们还要强烈一些。

    【卧槽卧槽,少爷要跳舞?!我没听错吧!】

    【居然真的是独舞啊啊啊!少爷牛啤!】

    【等会等会,有没有学舞的姐妹科普下,这个《青丘狐》是什么舞啊?】

    学过舞的没学过舞的都懵了,如果细想的话,之前叫什么什么狐的舞蹈也有,但比较出名的舞蹈中却并没有叫《青丘狐》的。

    于是很快就有人疑惑道:“难道是原创?”

    【原创舞蹈太难了吧?我学了十多年快二十年的舞了,现在也不敢说用我自己的原创舞蹈去星云杯比赛啊。】

    【难道是小众舞蹈?】

    弹幕上有世界各地的观众,其中也不乏之前参加过星云杯的选手,还有些曾经的评委等。

    总之厉害人物很多,但他们也没谁知道这曲《青丘狐》到底是哪个舞。

    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之后,最不可能的结果也只能是正确答案了。

    【所以..少爷真的要跳一曲原创的舞?】

    本就期待万分的观众和粉丝,现在就更期待了。

    场内所有的灯光都熄灭,窃窃私语的众人也都安静下来。

    五秒钟后,一声古怪的古琴声响起,舞台上巨大的黑色幕布也开始缓缓向上拉开。

    舞台上大部分地方都是黑色,只有正中间有一道竖直的光从屋顶映下,带着些莹蓝色的光线,像给光影下的人打了一层柔光一样,有种朦胧感。

    一道淡青色的,接近白色和浅蓝色之间的身影出现,他背对着观众席侧卧着,像是在睡觉。

    幕布继续往上,众人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

    他的头发是银白色的,像霜,长长地披散在他的肩头和地上。

    而比头发更引人瞩目的,是他头顶上居然有一对三角形的狐耳,白色的,毛茸茸地竖着。

    他穿着白色的轻薄里衣,外面的淡青色纱衣滑下肩头,肩颈线和蝴蝶骨透过里衣和纱衣的掩盖,显出一点暧昧的荧光。

    他明明没露出什么肉,却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往下是劲瘦的腰线,细细的一圈,在纱衣的笼罩下若隐若现更加诱人。

    而他的腰有多细,就显出他的跨线有多圆润流畅。

    而后就在他腰部以下一点的位置,几条毛绒蓬松的白色狐尾软塌塌地散在地上,似乎和它们的主人一样陷入了沉睡。

    他下面的长裙层层叠叠并不规则,似乎也如他的里衣一般轻薄,更过分的,裙摆还因为他躺下的姿势原因滑到了膝盖往上,露出了一条纤细笔直的小腿。

    如果光看腿,没人能看出这条腿到底属于男人还是女人。

    只有看到他突出的脚踝和比女孩子要大一些的脚之后,大家才敢肯定,眼前这只「狐妖」是个男人。

    没错,简丛没穿鞋,他的脚莹白玉润,指甲修的整整齐齐,就连指尖都泛着粉色。

    他就像一个没有瑕疵的完美造物,每一处都精致的不可思议。

    现场响起一些轻不可闻的抽气声,傅闻舟喉结滚了下,本就挺直的腰背挺的更板正了些。

    他放在座椅扶手上的手臂抬起来,以拳抵唇,眸色深沉地望着舞台中心的那个身影。

    幕布继续向上,琴声结束,一道不明语意的女声吟唱响起,众人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了一点凉气和诡谲。

    卧在台上的狐妖似乎被吵醒了,他轻轻动了下肩,细腰也跟着晃动了一下,而他身后的狐尾忽然像是活过来一样,灵活地扭动几下。

    场内传出几声惊呼,不过声音都很小。

    女声吟唱结束,密集的鼓点响起,一些类似古琴和琵琶之类的古乐开始弹奏,诡异又神秘的乐曲缓缓流淌。

    狐妖缓慢地翻了个身,他趴在地上,狐尾跟随着他的动作缓慢晃动。

    他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优越的身材曲线显露无疑。

    【啊啊啊救命救命!这真的是少爷吗!是我那个怼天怼地的少爷吗!】

    【小狐狸小狐狸啊啊啊,好钓啊,我觉得我有点呼吸不顺了。】

    【天呐!!这个伸懒腰的动作直接戳烂我xp了呜呜呜!】

    狐妖身体柔软而轻盈,他又翻了个身,双手伸展到头顶,之后他就着仰躺的姿势,轻巧地站起了身,全程连手都没用。

    外人看着,就好像是他的尾巴和长发将他托起来的一样。

    而起身之后,他的脸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披散的白色长发遮住他的侧脸,淡色的眉,白色的眼睫,所有的一切都白的那么纯澈,那么清透,就像纯洁无暇的神族仙子。

    可他深深的红色眼线、殷红的唇以及他喉结处的那点朱砂痣,瞬间将他拽落神坛,推入诱人的妖族地狱。

    他只需要一个眼神,似乎就能让人沉沦欲望无法自拔。

    似人似妖、似神似仙,和神秘的背影音乐一样引人入胜,让人看得无法自拔,再难移开视线。

    【啊啊啊狐妖狐妖!麻麻我见到真的狐妖了呜呜呜!】

    【救命啊,这真的是人会长出来的脸吗?怎么会这么好看啊!】

    【小狐狸你要鲨我,你怎么还有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啊qaq】

    所有人都看着舞台上的小狐妖,看他随着鼓点旋转、跨步、跳跃、晃动..

    那些极高难度的动作,都被他轻盈地完成,发丝、衣摆、狐尾,乃至于他的眼睫似乎都在舞蹈,一举一动都勾的人心驰神荡。

    这是一只生活在世外桃源的狐妖,他单纯中带着天然的诱惑,诱惑中又带着青丘狐独有的神性。

    他肆意地在林间奔跑,和其他动物追逐打闹,与树枝藤条共舞。

    他轻松自在的样子和那张美不可言的容貌,引起了天神的注意,终于有一天,那位对他情根深种的天神来到了林间,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小狐妖。

    小狐妖惊奇地看着天神,乐声戛然而止,鼓点重重敲了一声,就好像他瞬间失了一拍的心跳一样。

    舞台灯光暗下,四分钟的舞蹈《青丘狐》在吊足了大家胃口的时候,倏然落幕。

    灯光暗下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心焦起来,想要继续看到接下来的故事。

    可简丛太坏了,似乎知道观众喜欢什么一样,他把最大的悬念留了出来,卡的人抓心挠肺地难受。

    【啊啊啊小狐狸你好坏!麻麻不准你停在这里!】

    【救命,为什么我一会觉得小狐妖好钓,一会又觉得他好可爱啊!】

    【不行了不行了,终于知道傅哥的快乐了呜呜呜!】

    【羡慕傅哥+1】

    【羡慕傅哥+圆周率!】

    拥有快乐的傅闻舟像被人钉在原地一样,整个表演下来一动没动,只是他抵在唇边的手却被他无意之中咬出了牙印。

    隐秘的黑暗更是直接加重了他的心跳频率,将某些不可言说的心思和欲望放大,让他成为了那位被小狐妖引诱的「天神」。

    灯光重新大亮,整个场馆内都亮起了灯光,众人自发地为他鼓掌。

    简丛的心跳和呼吸都有些乱,他在舞台上向前走了几步,随后笑着给大家鞠了一躬。

    主持人走上来,将话筒递给他,之后站在他身边看向六位明星评委,等待他们的点评。

    崔京伍的眉心紧紧蹙着,像是很不满意简丛的表演一样。

    主持人知道他们的恩怨,便道:“请崔老师先点评吧?”

    众人都看向崔京伍,简丛也朝他看去,脸上笑意不变。

    崔京伍拿起话筒,沉默两秒之后,才沉声道:“我知道我们之前有些恩怨,让大家觉得我会针对你,但我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就肯定会保持最基本的公平公正。”

    “所以我接下来说的话,一定都是我最真实的感受。”

    简丛抬了下眉,对此没发表任何看法。

    崔京伍看着他,严肃地问道:“首先,我想问问一号选手,你觉得我们的星云杯是一个什么样的场合?”

    “全球最权威的歌舞大赛啊。”简丛无辜道。

    崔京伍点头:“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在这样一个严肃正式的场合,跳这样一曲风尘女子才会跳的舞?”

    简丛眯了下眼,全场观众和专业评审,也全都觉得他这句话说的不可思议。

    可崔京伍不觉得自己有错,就好像他终于找到攻击简丛的武器了一样,开始批评简丛。

    “你这个舞蹈,我看完只想说辣眼睛。很风尘、很骚,就好像你在故意勾引人一样。”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男同性恋特有的本事,但我看完只觉得浑身不舒服,相信只要是直男直女应该都会和我有一样的感觉。”

    “当然,那些喜欢同性的男人女人可能就吃你这一套,但在这种国际赛事上,我只想说——你的这只狐狸精,难登大雅之堂。”

    【我靠?!放的哪国屁啊你大叔?我直女爱死了好吗,就你眼睛有病,不要捐给有需要的人谢谢!】

    【什么啊,我直男也觉得简丛这段跳的真的好看啊,我只觉得他可爱,哪里就风尘了?】

    【心里脏的人看什么都是脏的,少爷这段妖而不媚、活泼灵动,怎么就成勾引了?要点脸吧!】

    【还拿同性恋说事,有什么毛病啊?封建王朝覆灭几百年了好吗?】

    网上的评价崔京伍一概不知,他说完这些后就把话筒放下了。

    他抱臂靠在椅背上,眉心还紧紧蹙着,就好像他真的很生气似的。

    他觉得自己这段话应该说出了很多人的心思,会有很多人赞同才对,可他想象中的掌声却并没有到来,反而让场内都死寂了几秒。

    之后他说的这些话,不等简丛反驳,现场的观众们就已经窃窃私语起来了。

    要不是有规定说,内场观众不能起哄影响选手和评委的话,曲半烟他们可能都直接起来和崔京伍对骂了。

    傅闻舟咬了下牙,淡漠的视线直直落在崔京伍的背影上。

    简伟博和李初曼也不适地蹙起眉,简伟博更是直接小声骂了句:“放他爹的屁。”

    看着高抬着下巴的崔京伍,简丛轻笑一声,拿起话筒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义愤填膺的样子很帅啊?”

    简丛今天的妆就带着一种高不可攀的神性,刚才跳舞的时候他故意表现出了狐妖天然的魅惑,所以气质才看着那么特别。

    但现在他变回简丛之后,向来不把谁当回事的态度和气质就回来了,配上他的造型之后,无端地让人觉得不敢和他对视,有种天生比他矮了一头的感觉。

    崔京伍的眉心蹙的更紧了,但他心里却有些兴奋。

    只要简丛怼他,那他不尊重前辈的名声可就真洗不清了。

    简丛勾唇,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你是不是在想,只要我敢当众怼你,就能坐实我不尊重前辈的名声了?”

    崔京伍一惊。

    “看来我说对了。”简丛继续道:“对待传统都要弃其糟粕呢,更别说尊敬前辈这种事。有些人值得尊敬,有些人不值得。”

    “而你,崔京伍先生,就不配得到我的尊重。”

    【卧槽简丛牛啤啊,我之前还觉得他太娇了,但现在我忽然觉得他好他妈帅!】

    【怼他!这种煞笔不怼留着过年吗!少爷给我冲!】

    【妈的气死我了,我真的想上去给这个崔煞笔一脚,让他看看华国武术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崔京伍胸口大幅度起伏着,显然是气的不轻。

    简丛自在地站在舞台上,唇角带着嘲讽的笑意,继续道:“你口口声声风尘女子和男同性恋,话里话外把这两类人贬低的一无是处。”

    “但你是不是忘了?国际法中早就明确了「人人平等」的理念,而在全球都在呼吁平等的现在,你这样的歧视算不算顶风作案啊?”

    简丛一个大帽子扣上去,崔京伍的脸色骤然白了。

    他刚才只想着要贬低简丛,于是便用简丛同性恋的身份来说事,可却忘了自己身为公众人物,说出这种明显带有歧视的话会造成什么危害。

    而这怪不得别人,只怪他自己平时就一直在心里带着歧视,所以才会在这种时候脱口而出这些话,换成其他人估计想都想不到要用这一点抨击简丛。

    他现在是真的慌了,觉得自己现在可能只有滑跪道歉一个下场了。

    于是他便重新拿起话筒,说:“这个确实是我口无遮拦,但我本意不是这样,我只是想举例说明你的舞蹈很低俗罢了。”

    “低俗?”简丛乐了:“亏你还是学舞蹈的,居然对舞蹈没有一点敬重,你的舞蹈老师没有放弃你真是个奇迹。”

    崔京伍还要再说,他旁边的一位评委就看不下去了。

    他拿起话筒,直言道:“我是凭借舞蹈坐到明星评委的席位上的,所以对舞蹈表演,我应该比崔老师更有发言权的,对吧?”

    崔京伍觉得他是在给你自己解围,便冲他笑了下,说:“当然。”

    “好,那我就来说说简丛的这段表演。”

    他看着简丛,温声道:“总体来说你的这段舞蹈,妖而不媚,将所有该表现的情感全都传递了出来。”

    “我觉得你的舞蹈是有灵魂的。在你的表演中,我看到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狐狸,尤其是你在做一些伸懒腰、吃野果、眨眼睛等细节性的动作时,我真的看到了真正的狐妖。”

    “除去你的表现力,光是你做的那些舞蹈动作,就不是一般舞蹈生能做出来,有好几个动作之间的衔接我都看的心惊,完全想不到你能做到这种程度。”

    “我从刚才就很想问你一句,你的舞蹈到底学了多久了?”

    简丛笑说:“大概从我能走路开始,就已经开始模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