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2章 第42章

    下次我会准备好需要用的东西。

    流光小屋内一片和谐, 但网上却仍是腥风血雨。

    通报名单中的大部分人,现在都被挖出了各种各样的隐藏黑料,什么包养小三、酒驾之类的都是不算严重的, 更严重的一点都有肇事伤人致死,但肇事者却没有负任何刑事责任的。

    这些恶臭的过去一直被隐藏在暗处,如今却终于被翻了出来, 直白地晾在阳光下, 震惊全网。

    而白青心和汪旭紧赶慢赶, 也终于在三个小时后各自回了家。

    白青心家里的豪宅已经被查封,他到的时候只有他母亲贾蕾一个人坐在台阶上,身边放着一个小行李箱, 律师站在她身边默默无言, 还有许多工作人员在清点记录他们家里的资产。

    “妈。”白青心急忙跑过去:“爸呢?”

    贾蕾眼睛本来就都哭肿了, 现在见到儿子过来,她顿时哭的更惨了:“心心, 你爸被人带走了!白朗那个小杂种狼心狗肺, 你爸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现在就他能帮你爸了, 他怎么能这么绝情!”

    白青心六神无主地扶着贾蕾, 他没想到怎么就一夜之间, 他家里就出了这么大事。

    可他路上听了汪旭的话, 发现这次的事情似乎很难办, 汪家似乎也并不太平。

    “心心,你朋友那么多,你能找人帮忙的对不对?”贾蕾现在只能依靠儿子了。

    她家里父母就是普通老百姓, 而她那些之前交好的豪门太太们, 现在也都不接她电话了。

    白青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认识的那些全都是一群不着四六的富二代, 每个月从家里领零花钱的那种,根本没有能靠的住的。

    而且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圈子的,现在出了事全都受到了影响,就那份名单里,白青心都看到了好多熟悉的人名。

    律师看不过去了,说:“白先生的个人资产应该还没受影响,您二位可以先找个酒店住,然后再从长计议。”

    “对,妈咱们先找个地方住。”

    白青心卡里有不少钱,有的是家里给的零花,有的是他的通告费,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数目,足够他们过一辈子的。

    只是对他们这样挥霍惯了的母子来说,估计是挺不了多久的。

    律师是白家企业的律师,一直负责给企业打官司,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他也不打算继续接烂摊子。

    毕竟这个案子有多棘手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更别说现在这是官方要治这些蛀虫,他又不是想不开,当然不会接。

    他现在好心提醒白青心母子,也不过是出于一点和白智学的交情罢了。

    白青心和贾蕾在酒店开了个家庭套房,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他想了想,还是先给邓兴业打了电话。

    盛耀倒了,邓兴业也基本算是半失业状态,当然凭他在业内的名声、人脉和地位,还是有公司愿意请他的。

    只是待遇远远没有跟着白青心好,所以只要他有点脑子,就肯定不会和白青心断了联系。

    白青心笃定了这个想法,可电话打出去之后,却直接提示关机了。

    他心里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急忙上了微博,然后就发现盛耀倒了之后,邓兴业居然也在被调查的人之间!

    不过想想也是,邓兴业作为盛耀的金牌经纪人,对公司背后的生意自然了如指掌。

    甚至有不少交易,就是他牵头做的,还收了不少好处,这回也自然逃不了干系。

    这件事本来显而易见,只是白青心昨晚满心都是怎么和傅闻舟搭上关系,都没来得及仔细关注这件事,也没想到为什么那么大的事,邓兴业却没第一时间和他联系。

    不过现在看来,邓兴业不是不想联系,而是不能联系了。

    白青心这回是彻底慌了,他翻了一遍通讯录,可往日里玩的好的那些二代们却没有一个人接电话,就连微信都已经把他拉黑了。

    “一群蠢货!”白青心气的直接砸了手机。

    贾蕾听到动静急忙从客厅过来,蹙眉道:“怎么了?”

    “我联系不上那些人了。”白青心这回是彻底慌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平时交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到头来都只是一场空。

    “找白朗吧。”贾蕾急道:“现在就他有办法帮你爸,再说智学也是他爸,他不会真的坐视不理的。”

    白青心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从小享受着锦衣玉食,后来也成功跟着贾蕾登堂入室。

    可私生子的身份还是一直压在他头上,别人明面上奉承他,可背地里都在说他野鸡还想当凤凰,说他无论哪一方面,都完全比不上真正的少爷白朗。

    后来长大了,白朗自己自立门户,白青心真正霸占了白家少爷的名头。

    可这又怎么样,所有人还是看不起他。

    而现在,真正遇到困难之后,他居然还要去和白朗低头!

    “我不去。”白青心咬牙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对他低三下四!”

    贾蕾顿时就又哭了:“你不去,难道要我去吗?你别忘了你自己是谁,你现在的好生活都是我给的!”

    “好生活?”白青心怒极了,直接指着贾蕾吼道:“就是因为你我才是个私生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贾蕾被他这幅模样吓到,可下一瞬她就吼的比他还大声:“你疯了是不是!我是你妈,你就是这么跟你妈说话的!”

    白青心额角青筋暴起,他猛地拿过床头的烟灰缸,恶狠狠地朝电视砸了过去,随后他又开始疯狂打砸屋里所有能砸的东西。

    贾蕾尖叫着逃开,她觉得白青心可能真的是疯了,便惊慌失措地朝外跑。

    可一打开门后她就僵在了原地,惊恐看着门外站着的人。

    一身制服的年轻刑警扬了下眉,随口道:“巧了,省得我敲门。带走吧。”

    其他刑警立刻鱼贯而入,把白青心和贾蕾都控制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贾蕾尖叫道。

    白青心也慌了,可面对这么多刑警,他又不敢发火,便颤声道:“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误会了?白智学的事我们都不知道。”

    方才领头的那位刑警便说:“等去了警局你们就知道了,带走。”

    两人便被带离了酒店房间,而同时,刑警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焦队,二队收队了。”

    焦秋便笑道:“效率不错,我们这也收队了,赶紧回警局吧。”

    电话刚挂断,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是——简枫。

    焦秋沉默一瞬,接起电话,语气不好地说:“有屁快放。”

    简枫:“..你能不能温柔点?”

    “行,那您有屁快放。”

    简枫笑了声,说:“就是问问你人抓到没?”

    “这是机密,还有事吗?”

    “有,晚上一起吃饭?”

    “我加班,挂了。”焦秋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简枫放下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人看了好一会,忍不住笑了:“还挺可爱。”

    焦秋说的机密当然是随口忽悠,因为他们把白青心母子带走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看到了。

    于是不久之后,网上就流传出了这段视频,视频中的白青心和贾蕾都被打了码,但大家还是从白青心的身形上认了出来。

    而没等路人开始嘲,白青心家的粉丝就先不乐意了,还直接发了一堆的「白青心冤枉」的洗/脑包。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连坐那一套?白智学犯的事凭什么要连累白青心?】

    【请给我们一个公正的交代@京市刑警大队,不要连坐!!】

    【而且就算是问询,为什么只找我们心心,他大哥白朗却还好好的?】

    【我们心心出道以来一直懂事、礼貌、关心后辈,也从来没做过违法乱纪的事,请尽快还@白青心一个清白!】

    白青心粉丝这一套操作和话术,直接众人看懵了。

    【不是,他爹出了那么大的事,他按照规章制度被询问调查也是合理的吧?】

    【而且警察不会随便抓人的好吗?就从这件事调查两年,然后一环套一环地抓了这么多人来看,我国司法的公信力完全可以信任!请白青心家的粉丝别造谣了哈。】

    【叹为观止,这些是正常人能想到的吗?白青心的粉丝是不是都魔怔了?】

    网上各种消息繁杂,白青心作为一个圈内人,又是流量小生,热度自然不低。

    而大家还没把白青心的事捋清楚的时候,就有人发出视频,汪旭和他爸也被带走了!

    众人这回是直接乐了,还真是一丘之貉,物以类聚。

    但白青心的粉丝们依旧不承认自己正主会有问题,都觉得应该只是例行公事的调查询问。

    她们还一个个自己虐自己,说什么「心心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更要陪着」,还有「不因你巅峰而来,不因你失落而离开」之类的。

    总之是把自己感动了,把别人看傻了。

    好在他们这样偏激的行为没持续多久,那批官媒就披露了白青心和汪旭会被带走的真实原因。

    【@京市刑警宣传组:对于网传的「连坐」之类的谣言,我们现做出如下回答。

    首先,艺人@白青心在盛耀娱乐公司任职期间,曾多次诱哄未成年男女艺人顺从「潜规则」,且曾为其他艺人如方玉泽等,提供买卖毒品的途径。

    其次,其母贾蕾对丈夫白智学所有的违法行为全部知情,其不仅知情不报,甚至还一同参与过地下交易的过程。

    最后,盛耀娱乐作为一个大型地下交易中转站,参与的违法生意众多,而汪旭极其父亲汪孟生等在内的三十多人,都曾参与其中。

    以上内容都已有确切证据,绝不存在司法不公的情况,感谢群众监督和支持。】

    白青心和汪旭被抓的原因直接甩到脸上后,除了极个别极端粉丝之外,大部分粉丝都直接脱粉,脱粉回踩的也有不少。

    同时也有人扒出了白青心和他母亲贾蕾早年的那些事,包括但不限于贾蕾知三当三,还生下私生子白青心,以及母子二人逼着原配生的孩子白朗,一成年就迫不及待脱离白家的事。

    【天呐,他们这已经不能用坏来形容了吧?@白朗帅哥实惨,明明那么优秀却被这么针对。】

    【谁来告诉我白朗是不是那个轻食行业的大佬啊?】

    【就是他啊!之前还因为长得帅出圈过,多少姐妹就是因为他的脸,才去他们旗下的轻食餐厅吃饭的哈哈哈。】

    【我现在想阴谋论了,原配是离了还是去世了?如果是去世了,那..】

    其实不止一个人这么觉得,大部分网友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没有证据的事,他们也不好造谣。

    当然这是因为白青心和贾蕾做的事实在太可怕,导致大家对他们的看法都好不起来,总觉得他们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白朗看着这些猜测,自嘲地笑了下。

    他母亲确实是病死的,他那时候虽然年纪小,可却知道她的病,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生气才恶化的。

    可这种事,他可以恨那一家三口,但却没有证据惩罚他们。

    前十多年,他一直都为了能成长到可以打压白家而努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有复仇的快/感。

    但没想到,没等他走到那一步,这一家人就已经多行不义必自毙。

    他关了手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秦星文无奈道:“今天开心我就不劝你了,但你也别真往死里喝啊。”

    “我等了太久了。”白朗笑了下,后靠到沙发上。

    他仰头看着酒吧棚顶上的工业风装潢,黑沉的暗色就像曾经困住他的囚笼,现在终于打开了。

    秦星文笑说:“那你以后可得为自己活着了,兄弟我还等着你请我滑雪呢。”

    白朗失笑,重新坐起来和他碰了杯,认真道:“这么多年,谢谢你和凌丰了。”

    “说什么谢。不过这事你还真得谢谢傅闻舟,白家那些事儿都是他翻出来的。”

    白朗点头:“我知道了。”

    白家那三个人一直防备着他,所以他的手根本伸不进白家集团,调查难度极大,这次要不是傅闻舟和简家帮忙,白智学他们也倒不了台。

    “行了不想了,吃点东西。”秦星文道。

    “好。”

    又是一整晚的审讯和调查,许多事情都开始尘埃落定,公众的关注度也很快就会被其他事情夺走注意力,可这件轰动全网的事件,总归是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简丛和傅闻舟下午回了房间,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分别下了楼。

    当然还是傅闻舟先下楼准备做早饭,而钟关和苗婵正好从外面溜达回来,两人还一人拎了点油条粥水之类的。

    见到傅闻舟后钟关便道:“小傅别忙了,我俩买了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