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章 第41章

    别说了,我怕被醋死。

    曲半烟乖巧地坐在位置上, 等着大家提问题。

    但剩下几人各种问题想了一轮,都觉得不是什么难回答的,一时便定不下来。

    简丛就随口道:“要不问问她这周有没有心动过?”

    “这个好!”钟关立刻鼓掌, 苗婵也跟着笑。

    李元阳本来还在想问题,现在直接哽了一下。

    曲半烟好笑道:“丛哥,你不如直接问我有没有对阳阳心动好了。”

    “也行啊。”简丛无所谓道。

    其他几人也觉得没问题, 便都看着曲半烟, 等她回答。

    李元阳抬手拍拍胸口, 说:“是证明我魅力的时候了,怎么忽然还有点紧张呢?”

    众人便笑出声来,这两人虽然刚刚认识, 但因为性格都活泼开朗, 所以非常合拍。

    而且他们外形也登对, 又有默契,因此李元阳刚来节目两天, 网上就已经有他们俩的cp粉了。

    曲半烟故意沉默了几秒, 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之后, 才说:“没有心动, 阳阳现在就是我好兄弟。”

    李元阳立刻道:“你这就是对我魅力的侮辱, 更是对我男友力的不屑。”

    “知足吧你, 想当我兄弟的人能绕野鹤公园两圈。”曲半烟拿了块鸡翅吃。

    对她这个回答大家其实都不意外, 因为她和李元阳虽然登对,但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那种暧昧而黏糊的氛围,坦坦荡荡的确实很像兄弟姐妹间的相处。

    简丛却不乐意了, 侧头问曲半烟:“凭什么跟他就是兄弟, 跟我就是姐妹?”

    李元阳瞬间大笑出声, 非常猖狂。

    曲半烟看了傅闻舟一眼, 又看简丛,然后说:“这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吗?”

    “蛤?”简丛懵了一下,随即恍然,气道:“你小小年纪每天脑子里都是什么玩意儿!”

    曲半烟乐不可支,急忙给他顺气:“错了丛哥,我开玩笑的。我就是觉得你长得精致又会打扮,而且多才多艺游戏打得还好,跟我有共同话题嘛。”

    “最重要的是,姐妹比兄弟更亲!”

    简丛:“..你觉得我信吗?”

    曲半烟笑的越发猖狂,李元阳急忙道:“哥你能不能不用刚才这种语气说话,我总感觉是枫哥来了,太暴躁了,我怕。”

    简丛一怔,问傅闻舟:“我刚才暴躁了吗?”

    “没有。”傅闻舟多一秒都没思考。

    简丛就看向李元阳,神情里透露着「看吧,傅闻舟都说我不暴躁」的意思。

    李元阳乖巧点头:“是我疯了,哥您继续吃饭吧。”

    曲半烟道:“好,下一个轮到阳阳了,大家快问。”

    “问问这辈子最糗的事?”钟关提议道。

    简丛就急忙道:“这个我就能说出一大筐,不要这么容易放过他。”

    李元阳:“..”行,是亲哥没错了。

    “那问一个阳阳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吧?”苗婵道。

    曲半烟立刻鼓掌道:“这个好!”

    其他人也没有异议,李元阳便认真想了想,然后才真诚道:“你们没问之前我还真没认真想过,但我想了之后,居然觉得好像都行,还是要看缘分吧。”

    众人点头,现在同性婚姻屡见不鲜,同性恋也不再是小众群体。

    大家的思想也从「我可以接受身边有同性恋」,变成了「我可以接受自己也喜欢同性」,真正完成了思想上的转变,择偶标准也都放开了。

    接下来是钟关,众人便问了一个比较走心的问题——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

    其实大家是抱着八卦的心态问的,几个年轻人都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应该是他们俩人结婚的时候。

    可钟关却笑说:“最幸福的时刻,应该是小凯刚出生不久,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在病房拍合照的时候。”

    小凯大名叫钟见云,是他们俩人的儿子,今年在读高三,明年六月就高考了。

    钟关回忆道:“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幸福的不得了,现在想想都能回忆起来那个感觉。”

    苗婵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钟关便回握住她的手。

    “哇——”

    众人纷纷鼓掌,眼底满是艳羡。

    曲半烟看着他们俩,眼眶都红了,心底涌上浓浓的失落,可她很快就把情绪藏了起来。

    “好了该苗老师了。”李元阳道:“咱再来一个感性点的话题?”

    主要这两人是青梅竹马的初恋,恋爱过程都脍炙人口,实在没多少八卦可以问。

    傅闻舟道:“要不就问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简丛立刻朝他看去,傅闻舟就朝他笑了下。

    这个问题恐怕也是萦绕着他们俩的问题,他们都很遗憾,遗憾当初少不经事,全都有些自以为是的骄傲和莫名其妙的坚持。

    如果不是那样,他们或许就不会白白浪费这四年了。

    苗婵点头:“这个问题好。”

    众人便都看向她,她就叹了口气,说:“这应该是我和老钟都最遗憾的一件事,我们都很遗憾没能陪着小凯长大。”

    “我们那时候都是事业上升期,小凯来的是场意外也是惊喜,我们用最期待的心情迎接他的到来,可之后我们却没能陪着他长大,错过了他的整个成长过程。”

    苗婵说着便有些哽咽,钟关也红了眼眶。

    简丛他们听着也很不是滋味,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只有一次,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遗憾是一辈子的。

    曲半烟的眼泪直接流了下来,李元阳就给她抽了纸巾,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

    “我..我小的时候也很少见到我爸妈。”曲半烟哽咽道:“他们是商业联姻,根本就没有感情,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生下我也只是完成任务。”

    “所以他们一直也都没怎么管过我,我小的时候甚至把家里照顾我的阿姨,当成过我妈妈。”

    众人都没想到看着娇生惯养的曲半烟,居然有这样的童年。

    不过这也好解释她为什么会在恋爱中那么爱黏着另一半了,也能解释为什么方玉泽那样一个人,和曲半烟在一起那么久,她家里人却都没发现方玉泽不对劲。

    苗婵一听就心软的不得了,对坐在身边的傅闻舟道:“小傅你和烟烟换个位置好吗,我想抱抱她。”

    傅闻舟便起身和曲半烟换了位置,坐到了简丛身边。

    曲半烟抱着苗婵哭的更惨了,苗婵也跟着哭,都在宣泄这份情绪,也在从对方身上取得安慰。

    这一刻,就好像他们都和自己所遗憾和难过的事,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解。

    傅闻舟看着他们,心情很平静。

    他没感受过这种属于家人的情感,自然而然地也很难共情和感同身受,但他能理解。

    忽然,他放在膝盖上的手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

    他一顿,侧头看向简丛。

    简丛就主动和他十指相扣,然后轻轻捏了捏。

    温热的触感一路流进傅闻舟心里,忽然间,他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种属于亲人之前的羁绊和感动了。

    然后鬼使神差般,他就凑近简丛,在他唇角印下了一个吻。

    简丛没逃,任由他吻了过来。

    “诶诶诶,你俩怎么回事啊?”李元阳正感动呢,结果就瞥见这两人在接吻,顿时没有感动,只有属于单身狗的自怜自哀了。

    曲半烟和苗婵泪眼朦胧地朝他们看过来,简丛就慢半拍地红了脸。

    “怎么了?”曲半烟吸着鼻子问。

    李元阳立刻告状说:“他俩刚才忽然接吻了!就在这!我看到了!”

    苗婵顿时笑出声,曲半烟眼睛都亮了,眼巴巴地看着他们说:“我没看到,能再来一次吗?”

    “..”简丛很想硬邦邦地拒绝她,可这孩子泪流满面的,他都不忍心开口。

    而没等他纠结完,他的侧脸就被傅闻舟抚住。

    他顺势侧头看向傅闻舟,然后就被近在咫尺的人吻上了唇。

    曲半烟就坐在简丛对面,现在简直就是vip席位,她顿时忘了刚才的难过,激动地直跺脚。

    钟关和苗婵都有点不好意思,但都笑呵呵的,钟关还拿了纸巾给苗婵擦眼泪。

    李元阳就抬手捂眼睛,只是手指缝比眼睛都大。

    不过简丛和傅闻舟也没真的亲太久,当然也不是深吻,只是轻轻碰了唇,有点暧昧、有点唯美。

    这要放在其他时候,简丛肯定不能让傅闻舟这么干。

    但现在刚刚讨论了这个话题,简丛就整个人都软了,心软、人也软,这个时候傅闻舟想干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他都拒绝不了。

    “行了行了,放过我们单身狗吧。”李元阳叹气。

    简丛就瞪他:“那给你机会了你就给人当个兄弟,自己不争气。”

    “那小曲我俩根本就没那个氛围,也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能咋整?”李元阳无奈道。

    曲半烟就说:“没事没事,我兄弟姐妹可多了,等回去我介绍给你认识,都是超级优秀的人。”

    李元阳立刻和她握手:“那我就搬去京市住了,然后我再给你介绍几个帅哥,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这两人跟说相声似的,众人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行,那接下来是丛哥呗。”曲半烟跃跃欲试。

    本来应该是傅闻舟了,但傅闻舟和曲半烟换了位置,就是简丛先回答。

    简丛也没意见,反正大家都能轮上。

    他本来还没什么所谓地吃了辣的鸡翅,可当大家商量好问他的问题之后,他顿时觉得鸡翅都不怎么香了。

    “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他下意识重复了一遍问题。

    众人立刻指向傅闻舟,说:“这可是他想问的。”

    傅闻舟轻咳一声,侧头看向简丛。

    这个问题是李元阳提的,但也确实是傅闻舟想问的。他一边期待得到的回答是和他相关的,一边又害怕知道简丛曾经为了别人心动过。

    如果是后者,他可能会把自己直接腌醋缸里。

    简丛心跳频率直接超速,这个问题很可能暴露他曾经暗恋过傅闻舟的事!

    可大家都这么真诚地在玩,他又不可能违心地骗人。

    于是在众人灼灼的视线下,他硬着头皮,假装随意地说道:“高一的时候。”

    “啊!”众人刷地全都看向傅闻舟。

    众所周知,傅闻舟和简丛他们俩是四年前在一起过,后面又分手了,现在才重新在一起。

    那高中的时候,简丛心动的人应该就不是傅闻舟。

    曲半烟、钟关和苗婵都看着傅闻舟的反应,又是同情,又是八卦,心情都很复杂。

    李元阳却在心底暗暗想到他哥还是挺勇的,不过看傅闻舟的样子,他应该不知道简丛高一喜欢的人就是傅闻舟自己。

    李元阳作为一个知道秘密的人,非常懂事地没表现出不一样的神情,而是和曲半烟他们同步了。

    傅闻舟怔怔地看着简丛,心里酸的不得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简丛高一的时候也没刻意和谁走的近过啊,每次在他身边的也就是秦星文他们几个,难道简丛心动过的人就在那几人之中?

    不应该啊,可除了他们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