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9章 第39章

    傅哥:这辈子只会因为简丛哭。

    两队人分别进入了一间屋子, 每个人都戴着眼罩。

    工作人员将他们单独带到某个位置站好,之后便离开屋子,门也被人从外锁上, 证明那不是他们要逃出的路线。

    “请摘下眼罩。”一道女声从广播里传出。

    简丛抬手摘下眼罩,看到另外三人分别站在一个墙角,也和他一样刚刚摘下眼罩。

    他四周看了眼, 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院子」, 类似于村里每家每户围在屋外围的那一圈。

    工作人员离开的那个门, 被装修成了院门的样子,关的严严实实。

    除了那扇门外,这里最显眼的就是院子里那间坐北朝南的「土房」, 当然这是壁纸造成的效果, 并不是真的土房。

    土房明面上看有三间, 只有正中间的那道门是能开的,门上有一个老旧的大锁, 需要找到钥匙才能开。

    密室里其他地方中, 除了类似土墙和天空的壁纸之外, 还有等比做成的篱笆、草、老式水井和鲜花。

    正中间还有一颗高大的「柳树」, 柳条长长地搭在地上, 占地面积很大。

    “看着挺逼真的啊。”钟关走到正中间那颗柳树前摸了下:“不过摸起来就是塑料了。”

    苗婵也走过来, 道:“看得出来是精心布置过的。”

    “不过咱们现在是直接直播了吧?那以后这密室是不是就用不了了?”钟关疑惑道。

    汪旭撇了下嘴, 心里对他们这样的「老年人」很看不起。

    但他又想卖弄自己的知识储备,就勉为其难地解释道:“一般这种大型密室都会有好几种故事背景,密码设置也是一场结束后就换一种新的, 不然你们以为为什么这种密室每几天只能开一次?”

    他语气中的不屑一点都不藏着掖着, 让钟关他们听了很不舒服。

    简丛瞥了他一眼, 说:“既然你这么懂, 那我们仨今天就等你带飞了。”

    汪旭本来就在悄悄看他,他故意卖弄也是为了让简丛注意到他,现在听简丛这么说,他顿时忍不住得意道:“行啊,今天能和我一组算你们幸运。”

    “所以你这么厉害,自己就能找到钥匙吧?”

    “那当然。”汪旭被他一口一个「厉害」夸得快找不着北了,直接就顺着话说。

    简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走到钟关他们身边站好,道:“那你请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就靠你了。”

    “对,你自己加油吧。”钟关也有些怒气。

    他和苗婵一直自诩长辈,这两天一直在打圆场帮白青心和汪旭说话,现在倒好,人家不仅不领情,相反地还很瞧不起他们。

    他们又不是贱,之后爱怎么样怎么样,他可不做那个中间人了。

    汪旭震惊地看着他们三人,想说这密室这么大,这明显是个团体游戏,需要大家一起找线索。

    可刚才他连「我自己就可以」的大话都吹出去了,现在酒不好出尔反尔在简丛面前丢人,便只能梗着脖子道:“那你们就瞧好吧。”

    说完,他就开始四周翻东西,连枝枝叶叶都不放过,但五分钟过去了,他仍然一个有用的线索都没找到,急的汗都要出来了。

    苗婵看着对方焦头烂额的样子,还是没忍心,这孩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看着和她家儿子差不多大,她真容易心软。

    于是她便小声对简丛道:“小简,咱们真就这么看着啊?”

    钟关刚才还心里忿忿,可他这么一把年纪了,总不能真和人家年轻人计较,现在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简丛就笑,小声和他们俩说了句话,然后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诶?少爷说什么了呀,我也想听。】

    【感觉少爷刚才这个笑好坏啊啊啊,很有白切黑的风范!】

    【又是期待少爷接戏的一天呢,唉。】

    简丛进来的时候手机就被收了,但他带了手表。

    他看了眼时间,他们进来已经有五分钟了,应该差不多到时间了。

    果然等他刚把手放下,隐藏在暗处的音响便三百六十度环绕着发出声响,一道女声没什么情绪地说道:“游戏正式开始。”

    除了简丛之外的三人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离隐藏音响最近的汪旭,直接被吓得坐倒在地,狼狈的不成样子。

    简丛轻嗤一声,故意气他:“这位密室大神,故事背景都没告诉呢你就开始解密了?好专业呀。”

    钟关和苗婵都无奈失笑。

    观众们也乐的不行,简丛这阴阳怪气的本事是可以的,带入汪旭能直接气死。

    汪旭顿时觉得自己快没脸见人了,他又怒又气,可一回头对上简丛那张脸后,他心里多少的气都像是扎破的气球,一点都没留下来。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密室需要介绍故事背景,只是今天这个密室的背影他和白青心早就知道,所以就直接忽略了。

    但这话他又不能说,于是只能咽了这个暗亏。

    停顿几秒后,那道女声便开始介绍故事背景——

    “你们是洛城私立高中的学生,在某个平凡的周日,你们从睡梦中醒来便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古老村落。”

    “这里到处都是机关和密码,还有隐藏在暗处窥伺的眼睛。请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找出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并逃出这里!”

    “嘀——”

    一声刺耳的警报声之后,音响中忽然响起电流不稳的「滋滋」声,房间里的灯光也开始忽明忽灭,诡异的氛围瞬间将众人笼罩住。

    苗婵胆小,此刻直接缩进了钟关怀里,钟关胆子大便无所畏惧地四周观察,还不忘拍拍老婆的后背安抚她。

    汪旭的反应和钟关差不多,直接站在原地没动。

    简丛面上不显,实际上心跳已经快的不行,后背也阵阵发凉,他现在多少是有点羡慕苗婵的..

    忽然电流声顿了下,紧接着一道女人悲惨的哭声传出,听得人毛骨悚然。

    哭声持续了没两秒便戛然而止,之后又响起了一道男人癫狂的大笑,间或还夹杂着凌乱不稳的电流声。

    最后这笑声也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停止,电流声也断掉。

    屋里的灯停止闪烁,但却不再是一开始时的那种明亮的白炽灯光,而是昏黄暗淡的朦胧光线。

    之后五秒都再没有异动,就在大家以为这一环节已经结束的时候,音响里又传出了刺耳的、孩童的嬉笑声。

    “啊!”苗婵吓得直接叫出声。

    汪旭也狠狠抖了一下,缩着脖子朝四周看去。

    简丛一脸麻木,看着好像除了脸白了一点之外没什么反应,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拳头都已经攥的开始发疼了。

    笑声中,孩子们忽然开始唱起了一首儿歌——

    七月半,人人盼;

    天不旱,排排站。

    柳树畔,灯火暗;

    小儿身体泥里烂。

    快看!快看!

    最后的那三声「快看」几乎是在尖叫,这回即便是钟关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众人一动都不敢动。

    啪——

    灯光重新大亮。

    简丛深吸口气,终于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另外三人似乎也在缓,一时间谁都没说话,也没人动。

    “这还真是恐怖密室啊,够劲儿。”李元阳搓了搓手臂,有些兴奋。

    曲半烟一个小姑娘也完全没觉得有什么,她甚至已经开始分析道:“看来线索就在童谣里了,是不是和这颗柳树有关啊?”

    “感觉像是,刚才那歌怎么唱来着?”李元阳回忆了下,道:“是不是让咱们站一排什么的?”

    白青心吓得脸色泛白,他没想到这密室会这么恐怖。

    其实刚才他害怕的时候下意识想往傅闻舟身边走,可傅闻舟被李元阳和曲半烟一左一右挡着,跟左右护法似的,他根本过不去。

    “我记得还有什么柳树和泥地里,难道是让咱们看泥里有什么?”曲半烟疑惑道。

    “有可能。”李元阳侧头问傅闻舟:“哥夫你觉得呢?”

    傅闻舟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沉默,现在被问了才道:“两边的密室有可能是一样的。”

    “啊?不会吧?”

    两边看直播的观众见状直接震惊。

    【傅哥怎么猜到的?!这两边的密室还真的一模一样!】

    【他可能是随口猜的吧,我还是比较关心少爷,他明明那么高,可现在看着好弱小、好可怜、好无助。】

    【这两边的氛围真的截然相反,那边都被吓得缓不过劲来,傅哥这里都开始推理了哈哈哈!】

    大家都以为傅闻舟是随便猜的,只是他接下来的话却直接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时间不对。”傅闻舟抬眼看向棚顶贴着的蓝天白云的壁纸,道:“看天色是清晨才有的亮度,但太阳却在西边。”

    “什么?”

    其他人纷纷抬头看去,随即全都震惊了。

    “房子的位置也不对。”傅闻舟继续道:“一般房子都是坐北朝南,这里却是坐南朝北。当然也可能是这个村子里风俗不同,但你们看那间屋子窗户上贴的囍字,是反的。”

    “这囍字反过来不也一样吗?”

    李元阳纳闷,可看了之后他就明白了,原来窗户纸上的「囍」字是手写的。

    手写的字就肯定有笔顺和手势习惯,所以现在这个字一看,就让人感觉出不对劲了。

    “好牛啊傅哥!”曲半烟惊了。

    白青心也忍不住盯着傅闻舟看,小声说:“傅哥一直很厉害的。”

    李元阳:“..”

    有你什么事?

    “所以傅哥你的意思是咱们两边是同一个场景,但咱们的是他们的相反面?”曲半烟问道。

    傅闻舟点头,眉心轻蹙,神情有些凝重。

    “这说明了什么?”李元阳被他这幅神情搞得也紧张起来,小心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傅闻舟神色凝重道:“如果两边的环境一样,就说明咱们的开场一样。”

    “对啊。”

    “那他们肯定也听到了刚才的童谣。”

    “昂,所以呢?”

    “所以..”傅闻舟忽然快步走向不远处的柳树,边走边道:“简丛肯定吓坏了,我要快点出去找他。”

    众人:“..”

    【噗哈哈哈属实没想到会是这个意思!】

    【傅哥你这话确定是可以说出来的吗,不怕少爷不让你上床吗哈哈哈。】

    【救命好甜,这小两口也太有默契了吧!】

    cp粉忽然激动起来,因为在傅闻舟说出那句话之后,紧接着另一个密室里的简丛也先打破了安静。

    他和傅闻舟几乎是以同样的步调,走向了那颗柳树。

    简丛也是边走边对其他人说道:“咱们快点出去吧,不浪费时间了。”

    再不出去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他一点都不想这么「无一无靠」地在这里待着!

    “那怎么出去啊?”钟关和苗婵也凑过来。

    汪旭立刻道:“你们不会以为钥匙和柳树有关吧?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他边说边注意他们的神情,就等着大家问题一句「那你说怎么办」之类的问题,然后他就能顺势讲讲自己对刚才那个童谣的理解。

    只是他等着的问题并没有来,简丛理都没理他,自己围着柳树转了一圈,随后又抬头看了看天。

    如果按照童谣的意思来说,那就是要灯灭的时候,一群人在柳树前站成一排,然后才能「看」到烂在泥里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应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但现在是大白天,除非他们关了密室里的灯,刻意营造出一种「灯火暗」的情况,才有可能可以看到要看的东西。

    可他刚才看了一圈,密室里根本没有其他灯光的开关,所以这条路就被pass了。

    那接下来还能怎么做呢?

    两边人几乎都卡在了同一个环节,众人分头在草地和周围能看到的所有地方寻找线索,却什么都翻不出来。

    忽然间,简丛僵在原地,视线直直落在那间土房上。

    准确地说,是落在房子的窗户上。

    窗户上刚才还从内向外贴着一个「囍」字,可现在那个字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纸剪成的「奠」字。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让简丛不敢动的,是在那个窗户的右下角,居然有一双猩红的双眼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这是nppc。

    简丛不断给自己心里暗示,可还是吓得不知所措,好在钟关及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朝窗户看了过去,接着也被吓得失语了片刻。

    “卧槽。”钟关回过神,急忙跑到窗户前拍了拍,道:“孩子开门。”

    而那双眼睛的主人也像被他吓到一样,立刻藏回了黑暗中。

    简丛:“?”

    他震惊地看着钟关这一波惊人的操作,实在想象不到怎么会有人胆子这么大。

    而另一边的密室里也几乎是一样的场景,曲半烟和李元阳已经开始研究撬窗户了。

    但这显然不是通关的方式,于是他俩试了试就放弃了。

    “到底怎么搞啊,这颗树下肯定有东西。”曲半烟有些挫败。

    她从来没有在哪个密室里,尝试过连第一个屋子都出不去的情况。

    傅闻舟沉默片刻,盯着窗户看了好一会,然后才朝那道上了锁的门走过去。

    与此同时,简丛小心地走到了他们这的水井边,井里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歌谣,已知的条件就那几个——

    时间是七月半的晚上,要在灯火暗的情况下站在柳树边,之后才能看到泥里的..泥!

    简丛重新返回到树边,发现树边别说是泥,就是土都没有,只有一片一片的人造草坪。

    他明白了!

    他立刻转头看向钟关,道:“钟老师,你去敲门,请他开灯。”

    “开灯?”钟关心道这么亮还开什么灯,但简丛说的笃定,他便走过去敲了门,道:“你好,可以开一下灯吗?”

    话音刚落,密室里顿时暗下来,只有水井里亮起红色的暗光,隐隐还有水波潋滟的动感。

    苗婵和简丛站在一起,在灯暗下来的瞬间,两人便立刻紧紧靠在一起彼此依靠,瞧着更可怜了。

    钟关也在灯暗的瞬间回头找老婆,看到这一幕后顿时乐了,道:“还别说,你俩现在这样挺像娘俩。”

    “那孩子爹你赶紧过来。”苗婵也跟着开玩笑。

    钟关便过来让她挽着自己手臂,而汪旭见状便凑到简丛身边,道:“你挽着我吧。”

    简丛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道:“为什么?”

    “你不怕?”汪旭直觉自己看透了简丛,便道:“来来来,你别不好意思,你挽着我就不怕了。”

    说着他就直接伸手去抓简丛的手,简丛立刻后退一步,反感道:“别碰我。”

    “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傅闻舟又不在这。”

    汪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许是朦胧的黑暗给了他底气,他居然想和简丛更亲密点,甚至不仅光是想一想了,他都已经直接付出了行动。

    屏幕前的观众们刚才还在专心看解密,现在就发现了汪旭的不正常之处。

    【靠,这个汪旭怎么对少爷动手动脚的?】

    【早上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看少爷的眼神不对劲,当时还被傅哥警告地看了一眼,现在居然敢直接上手?!】

    【这已经是职场性/骚扰的范畴了吧?好恶心啊!】

    钟关和苗婵也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情况,急忙道:“这是干嘛呀?”

    “没事啊,我这是好心。”汪旭大言不惭道。

    简丛眉心紧蹙,道:“你再靠近一步我就动手了。”

    “动什么手啊,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以为我愿意呢?少爷我这是大度才不跟你计较之前的事,你要点脸。”

    汪旭说着就再次朝简丛伸出了手,想搂他的腰。

    他根本没把简丛放在眼里,就简丛这个纤瘦轻巧的模样,远远没有傅闻舟给人的压迫性强。

    简丛神色一戾,抬手攥住他的一根手指,直接朝后掰去。

    简丛兴趣爱好广泛,但太费体力的他都不太喜欢,比如跆拳道和拳击他就一直没去学。

    不过也因为他这张脸太招人,姐姐简荨便从小就教他怎么防身,现在也终于用上一回。

    汪旭惨叫一声,急忙去抢救自己的手指。

    他没想到简丛真敢跟他动手,还这么手下不留情。

    “我错了我错了。”汪旭口不择言地道歉,“我不碰你了!”

    简丛沉着脸道:“再敢靠近我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

    他甩开汪旭的手,又嫌弃地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然后他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傅闻舟,如果傅闻舟在这里,他就能把手擦他身上了。

    而且如果傅闻舟在这里,他都不用自己动手。

    汪旭甩了甩手,还大声道:“我都说了我是为了你好,你这人真是油盐不进。”

    他这倒打一耙的行为,直接把观众们看吐了,恶心的不行。

    他们这边的闹剧刚结束,傅闻舟那边也出事了。

    他刚才去敲了敲门,只是他和简丛是一个想法,认为要让屋子里的人控制「灯火暗」的这个灯亮起来,这样院子里的白天就会变成黑夜。

    可他忽略了他们和简丛是相反的,所以他要说的也不是「请开灯」,而应该是「请关灯」。

    还是李元阳想到了这一点,说完之后果然灯就暗了。

    只是因为这次是李元阳去敲的门,所以傅闻舟的护法少了一个,白青心便在灯暗的瞬间,成功地扑到了傅闻舟。

    傅闻舟有所防备,于是在他扑过来的瞬间就后退了两步。

    但他忘了曲半烟在他身后,而他退的太突然,曲半烟也没反应过来,于是她直接一个重心不稳便向后往地上倒。

    傅闻舟也被她绊了一下,又因为怕踩到她就乱了脚步。

    所以他也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而眼看着曲半烟的头要磕在地上,他就探出一只手垫在了对方脑后,然后他另一手的手腕也因为惯性恰好磕在了井口边沿,腕骨的地方很快就肿了起来。

    白青心本来可以不倒,可他看到傅闻舟摔了的时候,便顺势倒了下去,直接把傅闻舟扑了个满怀。

    【我靠啊!什么鬼?!他是故意往傅哥身上倒的吧!】

    【别污蔑我们心心好吗?明明是傅闻舟故意把他拽进怀里的,我们心心都吓坏了没看到吗?】

    【心粉们眼睛是瞎了吗?傅哥一只手护着小曲的后脑勺,一手磕到了井沿上,他莫非还有第三只手扯你们正主?】

    【呜呜呜傅哥好暖啊,倒下的时候还护着小曲的头,但他的手磕的那一下感觉好严重啊!但愿没事。】

    傅闻舟身上清爽独特的香味水闯进鼻腔,白青心顿时心跳都乱了拍。

    可没等他继续发呆,一只有力的胳膊就把他从傅闻舟身上拽了起来。

    李元阳就一个转身的功夫,没想到就让白青心得逞了,他自觉自己这个小保安很不合格,连带着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曲半烟已经自己爬了起来,她急忙去拉傅闻舟,道:“你没事吧傅哥?”

    “没事。”傅闻舟垂下手臂,过长的广袖直接遮住了他的手腕。

    “你的手呢?你刚才垫我脑袋下面肯定磕到了。”曲半烟眼眶都红了,自责道:“都怪我。”

    她今天的裙子有点长,她本来是准备穿高跟鞋的,但为了游戏方便就穿了运动鞋,但也因此导致裙摆过长,她刚才就是踩了裙子边才倒下的。

    “真没事。”傅闻舟把垫在她脑后的那只手伸出来给她看。

    见他确实没受伤后,其他几人才安下心。

    傅闻舟的另一手藏在袖子下,轻轻动了两下手腕,确认没有伤到骨头后他就没再管。

    他向来耐疼,从小都练出来了,所以像现在这样的小伤根本都不算伤。

    傅闻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多说,而是朝身后的井看去,借着井底的暗红色灯光,众人都看到了井里的水。

    “啊!”曲半烟一拍手:“咱们缺的是泥,要用这个水和泥对不对?”

    傅闻舟点头,李元阳便急忙跑去搬了一个空的花盆,费劲地从井里打了水,同时他还让白青心去「花圃」中取了点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