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5章 第35章

    傅闻舟不会有什么读心术吧?

    史鸿云的敌意非常明显, 简丛虽然莫名其妙,但对方毕竟是位长辈,他也只好耐着性子和对方说话。

    “不好意思老师, 我是哪个措辞惹您不快了吗?”

    简丛这句话问的已经算是最得体的了,可史鸿云却冷笑了一声,道:“别说这些废话了, 不是要做任务吗?”

    简丛眯了下眼, 没再说话。

    周围其他人也都莫名其妙, 他们中有人认识简丛,也有人不认识。

    但就从他出现在这里到后面说的每一句话, 似乎都和「无理」扯不上关系。

    大家对史鸿云的脾气都有点不理解, 但转念一想, 史鸿云在圈子里虽然不算是知名度高的那一批,但他从有代表作开始到现在, 也已经有快十年了。

    从这里算的话, 他也算是很多人的前辈, 说话冲一点也可能只是习惯了。

    而且艺术家嘛, 有点古怪脾气大家也能理解。

    众人都没打算为简丛出头, 只默默希望这个年轻人不要因为被挤兑而感到难堪。

    周围没人说什么, 但网上就不是了, 简丛直播间里的弹幕已经可以被称为乌烟瘴气。

    【啧啧啧,前脚还在吹是艺术家的弟子,怎么现在就被人家大师怼了?】

    【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们少爷表面好像多有礼貌, 其实私底下都把人家老师得罪透了吧哈哈哈。】

    【第一次看到不被简丛蒙蔽的正常人, 史鸿云老师好样的!】

    简丛粉丝们都快气哭了, 只要长眼睛的就知道简丛刚才的所作所为一点毛病都没有,明明就是这个史老师故意刁难,但黑粉们却偏偏倒打一耙。

    可黑粉们不听人话,简丛粉丝解释都是白解释,只能让路人们了解事情经过罢了。

    而且粉丝们也不只是生气,他们还很心疼简丛,尤其看到简丛默不作声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去替他受委屈。

    史鸿云见简丛不敢反驳他,态度便更加倨傲道:“我这里的任务需要有一定文化底子才能完成,还是劝你先考虑一下再接任务吧。”

    “是吗?”简丛勾唇,随意道:“那我更要接了。”

    史鸿云脸色顿时难看了些,语气更加不好道:“行啊,那你听好了。”

    他指着亭子里等比打印的三张画,道:“这是我们国画圈知名度很高的三副作品,你只要说出其中一个的名字和作者,再阐述一下作画时间,我就当你过了我这关。”

    这对外行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而且节目组的任务设计本来也不是这样。

    按照节目组的意思,是嘉宾在其他亭子中寻找线索,最后找到写着画作简介的卡片,然后将对应卡片和相应的画作放在一起就行。

    只是史鸿云故意隐瞒了找线索这一项任务,本意就是想让简丛无功而返罢了。

    周围众人对这三幅画自然是认识的,但他们也知道这对一个外行人来说确实是个难题。

    黑粉们直接开始嘲笑,说简丛卖了这么久的人设,终于翻车了。

    他们就不信简丛这次还能打大家的脸。

    粉丝们更是觉得这个要求太无理了,别说是简丛,就是其他任何人过来,估计除了李元阳之外都没人能答出来。

    甚至有粉丝已经在看李元阳直播了,就急着让他赶紧过来给简丛解围。

    而让她们惊喜的是,李元阳现在确实已经到公园了,而且马上就要走到牡丹亭这边了。

    “不会吧?”史鸿云轻嗤一声,说:“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了,对传统文化都不了解。”

    “行了,既然不会就别在这里浪费大家时间,我们还要继续探讨国画,你要是没事就赶紧走吧。”

    他直接开始赶人了,态度也是傲慢又无理。

    人群中有些是史鸿云的推崇者,闻言也「好言相劝」,对简丛道:“对啊,还是赶紧走吧,我们还要继续讨论呢。”

    “别打扰大家时间了。”

    “现在的小明星真是又没礼貌又没文化。”

    自然也有人对此表示不赞同,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经常也能相遇,总不会为了简丛这么一个「外人」做口舌之争。

    简丛朝周围看了眼,随后又把视线放回到史鸿云身上。

    他仍笑的温和,道:“如果我说出来了,就确定算我过关?”

    “当然。”史鸿云轻蔑道:“不过一定要说对才算数,你能吗?”

    简丛轻笑一声,走到那三幅画前,一幅一幅看过去。

    史鸿云不耐烦地蹙眉,周围人也都窃窃私语,大家都不相信他能说出来,就连简丛的粉丝们都觉得简丛这次是「不争馒头争口气」的心态,于是更加期待李元阳过来。

    只是李元阳到了之后,却只是站在人群外围,饶有兴致地听着大家对简丛的质疑。

    见状粉丝们焦急,黑粉们就开始兴奋了。

    【不是说简丛和李元阳关系好吗?就是这么好的?】

    【哈哈哈我觉得李元阳就是来看戏的,估计早就看不惯简丛了。】

    “到底行不行啊?”

    人群中有人开口,立刻就有其他人跟着附和。

    简丛便看向众人,笑说:“行啊,那我可要说了。”

    有人便道:“快说吧,不知道的你就是把画看穿了也不知道,别白费力气。”

    “这三幅画曾经确实被誉为「新生代国画画师们」的成名作。”

    简丛姿态闲适,说话的语气也是随意且轻松的。

    而且他今天一身白色的古装,配上他淡然矜贵的气质,站在那三幅国画前时显得那么相得益彰。

    围观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第一幅《鸣牙山绝壁断松》,是李元阳在十一年前,也就是他十二岁时候的作品。”

    “他以这幅作品而闻名,成为新生代国画代表人之一,直到现在,他已经是闻名遐迩的国画大师,这幅断松图也被国家美术馆珍藏展览。”

    众人惊讶不已,他们没想到简丛居然真的能说出来,而且一说还这么全,比史鸿云给的问题答得还多。

    史鸿云脸色难看起来,但还是冷哼道:“李元阳老师名气大,受年轻人喜爱,你知道也不足为奇。”

    国画圈不以入行时间算辈分,而是以资历看的。

    只有在出现代表作的时候,画家们才能被称为正式入门,也才能在圈子里有辈分。

    而因为李元阳出名的时间比史鸿云早,所以即便史鸿云比李元阳大了二十几岁,也要尊称李元阳为一声「老师」。

    简丛瞥了史鸿云一眼,随后又走到第二幅画面前。

    “这幅《滇西古村异闻》是李元阳的师兄李少君所作,也是在十一年前,和断松图一并在国画泰斗李凤鸣老师的画展上展示而闻名的。”

    “当时师兄弟两人也被并称为「新生代国画先行者」,只是李少君在这之后,就只有一副《冥竹》公开展览过,之后就再没有在大众面前公开过自己的画作,一直神隐到现在。”

    如果说李元阳的画作还是有广泛知名度的话,那李少君的这幅就是只有圈内人才知道厉害的。

    其实要真的说起来,李少君的天赋一点都不比李元阳差,他出道后就两幅作品,却全都被称为后人难以超越的经典。

    他的画风以新颖奇特而闻名,他的画作风格和传统的国画风格截然相反,总是带着一点阴翳诡谲的意境,就好像他看到的东西都不是人间的,而是冥界的。

    当然这种风格一开始也被传统名家抵制,只是后来他师父李凤鸣的一句话,就直接化解了局面。

    李老说——艺术是多元的,国画也该是包容的。无论哪种艺术,都该理解并合理欣赏新的形式。

    这些都是圈内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只是圈外人常常对此并不了解,但简丛现在连这都说出来了,众人不由得重新审视他。

    史鸿云脸色黑的媲美锅底,他强烈怀疑简丛已经拿到了题目,不然怎么会这么快说出来?

    只是他说的这些,提示卡上根本没有这么多,尤其是李元阳和李少君的师兄弟身份,更不是广为人知的事。

    所以简丛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有备而来?

    简丛看了眼史鸿云,随即要笑不笑地调侃道:“史老师,第三幅画还需要我继续说吗?”

    没等史鸿云说话,周围人就兴致盎然地让他继续:“小伙子有点东西,你就把最后一幅也说了吧。”

    “好啊。”简丛轻笑一声,走到第三幅图前。

    “这张《古寺青竹》是九年前在洛城国画展上展出的作品,因为当时的国画新力量活动,它才勉强挤进了当期作品中的第十名,因此也被称为是新生代国画画师的代表作之一。”

    “而它的作者嘛。”简丛朝史鸿云看去,笑说:“就是鼎鼎大名的史老师。”

    简丛这番话一说出来,直接就是把史鸿云的脸按在地上踩。

    而他说的又没有毛病,史鸿云能在圈子里有一席之地,也确实是蹭到了当时国家的扶持机会,但事实上,他的画和李元阳还有李少君的画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史鸿云面如菜色,冷哼一声道:“看来简先生知道的不少啊,不过你说我的画是蹭了活动热度,那我倒要请简先生指教一下,我的画到底哪里不如其他画作了?”

    “还有,你如此侃侃而谈,想必对国画也造诣颇深,我倒要请教一下你的代表作是什么了?”

    他这就类似于「你行你上」,算是一种恼羞成怒的反应。

    周围观众有很多人都有些不耻他的行为,而且他们之前就对他把自己画,和李家兄弟的作品放在一起的事颇有微词,只是碍于面子没提。

    但现在他们就有点看不下去了。

    “年轻人能说出这么多肯定是因为喜欢国画,但喜欢不代表他就要自己动手画,这没有道理啊。”

    “对啊,而且这三幅画作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他说的也没问题。”

    闻言史鸿云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一些他的推崇者就立刻为他开脱。

    “什么没问题,我觉得这孩子就是在胡编乱造。史老的画只有内行人才能看出门道来,他一个外行人估计就是网上看的一些解说罢了。”

    “如果真这么懂,那就算他不会画画,也总该能说出史老的画到底哪里不合格吧?”

    简丛都被逗笑了,直言不讳道:“各位,这三幅画摆在这里就有明显的差别吧?你们真的是所谓的内行?”

    “你们要是想知道到底差在哪,那我就说给你们听。”简丛冷淡道:“国画讲究技巧上的神形兼备画皮画骨,辅以意境至上的感官刺激。”

    “而这幅青竹图,有形无神,有皮无骨。意境更别提了,干涩僵持的让我以为这是一院子死竹子呢。”

    简丛这番话是直接一点情面都没留,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难堪,真当他好欺负了?

    全场哗然,史鸿云气的胸口大幅度起伏着,手都在抖。

    网上的黑粉直接狂欢。

    【厉害厉害,一个小辈这么说长辈,还以外行人的视角痛批人家,你们少爷还真是谦逊呢。】

    【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哈,我看他还能怎么圆!】

    现场也有人开始指责简丛。

    人就是这样,如果刚才还有人和简丛站在一起,但现在,他们却都因为所谓的「不礼貌」而站在了史鸿云这边。

    而且在他们看来,史鸿云和他们才是一家人,简丛怎么都是个外人。

    被外人,还是一个小年轻这么痛批国画「大师」的作品,他们都有些挂不住脸。

    简丛嘲讽地扯了下唇,道:“看来大家都忘了,艺术从来不是属于一群人的东西,它属于整个人类文明,它也是人类文明的精华。”

    “在座的都是国画大师和国画爱好者,想必大家也都对李凤鸣老师有所了解,他曾说过一句话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

    “他说——不要因为自己身上披了个艺术家的皮,就不做老百姓了。”

    “好!”一道嘹亮的男声直接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李元阳一边鼓掌一边走到简丛身边,笑道:“说得好。”

    众人一眼就认出李元阳了,纷纷和他打招呼。

    李元阳也乐呵呵和大家说了两句,他虽然年轻,但资历和地位在这里,在场大多数人都要叫他一声老师,就连史鸿云都整理了表情凑上来和他握手。

    “李老师,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真人了。”史鸿云笑的谄媚,一点没有刚才对简丛时的趾高气昂。

    “你好。”李元阳脸上的笑更灿烂了,道:“听说你是我们这一环节的嘉宾啊,不知道我师哥做的任务你还满意吗?”

    “当然满..”史鸿云一僵,懵道:“你师哥?”

    “嗯。”李元阳无辜点头,随后朝简丛看了眼,道:“简丛就是我师哥啊。”

    全场所有人都懵了,表情几乎都裂开了。

    李凤鸣老师徒弟众多,但每一位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大家几乎都知道他们的本命和本人长什么样。

    而其中不知道真名和长相的,似乎就只有那位神秘的李少君了..

    不会吧?简丛不会就是李少君吧?

    不仅是现场的人震惊,就是弹幕上也是一片的感叹号和问号,大家都不敢置信。

    李元阳继续「无辜」地放大招:“我还以为你们知道他是李少君,所以才让他点评这几幅画呢,原来你们不知道吗?”

    众人:“!”

    他脸上又没写「我是李少君」这几个大字,他们上哪知道去啊!

    史鸿云面色惨白一片,他震惊地看着简丛,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而围观众人中,从一开始就帮着史鸿云说话的那几个,脸色也不比史鸿云好到哪去。

    他们终于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为什么简丛敢这么笃定地说出这几幅画的信息,又怎么敢那样痛批史鸿云的画作。

    因为人家是李少君,论辈分是史鸿云的前辈!论才华比他们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强!

    刚才还指责他对国画大师指手画脚的那些人,此刻全都不敢去看简丛,甚至有不少人都开始不自觉地往人身后躲。

    简丛把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忽然觉得很没意思。

    他把地图摊开,随后对李元阳道:“这里估计没人给我签名了,你直接给我签一个吧?”

    李元阳懵逼道:“还能这样?”

    “能啊,你怎么也算是个国画大师了吧?”

    “不敢不敢。”李元阳慌了,生怕他再给自己戴高帽,怪吓人的。

    他拿着笔,给简丛地图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又有样学样,给自己也签上了。

    之后他还不要脸地让简丛给他签:“哥你也给我签一个呗,就签李少君,也算大师哇。”

    “..你是不欠揍?”

    简丛有自知之明,李少君已经是过去式了,他那些被大家大加分析的新颖画风,其实就是他中二时代的产物,他都不好意思说。

    而他之所以只公开了两幅画,就是因为后来他的叛逆期过了,他又爱上了乐队,就把画放下了。

    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外公肯定要觉得他浪费天赋,但对简丛来说,他就是一个杂家,什么都会点什么都不精。

    就像他小时候喜欢舞蹈,就一直学,学到在少儿组拿下国际大奖后,他就喜欢上了书法和绘画。

    当他学习书法绘画学到「李少君」这个名字被广为人知后,他就又喜欢上了乐队。

    而乐队出名之后,他就又开始钻研各种乐器,等作词作曲都做的不错时,他又开始喜欢上表演。

    学了四年表演,而且第一部 戏就横扫新人奖后,他就又失去了一点兴趣,加上和傅闻舟的事,他就又爱上了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