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3章 第33章

    傅哥你可真行!

    傅闻舟一语激起千层浪, 直播间弹幕直接卡顿了两秒,随后直接黑屏了。

    简丛还没睡着,听不到傅闻舟说话后, 他就悄悄睁眼看。

    接着他就坐起身,惊讶地拿过傅闻舟手里的手机,问道:“怎么黑屏了?”

    “不知道。”

    简丛按了两下, 发现不是手机黑屏了, 而是直播间黑了。

    “你们直播通道出问题了?”简丛问摄像师。

    摄像师也很震惊, 说:“我不知道啊,应该不能吧?”

    与此同时,网上已经炸开了锅, 首先就是简丛和傅闻舟的直播通道烧了的事, 话题很快就被顶上了热搜。

    而很多没赶上楠`枫直播的粉丝或者路人们都不明真相, 他们不知道怎么整个节目组分成了三份直播,偏偏就简丛和傅闻舟这里黑了。

    有录了屏的粉丝见状, 就立刻把刚才的直播片段放了出来。

    点开视频, 大家就看到简丛靠在傅闻舟肩上睡觉的画面, 俊男帅哥贴贴的画面直接让众人刷了满屏的「啊啊啊」。

    而高潮还在后面, 傅闻舟居然真的回答了粉丝的问题, 而且直接放了一个大“炸/弹”出来。

    【什么?!在一起过?!】

    【不是, 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这意思难道是他们之前在一起但是分手了,现在又和好了?这剧情也太魔幻了吧!】

    【啊啊啊所以说先婚后爱其实是破镜重圆?!绝不亏太太就是我滴神!】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往简丛和傅闻舟直播间挤,只是画面仍是黑的。

    张飞翔显然也没想到会这样, 紧急联系了技术小哥修复系统, 只是技术小哥今天根本不在岗, 闻言紧急开始加班, 便拖慢了一些时间。

    简丛看直播间还是黑的,便把手机还给摄像师,自己重新靠到傅闻舟肩上。

    傅闻舟一怔,接着便笑了,安心当一个靠枕。

    观众们催的紧,越来越多的人挤在直播间,导致技术小哥修起来更头秃,好在终于在二十分钟后,简丛和傅闻舟的脸重新出现在了屏幕上。

    “好了傅哥。”摄影师立刻和傅闻舟报信。

    傅闻舟点头,又抬起手,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大家噤声。

    摄影师点了点摄像机,然后把手机重新递给他。

    傅闻舟接过手机,发现弹幕上全都在刷一个问题——你俩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傅闻舟偏头朝简丛看了眼,他的侧脸便自然地蹭过简丛柔软的头发。

    他微怔,随后又轻轻用脸蹭了下简丛的发,唇角不自主地扬起。

    【靠?傅哥怎么笑的这么痴汉?】

    【啊啊啊少爷你快看看这个坏人!他蹭你!】

    众人成功被带跑偏,都忘了继续问问题。

    只是傅闻舟这有些痴汉的行为,没持续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他重新看向摄影机,轻声问道:“看到了吗?”

    众人:“?”

    “他睡着了。”

    众人继续一头雾水。

    “他靠在我肩上睡着了。”傅闻舟再次强调,微微上扬的唇角暴露了他的得意。

    众人:“..”

    他们知道傅闻舟爱简丛爱的不行,但没想到在简丛不知道的地方,他能秀恩爱秀的这么猖狂。

    好在大家猝不及防吃了一波狗粮后,终于又想起了正事,开始问他之前的问题。

    傅闻舟沉默片刻,随后轻声回道:“我们四年前在一起过,分手是我的原因。”

    【靠靠靠!居然是真的!是拍镜像的时候吗?】

    【所以为什么会分手啊?傅哥你做啥了?】

    这些问题傅闻舟统统没回答,他把手机关了还给摄影师,之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刷。

    于是接下来的四十多分钟里,众人就看着简丛睡了一路,而傅闻舟大部分时候都在玩手机,偶尔会侧头朝简丛看一眼,或者拿起手机给简丛拍两张照。

    直播间里一片温馨,而微博上却又热闹了起来,因为之前答应整理花絮的《镜像》官博,现在有动静了。

    【@电影镜像官方微博:小镜答应大家的「蜚声&段飞昂」花絮第一弹来啦!】

    微博下面跟的是一段视频,视频是在当时的片场拍摄的。

    午饭时间,摄影师拿着相机走在凌乱的片场,最后停在两个熟悉的身影前。

    二十岁的简丛和傅闻舟对坐在两个小马扎上,中间是一个纸箱子,箱子上有一个蓝色的保温盒。

    简丛手里握着奶茶喝,傅闻舟正将保温盒里的午饭拿出来。

    见到摄影机后,简丛立刻笑着打了个招呼:“哈喽。”

    摄影师的画外音问道:“闻舟今天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闻着好香。”

    “当然是超级好吃的大盘鸡。”简丛这时候还不像现在这么嘴硬,夸人的话还是随口就来的:“我们傅哥做大盘鸡是一绝。”

    傅闻舟不太好意思地笑了,道:“你爱吃就行。”

    “呦——”

    路过的男三号「三哥」和男主秦子石立刻起哄,两人还凑过来逗他们:“你俩这是把爱情发展到戏外了?”

    简丛毫不掩饰地说:“是又怎么样?”

    “我都吃醋了呢。”秦子石一边说着,一边伸着筷子就要从简丛碗里夹肉。

    简丛立刻拍开他:“去去去,这是我傅哥给我做的,没你们的份。”

    他们那时候都是新人,又年纪相仿,全都能聊得来玩得开,开起玩笑来也都没轻没重。

    但偏偏是这样,反而显得这个时候的他们都真实又可爱。

    粉丝们看着这些人说话打闹,一边觉得傅闻舟和简丛好甜,一边又觉得当时的剧组氛围真的很好。

    总之这么一个视频,似乎直接把大家拉回了镜像热映的那段时间,很多原本的戏粉也都闻风过来看,关于《镜像》的热搜上了一个又一个。

    当时的主创们又一次尝到了这部戏的红利,就连导演马垚都过来评论了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包。

    当然,普通观众看的都是情怀和那一点明显的暧昧,但幸运cp粉们就不一样了,她们是开了显微镜的。

    【@入坑幸运绝不亏:啊啊啊!我就说他们这时候肯定就在一起了!

    而且看扮相,这个时候的傅哥应该已经杀青了,可他都杀青了还在给少爷送饭吃!这也太宠了呜呜呜!还有这个时候的少爷真的好大胆,真就明明白白地钓老攻啊。】

    绝不亏是独一无二的大粉,她一发微博,其他粉丝们也都过来在她评论区一起讨论磕糖。

    【对啊,而且当时的傅哥笑的真的好暧昧啊,说他俩没一腿都没人信。】

    【难怪直播间里的傅哥笑的一脸痴汉,原来他四年前起就对少爷这么笑了哈哈哈。】

    【我就说傅哥怎么知道少爷爱吃大盘鸡!我就说他们俩的默契不像刚认识的!】

    【不是不是,没有人发现饭盒上的那两个小人吗?好像同人图啊!好可爱!】

    此话一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到那个饭盒,也关注到了它上面的两个小人,于是越看越觉得像简丛和傅闻舟。

    众人开始全网扒这副图的来源,但是却怎么都扒不到。

    另一边节目组的车子,终于到达了此次的目的地。

    车一停,简丛就迷迷糊糊睁开眼。

    可傅闻舟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肩膀靠着也很舒服,简丛就有些懒得动。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摄影机正对着他们,小红灯还一亮一亮的,证明它正在工作中。

    “直播吗?”他带着困意问傅闻舟。

    “嗯。”傅闻舟点头。

    简丛就打了个哈欠,然后坐起身道:“咱们到地方了啊?”

    “到了,下车吗?”

    简丛点头,两人便先后下了车,在外面就和其他嘉宾碰上了。

    李元阳凑到简丛身边,暧昧道:“哥你这一路睡得挺娇啊——嗷!”

    简丛捏着他的后脖颈,拎小鸡崽似的拎着他,冷笑道:“我是不是几天没打你,你就皮痒了?”

    他俩年纪就差两岁,而李元阳也是家里除了嫣嫣之外,唯一一个比简丛小的,所以简丛从小就最乐意收拾他。

    而且不收拾也不行,李元阳太欠揍了。

    “哥哥哥,我错了。”李元阳形象全无地讨饶:“在外面你给弟弟留点面子吧。”

    简丛瞥了他一眼,李元阳立刻双手合十求他,他这才把手松开。

    李元阳立刻离他两步远,然后笑着对傅闻舟道:“哥夫你别吃醋哈,我俩是亲兄弟。”

    “你再多说一句。”简丛脸色黑的能滴水,额角一抽一抽地疼。

    他怎么就没想到李元阳会是新嘉宾呢?这小子可比简扬还气人。

    说起简扬,简丛也是一阵头疼。

    他和傅闻舟在地下城莫名其妙抱了一下的事,果然被简扬传到了群里,那时候李元阳在群里就表现出了一副想近距离看八卦的意思,现在他果然来了。

    简丛很想把人赶走,但估计对方连合同都签了。

    而且因为弟弟嘴欠就把弟弟踢出节目的事,简丛就是再霸道也不能这么干。

    傅闻舟看得出简丛和李元阳关系很好,现在打打闹闹也不是真生气,但简丛是需要台阶的,也需要人哄。

    于是他就牵住简丛的手,轻轻捏了两下。

    简丛的注意力立刻被带跑偏,睨他一眼:“干嘛?”

    “看我。”

    “蛤?”

    “别看别人。”

    “..”

    简丛很无语,但不得不说,他心里的火还真下去了。

    “有病。”他小声吐槽,只是语气里却是带着笑的。

    傅闻舟就笑,又轻轻捏了下他的手。

    他们的小屋距离下车的地方还有段距离,需要他们经过一个小胡同才能到达。

    “这地方好有年代感啊。”苗婵非常喜欢这种有些年头的东西。

    钟关点头:“这小胡同估计有百年历史了。”

    “确实。”李元阳做为当地人,又是文化传承人,马上就接话道:“这就是洛城有名的网红打卡地——雀儿胡同。”

    “咱们现在走的这里是游客们可以租用的,往里走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四合院,里面还有一些旅社。”

    洛城旅游业很发达,名胜古迹也不是全部用来观赏的,像这种私人拥有的四合院是可以做为出租用的。

    当然这是针对百年以内的建筑,真正历史悠久的地方还是会被保护起来的。

    他们一路走,李元阳就一路说着洛城人耳熟能详的故事,用词风趣幽默又严谨,和之前那个不着调的「弟弟」完全就像两个人。

    其他人都看的惊奇,而屏幕前的观众们也觉得,这样的李元阳才符合国画新势力的形象。

    当然他和简丛的关系还是免不了要被讨论,他刚才说的那句「亲兄弟」让众人对简丛的身份更好奇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定了简丛简家人的身份,只是不确定他到底是哪个分支罢了。

    但因为简丛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很多黑粉就找着机会黑。

    【以为自己姓简就真的是简家人了?我看这个李元阳,就是节目组找来故意给简丛抬咖的吧?】

    【是啊,艺术家忽然参加明星恋综,不就是想出名吗?那捆绑简丛和傅闻舟炒一炒热度还真的不意外。】

    【一直蹭简家热度,也没见简丛敢正面回应自己的身份啊。】

    这些扭曲的言论直接被粉丝怼了回去。

    【什么叫为了出名?没文化就百度一下,李元阳这个名字是被国家盖过章的好吗?】

    【而且谁说艺术家不能参加综艺的?你规定的?你谁呀?】

    【长眼睛的就能看出来简丛和李元阳真的很熟吧?黑粉们是黑无可黑了吗?】

    其实从上次简丛身为假面乐队主唱的身份曝光后,黑粉就沉寂了好一段时间,估计是觉得黑不动了。

    但现在那股风过去后,他们就又冒出头来。

    只是大家不知道的是,这些黑粉并不是为了黑而黑,他们其实是收了钱的。

    白青心坐在沙发上刷手机,面色阴沉。

    生活助理给他收拾好了行李,之后默不作声地走出卧室。

    等人出去后,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邓兴业才看向白青心,头疼地问道:“你真决定好了?”

    “嗯。”

    “这是你决定的,到时候被骂了可别跟我发脾气。”邓兴业语气有些差。

    他真是脑残了当初才会接白青心这个活祖宗,当然之前也还好,白青心也算听话。

    只是现在他却越来越任性,非要去《星月流光》做飞行嘉宾,这不是给所有人添堵吗?

    就别说简丛他们乐不乐意,就是观众都能把白青心喷死。

    白青心轻嗤一声,收起手机朝他看去:“我怎么会被骂呢?你的八百万年薪难道是我用来做慈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