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5章 第25章

    我们怎么就分手了呢?

    整场灯光暗下, 只有舞台上亮着各色霓虹的光亮,将乐队映衬的像是从童话世界里出来的一般。

    观众们下意识屏住呼吸,傅闻舟微仰着头, 一眨不眨地看着站在立麦前的简丛。

    简丛的视线扫过模糊的观众席,最后落在黑暗中尤为突出的傅闻舟身上。

    “游走这城市喧嚣的街道不堪迷惘不解遗忘”

    简丛一开口,全场顿时爆发如雷般的掌声, 尖叫声、喝彩声刺的人耳膜生疼。

    【5555是他是他, 这个嗓音是他没错了!】

    【救命啊我眼泪真的直接下来了!】

    【啊啊啊是殉道者!而且他还cos了傅哥在剧里的造型啊!这是什么梦幻联动!】

    简丛他们唱的就是他们的出道作《殉道者》, 一开始大家提到这个名词想到的就都是假面乐队,只是后来他们销声匿迹。

    加上傅闻舟后来又出演了同名电影《殉道者》,导致大家最先想到的都是傅闻舟了。

    现在这首曲子一出来, 众人久远的记忆重新清晰起来, 大家猛然想起傅闻舟那部戏的编剧曾经说过, 他创作的时候其实就是从这首曲子里得到的灵感。

    低沉却温柔的嗓音,脱去了八年前的青涩, 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哑意, 继续唱道——

    “攀上那僵直麻木的臂膀无法生长无力逃亡”

    乐声渐渐高昂起来, 吉他和键盘声默契相合。

    “面对高耸的围墙;

    我们胆怯得失去欲望放弃抵抗”

    鼓声加入进来, 贝斯声优雅地将几种乐声统一起来。

    “规则让我们屈服荆棘之上自由却要我们孤独中上岸;

    也许希望到来在破晓之前我愿打破围墙殉道在黑夜”

    场内观众大部分都曾经是假面乐队的粉, 现在都激动的坐不住。

    曲子进入高潮, 主唱华丽的高音将气氛拔高至顶点, 所有人都在合唱,观众们也自发地站起身跟着唱起来。

    “立于废墟之上的是殉道者死于黎明之前的是殉道者;

    做个殉道者做个自由的殉道者”

    乐评团们显然也没料到假面乐队会出现,现在全都兴奋地跟着鼓掌欢呼, 有几个感性的直接红了眼睛。

    傅闻舟坐在一片热闹中, 失神地望着那抹橘色的身影,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褪色。

    渐渐的, 他的世界里只剩下那抹鲜明的橘色。

    就像八年前的那场音乐节,他也是这样置身于热闹中。

    那时候的他感受不到任何情绪,整个世界都是无意义的,他只是本能地活着。

    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戴着银白色的侍者面具,手里端着沉重的托盘,忙碌地在人群中穿梭、工作。

    直到,一声带着笑意的嗓音透过巨大的音响传出:“好久不见,我们是——假面乐队!”

    清朗好听的声音回响在夜色中的体育场内,也久久萦绕在傅闻舟心头。

    在如雷的掌声和尖叫中,他慢慢转身看向台上。

    一抹橘红色就那么闯入他的视线,瞬间打破所有灰色,霸道地占据了他的所有思绪。

    随着一声声的「殉道者」,傅闻舟的心跳也不断加快、加重,陌生的情绪激荡着,让他连工作都忘了做。

    他不知不觉地就走向了巨大的舞台,等到乐队表演结束下场的时候,他就站在后台的黑暗中,在台阶之下,仰头等待。

    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可能只是想看看这位主唱是谁,也可能只是单纯的想再尝一尝情绪被拨动的感觉。

    外面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沉重的幕布被人掀开,他如愿以偿地看到了那个穿着橘红色短外套、戴着面具的少年。

    少年站在台阶之上,一边摘下面具,一边随意地朝傅闻舟看过来。

    精致无暇的面庞被解放,澄澈清亮的双眼干干净净地望过来,傅闻舟再次尝到了心脏疯狂跳动的刺激感。

    他们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半身掩在黑暗中,就像他们的身份一样,云泥之别。

    傅闻舟没说话,那位少年却下了台阶,走到他面前。

    “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吗?”少年好听的声音响起。

    傅闻舟心脏沉沉一跳,点头。

    少年就笑了,从他的托盘上拿起一杯水,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道:“谢谢。”

    傅闻舟想说点什么,但从来不会和人交往的他,一时之间连一个简单的招呼都打不好。

    “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吧。”简丛随口和他聊道:“你是我们的粉丝吗?”

    傅闻舟顿了下,不知名的小心思促使着他点了头。

    “真的是啊。”简丛很开心。

    他想了下,之后从外衣兜里,拿出一枚小小的、三角形的吉他弦拨片。

    这时候的简丛显然是个社牛,他把拨片放到傅闻舟手里的托盘上,笑道:“这是我平时最喜欢用的一个,你要是不嫌弃我就送给你吧,谢谢你喜欢我们乐队。”

    话音刚落,秦星文他们就抱着一堆粉丝扔上台的玩偶出来了。

    “丛哥快来救救我们!”

    “拿不动了赶紧的。”

    简丛立刻凑过去,从他们手里接了一部分过来。

    几人说说笑笑地往后台走,傅闻舟就站在原地看他们,准确地说,是看简丛一个人。

    简丛若有所感,忽然回头冲他笑道:“那是我的宝贝,你要照顾好了啊。”

    傅闻舟一怔,然后郑重地点了头。

    随着最后一声「我们都是殉道者」的唱词落下,全场灯光乍然亮如白昼,傅闻舟如梦初醒。

    这无疑是一场毫无瑕疵的视听盛宴。

    简丛唱高音唱的有些嗓子哑,不过他没第一时间喝水,而是对着话筒说道:“大家好,我们是——”

    全场跟着高呼:“假面乐队!”

    弹幕上也全都是这四个字,往常总会有黑酸的弹幕上,这时候却一点不同意见都没有。

    没别的原因,只因为假面乐队真的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潇洒肆意的模样,当他们五个人在台上尽情挥泄情绪的时候,所有人都被感染。

    而主唱比小时候更成熟的唱腔,直接让他在演唱技巧上就拔高了好几个等级。

    但他又保存了最原始的情感共情度,不加修饰的感情和高超的技巧相结合,直接把这首经典唱成了更加经典的样子。

    全场欢呼不止,主持人便控场道:“知道大家激动,我也一样,不过咱们是不是要先让他们说两句话呀?”

    “是!”观众们笑着配合。

    主持人便玩笑道:“这届观众真好带。”

    众人哄笑,弹幕上也是一片的「哈哈哈」。

    “好了,咱们先请几位自我介绍一下。”

    简丛勾唇,刻意压低声线道:“大家好,我是假面乐队的主唱。”

    所有人都鼓掌欢呼,弹幕上却忽然有人注意到了一点不同的东西。

    【各位,我怎么觉得主唱哥哥的身材和少爷有点像?】

    【声音也有点像啊,刚才唱歌的时候我就想说,但没敢。】

    【而且你们看面具下面露出来的下巴和嘴,真的有点过分精致了。】

    见状,立刻有人反驳——

    【少爷粉真是疯了,能别越级碰瓷吗?别让你们少爷玷污大家的青春谢谢。】

    简丛家的粉丝们也急忙控评加呼吁,让大家别再提简丛,假面乐队是大家的青春,简丛确实比不过。

    节目还在继续,乐队介绍完毕之后,就是现场观众投票,众人几乎是默契地投出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票。

    等观众投票结束之后,轮到乐评团点评+评分。

    “我觉得这个表演无论是从唱功还是表演效果上来看,都值得一个十分!”

    “无论再过多少年,假面的词曲在我这里都是顶级的。十分!”

    “八年时间,你们不仅人更帅了,表演起来也更从容了。是我爱的假面,我爱你们!我给十分!”

    “这场表演我愿意称为毫无瑕疵!十分!”

    三十五位乐评人,全部给了十分,这是节目创办以来从没有过的,不过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假面乐队应得的。

    主持人看着手卡,想到马上就要让乐队众人摘下面具,她就兴奋地手抖。

    她都能想到大家会是什么表情了,应该不比她第一次对流程的时候淡定。

    “好,投票结束。”她看向傅闻舟,道:“傅哥有没有要说的?”

    傅闻舟是陪着简丛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大家对主持人忽然cue他的行为有些不解,但还是都好奇地朝他看去,镜头也切到了他身上。

    傅闻舟拿起话筒,视线直直看着简丛的方向。

    沉默片刻后,他才温声道:“听了这首歌,我也感觉自己回到了高中的时候,想到了一些事,很开心。”

    傅闻舟向来不怎么情绪外露,更是从没在戏外说过「开心」这种有明显情绪指向性的词句。

    简丛扬眉,秦星文他们下意识朝简丛看去。

    观众们不明所以,看看傅闻舟,又看看台上的主唱。

    主持人平静了下心跳,道:“谢谢傅哥。那接下来,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假面乐队的老师们能不能答应。”

    简丛笑了下:“您说。”

    【我靠!这一声就是简丛本人吧?!】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诡异的地方,其实主唱和简丛有多像这件事,大家都没来得及深想。

    但傅闻舟和主唱说话的时候这个温柔劲儿,就不得不让大家多想了。

    毕竟除了简丛,还没人能让傅闻舟这么说话的。

    主持人问道:“大家都对你们好奇很久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你们不戴面具的样子呢?”

    简丛看向观众席,笑道:“想看吗?”

    “想!”

    简丛意味深长地提醒了一句:“可能会让你们失望的。”

    “不会!”

    现场观众还嗨着,完全没有屏幕前的观众理智。

    【救命救命,这真的是少爷吧?】

    【我真的,快点让我看吧,给我个痛快。】

    【哪儿像简丛了?简丛粉脸也太大了吧?】

    【如果主唱是简丛,我直接叫爸爸,呵呵。】

    台上的简丛叹了口气:“行吧,那就摘下来。”

    “啊啊啊!”

    所有人都兴奋起来,直播间人数也越来越多,因为假面乐队已经上了热搜,许多人都闻风而动。

    “那我先来吧。”卫海抬手解面具,“怎么还有点紧张了呢。”

    众人哄笑。

    卫海终于磨磨蹭蹭地把面具拿了下来,当这张带着点痞笑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时,无论现场观众还是屏幕前的都兴奋了起来。

    众人甚至都快认不清「帅」这个字了。

    紧接着,陆凌丰和李维因也先后摘了面具,大家已经连「帅」都要说不出来了,这仨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有型。

    只是简丛的粉丝们却越来越沉默。

    这一个一个的,不正好是简丛之前微博里发的那几位吗?

    她们慢慢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之前简丛发照片澄清的时候,他们五个之所以在一起,很可能就是在排练!

    而接下来秦星文摘下面具后,不仅是简丛的粉丝们,就是黑粉和路人都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氛围。

    现场观众也默默看向最中间的那个身影。

    在万众瞩目中,简丛终于慢慢摘下了面具,不出意外的,露出了那张颜值天花板的脸。

    众人:“..”

    一片寂静,就连弹幕都停了两秒。

    紧接着,疯狂的尖叫声从现场传出,弹幕上也被「啊」给刷屏,直播通道甚至都有一瞬间的卡顿。

    【啊啊啊真的是他!少爷怎么会有这么多惊喜等着我们啊!】

    【呜呜呜我真的哭了,我小时候的爱豆是我现在的偶像,兜兜转转我还是逃不出少爷的手掌心!】

    【居然真是简丛啊救命!这声爸爸我真的叫了!】

    当然也有人怀疑简丛是假唱,或者他们几个是抢了人家「假面乐队」的身份,只是这样的话根本站不住脚。

    就不说简丛他们和小时候几乎没什么大变化,就说他们的少爷身份,还真就符合假面乐队「不差钱」的宗旨。

    而假唱这个,假面乐队这一轮肯定赢了,那下一轮他们就是随机选歌。

    随机选歌又被称为天籁唱腔这档节目的照妖镜,是猫是狗都能在这一轮看个清楚。

    简丛拿起话筒,笑说:“就说你们会失望吧。”

    “不失望!”

    现场不少人都是简丛的墙头,更是假面乐队的老粉,现在双重惊喜后都激动到破了音。

    主持人等大家喊够了之后,才笑道:“好,按道理来讲,咱们暔渢应该接下面的环节了,但导演想让我问傅哥一个问题。”

    傅闻舟有些惊讶,但仍拿起了话筒:“您问。”

    “是这样,据内部消息称,您当时接演《殉道者》的时候是自降片酬争取的,对吗?”

    简丛一顿,朝他看去。

    《殉道者》是傅闻舟第二部 主演的电影,那时候简丛一直在回避和他有关的事,便也没留意过相关消息,现在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傅闻舟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他看了简丛一眼,之后含糊道:“差不多吧。”

    当时的他刚因为上一部戏《哥哥》成为新晋影帝,火的一塌糊涂,片酬也水涨船高。

    而《殉道者》是部小投资的影片,根本没钱请他,但他却还是主动找过去了,片酬也只要了三千块钱,群演的工资都比他高。

    “那能问问您为什么这么做吗?”主持人又问。

    傅闻舟摩挲着指尖,淡声道:“不方便说。”

    主持人知道他不想说的东西就一定不说,便笑着转移话题,转头问简丛:“那想问问丛哥,您当时知道这部戏的灵感来源是你们乐队的歌吗?”

    “知道一点。”简丛说的很保守。

    导播还在源源不断地给主持人提问题,但那些问题在她看来引导性都太强了,也有点给简丛挖坑的意思。

    于是她便直接忽略,笑道:“好的,那谢谢丛哥,谢谢假面乐队,请几位先下去休息一下。”

    后面又是两位歌手上场,他们的演唱也没有问题,只是有简丛他们在前面对比,就导致他们的看点少了很多,票数也理所当然地比不过简丛。

    等所有人演唱结束后,所有票数公布。

    排在明星组前两名的,分别是得了满分的假面乐队,以及得到八十九分的孟浩泽。

    素人组的前两名却有些戏剧化,第一名还好说,是唱腔很独特的一个白领女孩,第二名的却是那位被乐评团说哭了的高中生男孩。

    大家估计是都投了鼓励票,但其实男孩本身唱的不错,只是因为没有系统学过,加上太过紧张,所以显得有些青涩而已。

    《天籁唱腔》节目组确实比较公平和随机性较大,但他们也不是真的完全不控制节目走向,比如这次他们就想为了戏剧性,插手一次节目的发展。

    比如接下来的「随机」分组中,孟浩泽会匹配到那个女孩,简丛他们会遇到男孩。

    大屏幕上的四组照片滚动几秒后,最终停下来,显示的分组结果正是节目组想要的。

    主持人宣布两对组合组队成功,之后便要进入选歌环节。

    秦星文拿过话筒道:“我能说句话吗?”

    “当然。”主持人示意他说。

    秦星文便道:“接下来的环节就让丛哥自己来,我们不给他添乱了,这样可以的吧?”

    这是为了给简丛单独表演的机会,以简丛的身份,而不是以乐队的身份,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

    主持人的耳返里传来导播赞同的声音,她便点头:“可以。”

    这是郝贤提前跟他们商量好的,于是简丛也没什么意见,本来让秦星文他们来帮他演一回,就已经让他们顶了不少压力,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用。

    就算不为了他们的形象着想,也要为了他们那些有心脏病、高血压的爷爷奶奶着想。

    很快,舞台上就只剩下了四位表演嘉宾和主持人。

    “下面进入随机选歌环节。”

    舞台正中间有一个操控台,后面的大屏幕上会随机滚动许多歌曲,嘉宾们需要按下操控按钮,选择表演歌曲,准备时间是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