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惊堂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4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

    居然是假面乐队!

    张飞翔提前和郝贤打过招呼, 对方对他这个先抑后扬的宣传方式非常赞同。

    于是这一晚的微博,直接延续了下午的热闹,甚至更上一层楼。

    黑粉们是统一口径, 说简丛和傅闻舟的广告视频之所以呈现的好,就是剪辑师的功劳。

    但简丛的粉丝们却觉得,后期确实功不可没, 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简丛和傅闻舟的表现也相当不错。

    毕竟那个婚礼的拍摄脚本, 连带着拍摄过程可都是他们俩自己做出来的,这一点可做不了假。

    两方人马谁也不服谁,但大家也都有目共睹, 简丛确实有摄影的能力, 他不是单纯卖人设。

    在争论中, 简丛的热度一路高涨,粉丝更是以秒计数地在往上涨。

    惊喜cp的超话里, 粉丝们也自发地开始从节目里找出糖点来嗑。

    但其实不用他们自己找, 因为正主们是直接把糖喂到他们嘴里的。

    她们甚至觉得自己可以一个晚上不睡觉, 只要沉浸在甜滋滋的糖味里就能精神抖擞!

    然而这一晚不仅是她们睡不着, 就是大多数的经纪公司也都没合眼。

    他们已经真切的感受到, 简丛似乎真的红了。

    而关于广告视频的事大家还以为就这么结束了, 到底谁功劳更大, 这一点并不能论出个高低。

    可忽然,《星月流光》节目组的官方微博放出了一条链接——【简丛傅闻舟组的广告剪辑过程大放送】。

    众人先是一懵,紧接着便集体涌进这条链接。

    黑粉们还没开始看, 就已经发出嘲讽。

    【剪辑师坐不住了哈哈哈, 换我被抢功劳我也坐不住。】

    【不用看就知道简丛他们拍的有多垃圾, 让我们再次致敬剪辑师。】

    【辛苦剪辑师+10086】

    只是众人带着看笑话的心情进来, 却越看越震惊。

    因为这段视频里根本没有什么剪辑师,只有简丛和傅闻舟!

    只见简丛坐在电脑前,双手飞快地动着,那些零碎的视频片段和音频,就那么一点一点形成了最后的成片,观众们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有不少行内人全都看出了门道,纷纷科普简丛用了什么特效。

    总之他们能肯定这段片子确实是简丛自己剪成的,而且没有个几年的剪辑功底,根本做不到这个程度。

    也就是说,那个被黑粉称为功劳最大的剪辑师,其实就是简丛本人!

    弹幕上已经从最初的嘲讽,变成了一片的感叹号。

    刚才还叫嚣着的黑粉早就销声匿迹,连屁都不敢放。

    简丛粉丝是真的被惊喜到,心情简直像是在做过山车,现在已经不能用扬眉吐气来形容他们的感受!

    【粉上少爷是我这辈子最爽的一件事5555!】

    【傅哥笑死我了哈哈哈,老婆让他别捣乱他还屁颠颠给人家喂水果,我真的要笑死了哈哈哈!】

    【啊啊啊少爷到底是什么宝藏啊!你到底还有多少朕不知道的小惊喜!】

    这段长达三个小时的视频,再次成为热议话题,播放量直接破百万。

    各大视频平台全都转载搬运,甚至还有人把简丛和傅闻舟从官宣开始,一直到今晚所有的事情都捋了一遍,做成了一个名为「粉上简丛到底有多爽」的打脸合集。

    简丛的粉丝量再次爆涨,而「惊喜cp粉」作为粉上合法夫夫的一群人,更是有恃无恐,磕糖磕的光明正大。

    各大论坛、小说网、视频网站上全都是他们两人的同人产出,超话排名也一跃成为全榜第一,热闹的不得了。

    甚至七八个cp粉丝站也接连出现,声势浩大到史无前例。

    简丛是不小心点进话题的,但一看就看了很久,直接被她们的扒糖能力所震撼。

    他随手点进最新一条消息,这是他剪广告的时候,和傅闻舟的互动片段集锦。

    在剪辑过程中,傅闻舟全程陪在他身边,又是递水又是喂水果的,加上粉红色的滤镜,简直是扑面而来的恋爱泡泡。

    评论区也非常精彩且和谐。

    【好甜啊!少爷是什么顶级傲娇小作精!】

    【少爷真的是嘴硬心软的类型啊,他表面上很嫌弃傅哥,但傅哥做饭的时候他却一直在餐厅坐着陪他。】

    【还有他嘴上说不让傅哥给他捣乱,但却默许傅哥一直坐在他身边看他剪视频55555】

    【这俩分明就是互宠啊!而且我真的相信绝不亏大大的脑洞,这俩人的默契程度,绝对不可能是刚刚结婚的小情侣,四年前他们就很可能有过暧昧!】

    “啊!”这算脑洞女孩还是显微镜女孩?

    简丛心情复杂地退出超话,一看时间都晚上十一点多了。

    傅闻舟应该快到了吧?

    简丛放空了一阵,他没什么睡意,屋里也有点闷,于是便决定出门散散步。

    只是散步,可不是为了等傅闻舟。

    他穿上长羽绒服,又戴上帽子和围巾,把自己围的严严实实才出了门。

    今天晚上没有风,但北方的冬天还是有些生冷。

    简丛慢吞吞走过小花园,来到别墅门外的公路上,昏黄的路灯和别墅外墙上细碎的星星灯相呼应,一切都显得分外温馨。

    他抬眼看向夜空,星火明灭,璀璨动人。

    远处传来汽车声,简丛立刻朝声源处看去。

    很快,一辆车从道路尽头拐了进来。

    简丛喉结微滚,向路边退了两步,欲盖弥彰地抬头看天。

    车子很快在他面前停下来,车门打开,傅闻舟从后座上走下,径直朝他看过来。

    简丛瞥了他一眼,然后和驾驶座里的石诚诚打了个招呼。

    “简哥你这么晚还没睡啊?”石诚诚作势就要下车。

    简丛便道:“别下来了,停完车赶紧去休息吧。”

    “好嘞。”

    另一边傅闻舟也已经从后箱取出了皮箱,石诚诚见状便把车开进了停车位,之后便下车和两人道别。

    他们做助理的都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一起住,就在流光小屋旁边的别墅里。

    静谧的院门前只剩下简丛和傅闻舟,他们隔着一段距离站着,灯光给他们上了一层天然的柔和滤镜。

    “我没等你。”简丛率先打破傅闻舟的幻想。

    傅闻舟就笑道:“我知道,你在看星星。”

    “..你好聪明哦。”简丛属实有点阴阳怪气。

    傅闻舟轻笑出声,随后便拽着皮箱走到他面前站定。

    “干什么?”简丛手插在口袋里,道:“你挡着我看星星了。”

    傅闻舟脸上满是笑意,他也不说话,就是笑。

    简丛居然在等他,他怎么可能不开心?也就是他很难情绪外露,这要换成别人肯定都乐出声了。

    “笑的好傻啊。”简丛嫌弃道。

    “嗯。”傅闻舟依然在笑,整齐洁白的上齿露出一些来,彰显着主人的喜悦。

    “我骂你呢,这你也认?”

    傅闻舟笑着点头,明亮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简丛也有点想笑,但忍住了。

    他微抬下巴问道:“你大衣里面穿的什么?”

    傅闻舟老实回道:“西装。”

    说着,他还直接把大衣敞开,给简丛看里面的衣服。

    他穿的就是今天颁奖时穿的那套,为了省时间,他活动结束后就直接奔赴机场,马不停蹄地回来了,连妆都没卸。

    简丛沉默片刻,忽然向前迈了一小步,之后把双手伸进傅闻舟的大衣里,慢慢抱住了他。

    他觉得这件西服上可能有别人身上的香水味,他虽然没闻到,但膈应。

    他这个行为有点类似于占有欲作祟,又或者是领地被侵犯后的本能反应,他想用自己的气味抹掉其他人的。

    傅闻舟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出了幻觉。

    但无论这是真实还是想象,他的心脏都开始急促地跳动起来,一下一下,丝毫不怕被简丛发现此刻的他有多心动。

    然而没等他继续沉溺,简丛就在他耳边道:“以后再让人抱你,就离婚。”

    傅闻舟眼眶一酸,胸口饱胀的情绪几乎要冲破胸膛闯出来。

    简丛是在意他的,虽然不能证明简丛还喜欢他,但至少能让他知道,简丛对他还有期待。

    他抬起手,小心地回抱住简丛,沉声保证道:“一定不会了。”

    “戏里可以不算。”简丛又加了一句,他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通情达理的人了。

    “嗯。”傅闻舟默默收紧手臂,贪恋地嗅着简丛身上独特的香味水。

    简丛耳根有些发热,后知后觉他们这样大庭广众抱着不像话。

    他微微使力从傅闻舟怀里出来,随后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走,脚步匆忙。

    傅闻舟看着他的背影,许久后才低笑一声,拢了大衣后拎着皮箱跟上去。

    院门口的摄像头一闪一闪地亮着小红灯,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了下来。

    ——

    第二天早上简丛又吃到了傅闻舟的爱心早餐,其他人也再次跟着沾了光。

    “小傅昨晚上回来的?”钟关问道。

    傅闻舟点头:“到这里的时候十一点多,简丛在外面接的我。”

    简丛纠正道:“都说了我那是在看星星。”

    “那就是顺便接的我。”

    “没有顺便,我就根本没接你!”简丛扬声道:“我就是在看星星,我都不知道你会那个时候回来。”

    傅闻舟「嗯」了一声,猝不及防地问道:“喝点粥吗?”

    “喝。”简丛立刻把碗递给他。

    傅闻舟熟练地给他盛粥,简丛刚才还在炸毛,现在被打断之后就续不上了。

    他狐疑地打量傅闻舟,感觉他是故意转移话题的,但傅闻舟又表现的很自然,搞得好像是简丛自己想太多了似的。

    曲半烟他们都笑的不行,果然这俩人是一物降一物,还是互相降的。

    只不过方法不一样,简丛是硬邦邦地恃宠而骄,什么都不干也能让傅闻舟对他好,而傅闻舟是以柔克刚,对给简丛顺毛这件事得心应手。

    吃过早饭后,简丛和傅闻舟便直接去往《天籁唱腔》的摄影棚。

    他们到的时候秦星文他们几个已经到了,郝贤正和他们说着什么,估计是在打探简丛的真实性格。

    “呦,来啦。”卫海第一个凑过来和傅闻舟握手,道:“你好,我是丛哥的好兄弟卫海。”

    傅闻舟在外还是那个高冷影帝,只是面对简丛的朋友时,他的态度就温和了许多:“你好,我是傅闻舟,简丛的——”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简丛瞥了他一眼,接道:“前男友。”

    傅闻舟垂眼,掩住自己的失落。

    简丛一顿,他说的这句话好像确实不太合适,但傅闻舟也不至于忽然摆出这么一副可怜样吧!搞得好像他欺负人了一样!

    “对,但那都是之前的事了,现在你俩是合法夫夫对吧。”秦星文过来圆场,笑着对傅闻舟道:“久仰大名啊傅影帝,我是秦星文。”

    傅闻舟和他握手道:“你好。”

    陆凌丰和李维因也和他握了手,众人不尴不尬地寒暄了几句。

    “行了。”简丛都替他们尴尬:“赶紧去收拾东西,一会就彩排了。”

    把人赶走后,他才看向傅闻舟,无语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刚才是装的,傅大影帝以后可千万别接绿茶戏份。”

    傅闻舟惊讶道:“这么明显吗?”

    “就差写脸上了。”简丛瞪他。

    傅闻舟就笑,气的简丛想打他。

    另一头几人都拿好各自的东西,招呼道:“丛哥走了。”

    “好。”

    众人来到演播室开始准备彩排。

    《天籁唱腔》这个节目是圈子里的老牌音乐综艺,以全开麦、高质量、真实力为噱头,常驻三十多位著名乐评人,算是歌唱圈里的流行风向标。

    节目组每周都会请十位素人,以及五组小有名气的歌手参加节目。

    大家会先表演自己准备的曲目,之后按照现场观众投票,选出排行前两名的歌手和前两名的素人。

    然后再从这四人中,随机一位歌手带一位素人组成临时组合,之后从节目组的曲库中抽取歌曲进行表演。

    最后由乐评人加上现场观众一起投票,选出一组胜利者,成为当期的冠军。

    冠军会有两千元奖金,以及在各大音乐平台上,为期一周的置顶推广。

    而节目组每次都是以直播形式进行,只有每周日当天的一次彩排,对歌手们都是巨大的挑战。

    往期也有过某些实力不够的歌手现场崩音的「车祸现场」,当然也有发挥出色,完美解决节目组「音响坏了」等表演事故的名场面。

    这个音响坏了当然是节目组故意为止,看的主要就是歌手的临场反应。

    而这些小事故往往以出其不意的方式降临,一般也只有在四位歌手组队表演时才会出现。

    当然因为节目的主旨就是出其不意,所以每一期的嘉宾,节目组都不会刻意做宣传。

    不过即便这样,也挡不住观众们扒,甚至有人刻意在周日这天蹲点,就看有哪些熟面孔出现。

    而今天一大早就来蹲的记者们,还真拍到了劲爆消息——傅闻舟和简丛来了!

    傅闻舟和简丛热度确实高,但他们俩的本职仍然是演员,所以大家看到他们出现在《天籁唱腔》的录制地时,都很懵。

    【他们是去看节目了吗?当充场观众?】

    【谁来科普一下,这两人会唱歌吗?他们肯定不是去参加节目的对不对?】

    【假的吧,简丛最近是不是疯魔了,怎么什么热度都要蹭啊?】

    【黑粉们适可而止吧,人家私人行程被狗仔拍了还没说,怎么就成蹭热度了?】

    简丛真的是热搜体质,这么一个捕风捉影的消息,很快就已经被顶上了热搜,粉丝们都统一口径:非官宣不约。

    但即便如此,之前被简丛打脸后直接记恨上他的黑粉们,还是能找到办法黑他。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简丛早期的一个采访视频,主持人采访简丛时问道:“那小简平时喜欢听歌吗?有没有什么要推荐的?”

    这段采访是在《镜像》的宣传期进行的,所以简丛还没被扣上白莲人设,整个人还很正常。

    简丛认真回想了一下,然后道:“最近听赵鸢老师的歌比较多。”

    “那你平时也会和朋友们出去唱歌吗,或者自己在家唱一唱什么的?”

    “我经常唱啊,在剧组也唱过。”简丛笑道:“他们说我唱歌还挺好听的。”

    主持人接道:“是秦子石老师说的吗?”

    秦子石就是当时的《镜像》男主,那时候因为影片热度高,加上秦子石和简丛饰演的角色相爱相杀太带感,所以有很多cp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