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判官笔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十二章 你以为我真的在摸鱼啊?(求鲜花,求评价票)

    怎么莫名感觉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有点茶里茶气的。

    不过他现在就是没办法啊,人被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暂时服软咯。

    否则,以刻晴手中这把匣里龙吟的锋利程度来看,他应当不会有痛感就死绝了。

    他才不想英年早逝呢,好不容易才干完活,他可不要以这么憋屈的方式死去。

    可此时刻晴已经全然没有理智可言,她愤怒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王彦,手中的匣里龙吟更是带上了些许雷光。

    “刻晴,你得听我狡辩……啊不是,听我解释,事情真不是你想的这样。”

    “咱先把这匣里龙吟放下,在好好聊一聊成不。”

    这要是换做平时。刻晴也就听了。

    可如今王彦的手依旧扶在甘雨的羊角上,而甘雨也依旧倚靠在他的怀中。

    不管是任何人摆着这副姿势说这话,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你说,我听着。”

    刻晴表面淡淡的说着,但实际上手中的匣里龙吟却依旧没有要放下的意思。

    “嗯……这个,你看啊……”

    正当王彦尝试着找个合适理由解释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不对啊,他为什么要跟刻晴解释啊?

    刻晴顶多是他的上司,又不是真是他对象。

    自己就算是跟谁亲近些,恐怕也轮不到她管吧?

    如今他这一副被抓奸在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明明他根本就不用心虚啊!

    想明白了的王彦瞬间底气都足了,刚才是被刻晴这风风火火的模样给吓到了所以才没能想明白。

    如今脑子一转回来,他说话的语气都不像刚才那般唯唯诺诺。

    “我们刚忙完制定规章一事甘雨便累的睡着了,然后我就扶她进来休息给她盖被子,顺便好奇的摸了下羊角。”

    “除此以外,我没觉得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你确定?你真的只是在安抚累了的甘雨?你们俩是忙完才这样的?”

    刻晴有些不敢置信。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自己进来的一瞬间他会慌张?

    为什么自己拿着匣里龙吟逼问他的时候,他又会心虚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都让刻晴感到不解。

    如果是忙完了才这样,那他应该很有底气啊。

    就比如如今这副模样,才是王彦应该摆出的姿态。

    而不是像刚才那般,唯唯诺诺口齿不清。

    “我当然不必说假话,刻晴大人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桌上看看。”

    “具体的文件我们已经让慧心送上去了,但制定规章的草稿却还摆在桌上没来得及整理。”

    眼见着王彦一副有理有据的模样,刻晴便半信半疑的收起了匣里龙吟走到了桌子前。

    在匣里龙吟收回去的一刹那,王彦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少。

    在刻晴看草稿的期间,王彦尝试着继续和甘雨做无声的奋斗。

    好在最终他赶在刻晴没看完草稿之前便成功收回了双手。

    在甘雨没了人肉靠枕的一瞬间,她的眉头都因此而紧紧皱了起来,整张小脸上都像是写满了不舒服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