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桌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16.上山

    两男一女,步行出了儒城学院。

    秦可宝说:“二位,今日天气晴朗,适合去郊外游玩。”

    马户说:“咱们没有马匹,走路去吗?”

    秦可宝说:“有你便可呀。”

    “啊?”马户不明所以。

    秦可宝噗哧一笑,说:“你不是马户吗?”

    马户抠了一会脑袋,才省悟过来,红脸道:“你倒会取笑我。”

    秦可宝说:“开个玩笑啦。就算你真是牲口,两个人也不够骑咧。”

    毛翼飞暗暗叹气,马户在秦可宝心目中的地位委实低下,就连名字都拿来做文章。

    马户说:“那好办嘛,我回去,你俩去租一匹马不刚好吗?”

    毛翼飞忙道:“莫生气,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

    秦可宝也说:“我向你赔不是啦。”

    马户这才转怒为喜,不再计较。

    三人走出两里有余,秦可宝说:“这里离租马的马场还有上十里的路程,咱们还走吗?”

    马户说:“我没所谓,再走一百里都无妨。”

    毛翼飞说:“不如换个节目吧,荒郊野外的也没啥乐子。”

    秦可宝想了想,道:“附近有一座儒山,不如咱们登山去吧?”

    马户和毛翼飞都没表示异议。

    很快,三人来到了儒山的山脚。

    毛翼飞仰头望见,半山腰的山道上,密密麻麻的人头汇成了一道流水。

    山顶上,有一座大庙,门前的广场人头攒动、香火不绝。

    秦可宝走去路边,买下三串冰糖葫芦,走回来分了两串给马户和毛翼飞。

    “我们去买点香烛吧。”秦可宝指着不远处的小摊。

    三人到了小摊前,各自挑选了一套祭祀的物品。

    秦可宝准备掏钱付款,马户伸手制止:“这个不能代付,要自己买,否则就是没有诚意。”

    毛翼飞说:“有理,我都不懂这些常识。”

    三人上了山道,秦可宝走最前,马户跟在她身后,毛翼飞殿后。

    走不多远,秦可宝就娇喘吁吁。

    毛翼飞搡了马户一下,马户扭过头来。

    毛翼飞递出一个眼色,又做了个手势,示意马户搀住秦可宝。

    马户笑了笑,点点头。

    “秦可宝,还走得动不,不如我扶你上山啊?”马户说。

    秦可宝叉腰站定,摇头拒绝:“我还是自己来,正好活动筋骨。”

    毛翼飞暗骂马户愚蠢,这种事还要说出来,直接动手即可呀。

    所以当马户向毛翼飞做出无奈的表情时,毛翼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只差没骂出声来:“你这个蠢货!”

    三人继续前行,到了一个十分陡峭的路段。

    秦可宝望而却步,转身说:“此地甚为险峻,该如何是好呢?”

    说话间,一对眼睛却是对着毛翼飞滴溜溜直转。

    毛翼飞会意,伸手拍了马户一下,“去扶她!”

    马户却是一脸呆萌,看了看秦可宝,说:“这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毛翼飞气得直跺脚,说:“你不扶她,她怎么上去?你刚才怎么不提授受不亲呢?”

    秦可宝咯咯直笑,说:“我飞上去呗。”

    马户小声道:“爱儒兄,不如你来扶她吧。”

    毛翼飞瞪了马户一眼,走到秦可宝面前,说:“没啥好扶的,干脆我背你吧。”

    这本是一时气话,孰料秦可宝笑开了花,拍手道:“好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