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桌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15.多了一个问号

    “嗯,下一位。”老夫子说。

    接下来是一位女学员作诗,她随口说出四句诗来,引得众人叫好鼓掌。

    此刻,毛翼飞正在摸索口袋,里面有两个金元宝。

    心说分身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分走一个呢?

    于是,他驱动意念,对两个金元宝展开分离。

    如果两个金元宝能够变成四个,那么分身术才算真正成功。

    隔了一会,他伸手一摸,两个还是两个。

    望着黑压压的人头,心说要等这帮人吟诗完毕,起码得一个时辰。

    他走到老夫子身边,趁着学员还在走动酝酿诗作,对老夫子说:“老师,跟您请个假。”

    老夫子和颜悦色地道:“何事?”

    “肚子疼痛,要上茅厕。”

    “哦,那你回去歇息吧。”

    毛翼飞转身走了,心说老夫子现在还蛮懂做。

    不晓得院长是怎么跟下属们透底的,反正只要没人敢对自己撒野就行。

    他回到宿舍,关上门。

    坐到床上,动用意念驱使金元宝分身。

    很快,他就感到了一丝焦虑。

    金元宝毕竟是身外之物,与自身感应不强。

    意念驱动肉体尽管有难度,至少还是纤毫毕现地感知得到。

    特么这两个死元宝好像是故意作对,压根就不配合。

    眼下要是为了这个飞去找恩公,似乎有点小题大做。

    不克服嘛,心中始终悬着个问号,也不爽快。

    穿越来现世以后,毛翼飞遇到的棘手的麻烦不多。

    但是只要一碰到,就会令他心烦意乱。

    他不得不暂时放弃,出了宿舍,在外面溜达,平复一下心境。

    走到宿舍后面的院墙边时,看见一个人背对着他蹲在地上,似乎在吃东西。

    “喂!”毛翼飞喝道。

    那人转过头来,眼睛有点红,嘴角边还粘着毛发。

    “哎哟……六毛啊,你又干坏事啦?”

    六毛站起来,揩拭了一下嘴巴,眼睛的红光也褪了不少。

    这倒给毛翼飞带来了一点好感,六毛还晓得敬畏,至少是有所收敛,掩饰了一下难看的吃相。

    毛翼飞瞅了瞅地上的一片褐色的毛皮,问:“这个不是人身上的呀?”

    “嗯”,六毛怯怯地低下头去。

    “其实呢,如果是为了补充体力,不得已而为之,我倒也尊重你的这种看似恶心的进补方式。”毛翼飞话锋一转,“只不过,我坚信,在必要的时候,你不会在乎对象。”

    “啊?”六毛抬头诧异地瞅了一眼毛翼飞。

    “我是说,当你犯红眼病的时候,一定需要啃食毛发,只要是带毛的人或牲口都可以。”

    “不是的”,六毛看着毛翼飞,咬着嘴唇道:“人的毛发更管用。”

    “嗯,你很诚实。或许只是因为怕我才诚实,但仍然要肯定。”毛翼飞走到那块毛皮前面蹲下,看了看道:“这是狗身上的吧?”

    “是的。”

    “嗨……”毛翼飞站起来,“那只狗受到这种伤害,也是够戗啊。”

    “您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六毛离心似箭。

    “有。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

    “你们上回,为什么要来武馆比武?”

    六毛看了看周边,说:“上次比武是咱们掌门人安排的,只听一毛说,让我们放手一搏,不顾武馆方面的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