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囧二囧年 作品

第五百七十九章 聚光灯下

    所谓阿克夏记录,则是一种非物理层面的存在,世间万物都以编码的形式记载在其中,包括过去、未来、现在。学院地底深处的中央电脑,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阿克夏记录,全知的存在。它不过是一台巨大的中心电脑,里面储存了大量的信息,其中就有第一代不朽树学院的学员到最新一代的不朽树学院的学员信息。

    雨洛的资料就是高登从阿克夏记录中找出来的,当然,他没有获得学院的许可。高登原本由于各种各样的机缘巧合,偷偷摸摸地在阿克夏记录中留了个后门,这样一来阿克夏记录中级别不高的文件基本上他想查就查。

    言启的出身和他们两个不一样,那些关于雨洛的信息详尽到这种程度,肯定能猜出来高登是入侵了阿克夏记录才得到了这种情报。而在不朽树学院,私自入侵阿克夏记录,会给予最高级别的通缉等级。下场只有一个,当场击毙,然后丢进学院后山的湖里。

    不朽树学院现在虽然只不过是所学院,但高登却明白这个组织到底延续了多少年,他们的手段有多么残忍,杀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日常而已。高登可不希望自己被丢进后山的湖里,自然不会告诉言启关于雨洛的情报。

    “你在隐瞒什么,不过我大概已经有了头绪。”言启忽然说,他那双漆黑的瞳孔看着高登。高登忽然感觉到了颈椎一阵发寒,他强顶着压力与言启对视,没有露出破绽。

    “算了,我对这没什么兴趣。”言启忽然收回目光,“我想到另外一个解决方案,要听听吗?”

    ………………………………………………

    …………………………………………

    ……………………………………

    “如果我赢了,你们调查的东西,全都要给我烂在心里。如果我输了,就当我不曾与你们说过话吧。”言启再次复述了双方胜利或者失败所需要承担的后果,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体育馆中。

    “没问题,就这么决定了!”高登急不可耐地举手回复,虽然这乍一看言启根本就不需要负担什么责任,其实并不是。他现在极有可能有把柄落在言启手中,虽然言启未必能想到阿克夏记录,不过要是让他接着调查下去,想到阿克夏记录也不过是迟早的事。他要未雨绸缪,将这点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那么动手吧。”言启将视线转回黎初,声音凛然,整个人浑身的旗帜忽然一变,清流小溪一瞬间暴起成了浊浪江水,“一对一。”

    黎初深吸口气,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实说他整个人都还晕晕乎乎的,短短十几分钟内他就从水雾缭绕的浴池中来到地面光滑地反射着白炽光亮的体育馆中,空气闷着不由得让他心头也沉闷起来。

    最重要的是,他还要打一场完全没可能赢的架。

    言启家境不凡,这点黎初比高登还要清楚,能来这个生存率只有百分之三十的鬼地方上学自然也不可能是通过走后门进来的,黎初他敢肯定,言启身上肯定也有像高登那样的炼金石。

    面对这样的敌手,黎初他怎么可能赢?而且就算不用炼金石,言启以前是校篮球队的,十七岁时就能单手灌篮的人物,身体体格无论怎么说都比黎初这个平时懒得运动喜欢宅在家里的家伙要强。

    言启没动,黎初也没有动,他们两个看上去就像是早期西部电影中对决的枪手,当风滚草吹过后,他们两个就从身后抽出自己的枪,要么你死,要么我亡。黎初知道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是必输的那个,其实高登先前也提醒过他,输就输了,反正没什么损失。

    黎初在思索片刻后,得出结论的确如此,言启不过是让他们把那些关于雨洛的情报全部烂在肚子里,其实不用他教黎初也会这么做,这些毕竟不是什么值得到处宣扬的事情。

    但是只有一点,那就是让他不要说出去的人是言启,这让黎初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似乎有个小人十分不屑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像是在说你老几一样的。

    他虽然知道这些事情不能说,但言启告诉他不要说出去,和他自己决定不要说出去,这其中的差别还是很大的。而且,让他输给言启,这比杀了他还要让黎初难受。

    关于雨洛的信息,黎初是一个字一句话都不会泄露出去的,但是……这个决定是他自己做的,与言启无关。

    同时,他不想输。

    “吼,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还能燃起来。”黎初的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曾经听到过的声音,很快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无边的海洋下,白发银眸的少女。

    汐。

    黎初一愣,不过却并没有傻到这时候东张西望,汐的声音继续在他耳边响起:“既然你这么想赢,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当然,主要还是靠你自己,我最多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只能勉强让你和你面前这个家伙保持相差无几的战力。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说你对他的胜算不过是三七开而已,谁是三谁是七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你怎么打算的?”

    “求之不得,拜托了。”黎初回答,高登缩在阴影中看,发现黎初似乎变了,原本柔和的面部线条忽然不知怎么地变得刚硬,像是刀的锋刃一样,站在那里消瘦的身影像是柄插在地上的战旗!

    虽然体育馆内开了不少的聚光灯,可实质上照亮的区域就只有黎初周围的二三十米,其余的地方都是看不清楚的黑暗。同时这也是黎初与言启的战场,光所照到的位置就是他们可活动的区域。只要踏入没被光照的阴影区域,就算是输。

    “用炼金石吧,能来这里,你身上一定会那东西。用吧,那是你唯一的胜算。”言启说,黑如墨的眉毛往上一挑,“不过真是可惜啊,我和你同校三年,却没发现你是炼金石的拥有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