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二爷o 作品

第460章 故人入梦

    现在的一诺,已经完全的适应了高铁乘务的工作,熟悉了就轻松很多。

    忙完休息的间隙,可欣小碎步的跑了过来。

    “来来,这根鸡腿赏给你。”可欣把自己饭盒里的鸡腿夹给一诺。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打什么主意呢!”一诺大口吃着鸡腿,真香。

    “你这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欣笑的合不拢嘴。

    “哟,难得,看来是碰见好事了。”一诺反应到。

    “这个周末,我男朋友来看我。”可欣笑的和个傻妞似的。

    “还真是好事,请善良啊,不要虐我这单身狗。”一诺嘟囔着。

    “你也是,自从和刘彻散了后,就没见你再找,怎么,一个坑里陷进去了,就不打算出来了?”可欣问到。

    “没有,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吗,你算是幸运的,就别在我这炫耀了。”一诺说到。

    “不是我炫耀,是你真的该谈恋爱的,不行就从咱身边的同事找找,肯定能成,不瞒你说,好多来找我打听你的。”可欣说到。

    “是吗,那下次他们打听的时候你就说,别打听了,她不想谈。”一诺叮嘱到。

    “你听听你说的话,还是没有过去刘彻那个坎儿,你怎么的,还要守着一个念想过一辈子啊。人家都出国了,出国后跟你联系过一次吗?”可欣质问到。

    “不吃你鸡腿了,代价太大。”一诺把咬了两口的鸡腿又给可欣夹了回去。

    “好家伙,能不能行啊,这鸡腿都啃成这样了还兴往回送的?”可欣回到。

    “那你少说两句我就再吃了。”一诺说到。

    “得得得,算我多管闲事,赶紧的,吃光了。”可欣又把鸡腿给夹了回去。

    “这样聊天多痛快。”一诺又把鸡腿给夹了回来。

    眼瞅着鸡腿要吃光,可欣又多说话了。

    “看着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儿我才说的,赶紧找个对象谈着,不然你就等着当剩女吧!”可欣说完端起盒饭就闪人。

    气的一诺眼睛瞪的大大的,嘴里塞的满满的鸡肉,找谁说理去。

    慢慢长大后,一诺也就大约能理解爸妈当时的担心,毕竟当年自己才十八露头,爸妈的担心也是正确的。

    不过,这么些年过去了,一诺发现种种正确的事情下有一件事情被忽略了,那就是她真的是喜欢刘彻的。

    不然分手后,她也遇到过好多喜欢她的,但是每一个都没有感觉。

    没有当年她对刘彻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了,按说吃了鸡腿是该高兴地事情,但是她的心里酸酸的。

    因为又在忙碌一天的间隙想起了故人。

    “不行,这鸡腿太香了,我得再吃一个。”一诺嘟囔着又去要了根鸡腿。

    同事周涛一直在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姑娘。

    这样默默的注视着已经有几个月了,第一次注意到这女孩子是因为她真的是很能吃鸡腿,就大男人吃上四个也就顶了天了,但是这丫头一口气能吃六个。

    小小的身板也不知道这些鸡腿都吃到哪里去了。

    而且周涛也总结了,但凡这丫头狂吃鸡腿的时候,那就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

    今天这是怎么了,又是因为什么事情?

    一诺又要了四个鸡腿,坐在凳子上,那就是噼里啪啦的一顿吃,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头是大胃王呢!

    “怎么了这是,也没人惹她啊!”周涛小声嘟囔着。

    眼瞅着四根鸡腿马上就要进肚了,周涛拿去一旁的饮料走了过去。

    “给,给你喝。”周涛说到。

    一诺嘴里塞满了鸡腿,抬头看向眼前的男孩。

    “不会不认识我吧!我叫……”周涛看她的眼神,还以为这丫头不认识自己呢!

    不奇怪,这个叫姚一诺的平时除了和可欣说话,还真的不怎么交流。

    “不是!我知道你叫周涛。”一诺捂着一嘴的鸡腿说到。

    “行,那就行了,给,饮料想着喝了,怎么这么爱吃鸡腿呢!”周涛说完就接着忙去了。

    一诺瞅瞅饭盒里的鸡骨头,又瞅瞅一旁的饮料。

    嗯……确实是有点噎得慌。

    不过这个周涛为什么要请自己喝饮料?算了,就一杯饮料,大不了下次再还回去。

    喝着饮料,啃着鸡腿,一诺的心里没有刚才那么慌了。

    “看来妈妈说的没错,你心慌的时候不要胡思乱想,可能就是缺水了。”一诺自言自语到。

    可欣心里还是不放心一诺,刚刚自己是不是说话说的有点过!

    就在可欣拿着饮料返回吃饭的地方时,就瞅着一诺已经吃饱喝足,趴那睡觉了。

    嘿,自己真的是自作多情了,这丫头,哪有那么心思细腻。

    可欣喝着饮料转身就走了。

    谁知道,有的时候,人就算是睡着,心里想的事情也会入梦的。

    睡梦中,一诺又回到了大一的时候,那个去军训的大巴车上,那是她和刘彻第一次说话,紧接着就是刘彻为自己的事情受罚。

    一诺紧皱眉头,看的出来,是做了个不好的梦。

    然后就是两个人好上的那段甜蜜的时光,睡着的一诺都笑出声来。

    可是当梦到家里怎么也不同意,刘彻头也不回的去留学时,一诺被惊醒了。

    吓的出了一头的汗。

    “姚一诺,到时间了。”有人喊到。

    “来了。”一诺整理好着装,继续上班。

    这不是一诺第一次梦见刘彻,但凡想起他,以前的事情就和过电影似的在脑子里闪过,怎么也忘不了,重复记忆中只会更加深刻。

    现在她毕业了,刘彻也不知道回没回国,现在她稳定了,也知道自己以后生活的城市和工作是什么了,但是却再也遇不到让她心动的那个他。

    忙碌的工作确实是能让人暂时性的忘却一些事情,但是再忙也有不忙的时候,但凡是一个小小的间隙,刘彻就会无孔不入的进来。

    而这份情绪,她没办法和家人讲,也没办法让可欣理解,所以只能自我消化中,慢慢的成长。

    “一诺,咱们乘务长说这个月底我们要聚餐,都得参加,不能推脱。”同事说到。

    “行,大家聚餐怎么能迟到,我必须准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