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追野 作品

1692.不敢相信

    沈吟辰将稍微有些狼狈的赫连政从那堆书简之中给带了出来,那些书简上的字符几乎是迷花了赫连政的双眼,在被沈吟辰带走的时候,若非是赫连政被沈吟辰控制着,加上他本身就已经是有所虚耗,怕是要直接对沈吟辰动手了,当赫连政看清楚来的人是谁的时候,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这面前的人究竟是谁,他握住了沈吟辰的手,紧紧地抓着,沈吟辰眉眼皱了起来,她想要挣开,但是眼前的赫连政的样子又不是很好,几乎是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沈吟辰的身上,沈吟辰想要把赫连政丢开,但是赫连政的力道极大,沈吟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是忍着将他给搀扶到了座位上。

    将赫连政搀扶到了座位上,沈吟辰就将赫连政给甩开了,只是他的那只手还牢牢的箍在沈吟辰的胳膊上,沈吟辰用了力气也挣脱不开,“你的神智恢复过来了吗?若是已经清醒了,就赶紧松开手,别等我对你动手。”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过来,我等了你许多的日子,将消息递到你那里,结果你那兄长都已经是过来了,你偏偏失去了踪影,但是子怀的事情耽误不得,若是超过了一个月,他便是当真是已经回不来了,你若是赶不来的话,我又能够怎么办,”赫连政缓缓的松开了沈吟辰的胳膊,无奈的苦笑道,谢子怀出事之后,赫连政的的确确是慌了,他一直都在等待着寻找救治谢子怀的方法,沈吟辰寻不来,那他便只能是在赫连皇室所留下的典籍之中寻找踪迹,看看能不能够找到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奈何自己差点陷进去,“我在这里待了大约是十日有余,心里面有数却是不可控制,辰辰,还好你来了。”

    赫连政那副深情脉脉的样子,让沈吟辰看了着实是想要打人,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站起了身来,“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赫连皇室,以及你的东梁百姓,赫连政你还是好好想清楚,你自己并非是一般之人,就算是谢子怀不在这国师的位置上,你还在这皇帝的位置上,你好好想清楚。”

    沈吟辰这些话让赫连政陷入了沉思,也倒是提醒了赫连政,这东梁所依赖的便是东梁皇室赫连皇室,而不是这个深居在国师府之中的国师谢子怀,就算是谢子怀没有了,可是赫连皇室还是存在的,而作为一国之主的赫连政,还要负责整个东梁的百姓安全,就如同沈吟辰说的一样,他不应该陷入这样的魔障之中,他应该是为了东梁的子民着想,他若是要一意孤行,怕是东梁的百姓会承受不住这些,不过是一个谢子怀而已,赫连政的面色有些不是很好看,“你说的,我明白了,接下来该如何做我都知晓,不过谢子怀并不该这般消失,他的出现与离开都应该是有时间的,如今时间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