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林深 作品

第二百五十五章 牢狱问审

    廷尉衙门内,刘起被一桶凉水泼醒,紧接着是廷尉大人的中气十足的审问声:“大胆狂徒,竟敢设计谋害翊王妃,该当何罪!”

    刘起整个人被捆绑在审问台上,一盆冷水浇得他浑身一凉,颤抖着牙关迟迟说不出一句话。

    他低垂着脑袋,冰冷的水珠从他的凌乱的青丝间滑下,流进了他的内衫内,粘在他若隐若现的四块腹肌上。

    羽裳坐在问审桌后,看到这一幕,连忙别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了殷雲翊一双似大海般深沉的墨眸。

    她连忙摆手解释:“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幸亏没看见,否则.....”殷雲翊忽然凑近羽裳,俯身在她耳畔轻声道:“晚上有你好看。”

    坐在他们身旁的廷尉大人,见刘起不说话,本来想看看殷雲翊的意思,他刚瞥眼朝两人看去,顿时收回了尴尬的视线。

    你们当我这衙门是谈情说爱的地方呢?

    殷雲翊似乎察觉了廷尉大人的尴尬,倏地端正神色,收敛了眼角的笑意,冷冷道:“本王知道你只是个牙郎,若你说出幕后黑手,可减缓罪行。”

    “不,不可以,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刘起低着头,抬起狭长布满凶意的黑眸,直视着问审桌后的众人,眼底的血色翻涌。

    他的两只手被铁链束缚着吊在身后,不得不这样看他们,否则以他的个性,一定是平视或者仰视,绝不会低人一头。

    “不说可以,将重明带上来。”廷尉大人很会打亲情牌,招手便让手下将刘起的兄弟,带到了他的面前。

    当时参与买迷魂药的龅牙,被两位官差压在地上,脸几乎贴在了漆黑的地上,一个劲地对着刘起磕头道:“起哥,我是重明。你就将真相告诉他们吧,求你了。”

    重明因在赌场输没了钱,跑去跟城北有名的地头蛇赊账,结果连借的钱也一起赔进去了,他身无分文,惨遭毒打后,实在忍受不了就报官了。

    刘起站在审问台上,冷瞥了一眼跪在地上,鼻青脸肿的重明,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扯着身上的铁链,想要冲上前打重明。

    重明虽隔着铁门都感受到了刘起的怒意,吓得连忙往后爬了爬,低着头不敢看他。

    廷尉大人捊了捋胡须,缓缓道:“刘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否则你这兄弟一出衙门,遇见那帮地头蛇,必死无疑。”

    “活该。”刘起接话很快,说完便往地上碎了一口痰,表示对重明的失望与不屑。

    “起哥别啊,我一辈子愿为您做牛做马,等你从牢里出来了,你让我干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我不想死啊,哥.....”重明说话一激动,掩不住的龅牙外露,像一只灰头土脸的土拨鼠。

    “客栈地契,藏在我房间的第十五块地板下,你拿去抵债吧。”

    方才还火气朝天的刘起,现在语气平静的可怕,他这一做法,是甘愿自我牺牲,也要保守秘密了。

    “起哥待我出去还上钱,我一定会再回来看你。”重明感谢刘起的大恩大德,不由潸然泪下,随即挣开了官差们的手,走出了牢狱。

    重明以为刘起这么做,肯定还有后路可退,心安理得地跑回如意客栈找地契了。

    殊不知,客栈的地契,已经刘起的全部家当。

    “谋害王妃是不是当死,那就请廷尉大人赐我的痛苦的死法吧。”刘起仰天长笑,笑声像幽怨的空灵,回荡在牢狱上空,令羽裳毛骨悚然。

    羽裳见刘起如此倔强,凤眸灵机一动,摇晃着殷雲翊的宽袖,道:“王爷,他有情投意合的妹子,你快去让人打听,那个妹子在哪。”

    羽裳: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也许找到妹子,就能撬开刘起的嘴了!

    “听到了没?”殷雲翊向尖刀般凌冽的眸子,朝一旁的手下看了去。

    “属下遵命。”手下连忙拱手点头,一溜烟地跑出了衙门。

    “既然如此,那我们先歇一会儿?”廷尉大人说着,向殷雲翊递了个请求的眼神。

    “歇不得。”羽裳还没待殷雲翊开口,摆了摆手,一本正经道:“贵衙门放走了一个本王妃亲自抓拿的重犯,少了我足足一百两悬赏,不知现在罪犯抓到了没?”

    “额.....”廷尉大人很是无奈,抬起袖子拭了把汗:“已在全城下达通缉令了。待捕快们将沙暴逮捕归来,王妃应得的赏金,定会一分不少地送到翊王府上。”

    翊王府内任意一件宝物都价值连城,廷尉原以为羽裳早已视金钱如粪土,可没想到居然这么抠。

    “本王妃有个疑问,沙暴只身一人,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廷尉衙门逃来的?”

    羽裳问题犀利,衙役昨日去国公府参加庆宴去了,到今日浑身酒气都未散,自然是不知道沙暴是如何逃出的。

    廷尉大人也很想知道,转头看向了手下,拧起长眉故作凶悍道:“沙暴怎么逃出来的?”

    手下难为情地挠了挠后脑勺,开口道:“沙暴压根没被关进来,他在衙门口突然挣脱掉身上捆绑的粗绳,打伤了五名看门衙役,还,还将负责押送他的士兵一刀捅死了。”

    站在殷雲翊身后的侍卫闻言,不可置信地上前道:“那捆绑沙暴的绳子,乃幻音阁特制绳索,越挣扎越紧,沙暴怎么能可能挣脱?”

    “还有一种可能。”羽裳一手支着下巴,微眯起凤眸,猜测道:“沙暴是幻音阁的人。”

    “不可能。沙暴这个人无恶不作,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恶霸,前些日子还扬言要杀了幻音阁的幻长老,是不可能和幻音阁有任何瓜葛的。”

    侍卫阿渊,在翊王府负责情报,乃千凌月的徒弟,他收集到的情报一般不会有误。

    “找人这件事,翊王府或许能出一份力。”

    殷雲翊沉默许久,唇角忽勾起一抹难解的笑容,看得人心里发冷,根本不觉得这是笑,到像是一分威胁。

    沙暴一日未逮捕,他那小舅子羽琊的性命便一日未能有保障,为了不让羽裳担心,他自然是会出马摆平的。

    但在这之前,他还想让廷尉欠他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