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里有作 作品

第576章 正气与实力

    第二天上班时间,耿老大看见兄弟脸上贴着一块纱布,他感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趁当值班长不在场,他把耿老二拽到包装车间的一个角落,指着对方脸上的纱布问道:“老二,你老实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没,没事儿,昨天晚饭后,我帮家里干点活,天黑,被绊了一跤,脸上磕破了皮。”耿老二支吾道。

    “你这不像磕破的,让我看看。”说着,耿老大就要动手揭他兄弟脸上的纱布。

    “干什么呀?怎么还不相信我说的话?”耿老二拒绝道。

    “你说对了,我就是不相信你说的话。我问你,昨天下班为啥没跟我一起走?”

    “当时不是跟你说了嘛,有个朋友找我有点事,我让你先走一步,谈完事情后,我就回家了。”

    “你别骗我,跟我说说,哪个朋友找你?你的朋友我都知道。”耿老紧追不舍。

    “你别这么刨根问底好不好?在你面前我还不能有点隐私吗?你管的也太多了!”耿老二对大哥的行为很不满意。

    “我也不想管那么宽,但你必须跟我说实话,昨天下班后,你是不是等着找袁助理去了?”

    “哥,你能不能别打听了?”耿老二不想说出实情。

    “就冲你说话这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就能猜个差不离。说吧,你找人家干什么去了?把扣你的工资要回来了吗?”

    耿老二低下了头,过了好一阵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是找他了,但......但是,这家......家伙真有两下子。”

    “被人家揍了吧?看你这脸上,还跟我撒谎。怎么样,你没伤着袁助理吧?人家是公职人员,如果他报警,警察还得找你。”

    “他才不会报警呢,他又没吃亏。”

    “这么说来,你俩动手,挨揍的是你,人家啥事儿没有?老二,我怎么跟你说的?我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却背着我去找人家打架,这回吃亏了吧?除了脸上,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如果伤害严重,咱们虽然不报警,但也要让昌达集团负担医药费,给你算工伤。”毕竟自己的兄弟吃了亏,耿老大非常心疼。

    “你可拉倒吧,还算工伤呢,公司不进一步追究责任就算捡便宜了。不过我体会得到,袁国刚算是手下留情,点到为止,我才只擦破了脸皮,否则,真有可能伤得很重。”

    “是啊,你这属于寻衅滋事,按理说公司完全可以追究你的责任或报警,如果他跟你交手选择点到为止,说明对方不想伤害你。要是他不再追究,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当然是不提扣罚的工资了,要不还能怎么样?”

    “不是说现在,这次扣罚的钱还能要吗?人家也不可能还给咱们。我是说接下来怎么办?咱们还跟以前一样?我的意思你知道吗?”耿老大有些着急。

    “接下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你说怎么办?”

    耿老大考虑片刻,“老二,要我说,如果还想在这里上班的话,咱们就得收敛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你说呢?”

    “听你这意思,以后咱们哥俩就要跟那些傻逼工人一样,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乖乖听从班组长管理?”对那种状态,耿老二显然有些恐惧。

    “要不还能怎么办?看这架势,你想颠覆昌达集团的规矩,显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不可能的,人家这么大的企业,仅仅一个行政主管咱们都对付不了。”

    “大哥,按你的想法,我看你是认怂了!好歹你我兄弟也是开发区这一片的道上人,就这么举手认输,是不是太窝囊了?”

    “老二,咱们哥俩在开发区这一片曾经确实辉煌过,但好汉不提当年勇啊!不是向你泼冷水,现在面对的是昌达集团,这家企业太大了,人家拔根汗毛,都比咱们腰粗,你跟袁助理交过手了,不说别的,就他这一关,你就过不去,你还想怎样?”

    耿老二表面上仍不服输,但他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憋了半天,才很不情愿地说:“我无所谓,你是大哥,听你的。”

    耿老大对这位兄弟并不放心,上次说好了不让他单独行动,结果他还是背着耿老大去找袁国刚闹事,幸好是他被对方教训了一顿,要是伤了袁助理,耿老大认为昌达集团绝不会善罢甘休,起码会报警,耿老二轻则吃官司,甚至被法办。

    “要是听我的,我觉得咱们应该收敛了,毕竟你我兄弟已经四十来岁,有家有口,为了老婆孩子,咱们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而应该认真工作,踏实挣钱,养家糊口,尽到一家之长的责任。”耿老大语重心长地劝道。

    耿老二想了想,“按理说你的想法也没啥不好,就怕袁国刚反过来抓住不放,非要跟咱们过不去,你不就成了一厢情愿吗?”

    “从那天在他办公室跟他交谈的情况看,袁助理不像故意找麻烦那种人,连你主动上门惹事,人家属于正当防卫,他既没想伤害你,又没报警,我觉得这人很理智。”

    “但愿如此吧,只要袁国刚不故意加害你我兄弟,从今往后,咱们就乖乖地做个车间操作工。”

    “咱们先摆好自己的姿态,他跟你我没有个人恩怨,我觉得他不会苦苦相逼。”

    ......

    过了三四天,袁国刚假装检查工作,在未通知基层领导的情况下,单独去昌达制药公司转了一圈,他先去几个生产车间走马观花地看了看,接着到包装车间挨个班组查询,走到耿氏兄弟所在的班组,当值班长过来迎接,“袁助理,欢迎你来我们班组视察工作!”

    袁国刚朝对方摆了摆手,“你们忙自己的,我不检查工作,只是随便看看。”

    包装过程属于流水线作业,五六条包装生产线,并排于二十米宽,七八十米长的车间。从外往里,袁国刚转到最里面那条包装线,那里有耿氏兄弟的岗位,当他走到中间位置时,耿老大停下手头的工作,转身跟袁国刚打招呼:“袁助理,来车间视察工作啦?”

    袁国刚停了几秒钟,又迈步往前,并随便答道:“哦,我随便看看,你们不要耽误手头的工作。”

    当袁国刚经过耿老二的岗位时,他朝对方瞟了一眼,见耿老二正在埋头工作,故意装作没看见他从跟前经过。

    从包装车间出来,袁国刚迎面碰见包装车间主任和药业分公司经理朝他走来,“袁助理,你到制药公司视察工作,也不先来个电话,我们也好陪同你呀!”

    “我只是到基层走走,随便看看,要你们陪着干什么?”

    “看完了吗?我们再陪你转转吧。”

    “看完了,走吧,到你们办公室坐坐。”

    一行三人来到制药公司经理办公室,袁国刚坐在单人沙发上,手里端着包装车间主任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过来的一杯茶,“怎么样?那些被集团公司行政部门处罚的员工,有什么新动向?”

    “被集团公司处罚的员工?在制药公司只有耿氏兄弟两个,他们----,唉,这件事你最清楚,他们俩现在怎么样?”制药分公司经理向包装车间主任问道。

    “他们两个----,前几天还骂骂咧咧,这几天突然听不见他们嘟囔了,而且安排的工作都能接受,不像从前那样挑三拣四故意找别扭了。”车间主任这才猛然想起发生的变化。

    袁国刚略带欣慰地点点头,“那就好,说明他们愿意好好工作了。既然如此,从今往后,对耿氏兄弟和其他员工一视同仁,既不要歧视,也不要迁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可是,他们兄弟俩的社会背景复杂,我们在管理上确实很为难,袁助理,要是有机会,还是请你把他们调到其他地方去吧。”

    “咱们这里是企业,他们到昌达集团的目的只是为了工作,跟社会背景复不复杂有什么关系?我说了,从今往后把耿氏兄弟当做普通职工对待,在管理上还有什么为难的?”袁国刚道。

    “袁助理,听你这意思,耿氏兄弟不会再像以前那么不服管束了?”包装车间主任将信将疑。

    “应该不会了,刚才我看他们兄弟俩都在专心工作呢。不过你不用担心,对他们保持平常心态,这兄弟俩有任何情况,你可以随时向我反映,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是了。”

    两位基层领导对袁国刚的话还是有些疑狐,但又不能明说,只好试探着问道:“袁助理,那天耿氏兄弟说要去找你要罚金,他们这两天突然变得这么老实,是不是你把罚金退给他们了?”

    袁国刚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不明白你们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你们也不想想,要是我把罚金退给他们,耿氏兄弟会突然变得老实,还是变本加厉?”

    “没退给他们呀?那天从这里离开时,耿氏兄弟暴跳如雷,破口大骂,看上去好凶哦!”

    “开玩笑!我代表昌达集团对他们做出的处罚,岂能随便更改?堂堂昌达集团,所做的任何一项决定都是非常严肃的,哪能因为几个地痞流氓的行为而破坏规矩?”袁国刚不屑一顾地说。

    “原来是这样!袁助理,你用什么办法让他们变得老实的?这两个家伙以前太让我们头疼了。”

    “摆事实,讲道理,他们再凶也是人,是人就能听得进人话。”

    “哎哟,我们以前也没少给他俩讲道理,可他们就是听不进人话,你是总监助理,道理可能比我们讲得好。”

    袁国刚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理解你们此前的难处,事情哪有说的那么简单啊!你们怀疑的没错,要是耿氏兄弟那么容易听得进我讲的道理,他们就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问题是这两个家伙,尤其是耿老二,根本就是个混蛋!”

    这番话让两位基层领导更是一头雾水,“袁助理,你究竟用什么魔法制服了耿氏兄弟?”

    袁国刚直言道:“哪有什么魔法呀!凭的全是正气和实力。”

    “我们不懂你的意思。”

    “要对付流氓无赖,唯有正气与实力,而且两者缺一不可。光有正气没有实力,缺乏威慑作用,对方很难服气,有实力无正气,容易被拉下水,进而跟对方同流合污,因为他们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让你防不胜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