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困梦 作品

第646章 多吃一口不会胖

    “哇——”猫娃被自己二姐凶巴巴的样子给吓住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哪家人?你不是江家人你就给我出去!一大清早在这闹。”孙老太刚好从屋里又给孙子摸了些糖糕赶出来,听到这话顿时火大了。

    “别哭了,咱猫娃听话啊,你宝儿哥哥他们要去玩虫子呢,咬人的,疼得很,咱不去啊。”江小凤见状赶紧上前哄猫娃试图将这场风波缓过去。

    “就是,那里还有好多田耗子,最喜欢咬奶娃子了,你不怕?”江澄着急出发,也赶紧跟着哄人,“你啊,就在家乖乖等着啊,我和你哥给你带叫织子回来玩儿。”

    猫娃听着他们左一口“咬人”,右一口“咬人”的,终究还是给唬住了,连哭声都小了许多。

    “铁蛋,你们想抓叫织子啊?那要不再等会儿,孙奶奶给你俩编几个草笼子去?”孙老太上一秒还集中在二孙女身上的注意力一瞬就被自家孙子的事情转移了。

    江小慈在江小凤的眼色下,十分不甘地甩手走开了,临走还瞪了一眼越来越跟自家离心的猫娃。

    亏爹娘那么疼他。

    江贵宝无声询问过自己的老大后,抓起手里提的饼子对孙老太摇摇头:“我们等会用这布巾把叫织子兜回来。”

    “那……行吧,”孙老太也没说这布是专门用来装吃的这种扫兴的话,直接把糖糕递了过去,“宝儿,这糕拿着,那点饼子怕是不够吃的。铁蛋,等下晌玩够了就早点带宝儿回来啊,可别乱跑太远了。别让其他娃子欺负我们宝儿啊?”

    话是跟江澄说的,东西是塞给贵宝的。

    江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贵宝这告状的本事,村里谁敢欺负他啊?现在他更是仗着夏夏对他好,可成天得意得快上天了。

    那糖糕江贵宝本来不想再拿的,不是嫌弃什么的。对他来说,虽然婶婶做的零嘴更好吃,但奶买的糖糕也不算难吃的。

    只是,婶婶都说了今日还会带好吃的,他就懒得再拿那么多了。

    可阿奶坚持。

    他看向一旁已经停止哭泣只小声抽噎着并眼巴巴望着他的猫娃,还有轻声哄着他又嘱咐自己要小心长虫的大姐,一人给分了一块糖糕。

    “猫娃你乖乖的,不能哭了啊,等宝儿哥哥回来还给你带好吃的。”

    孙老太见贵宝把金贵的糖糕分了快一半出去,皱皱眉,嘴巴动了动,看向不停推拒的大孙女和懵懂的小孙子,终究啥也没说。

    江澄和贵宝跑着去喊了大毛二毛俩人,等四人聚齐正准备往阿元家去时,贵宝倒开口了:“不是还有娟子姐吗?咱不叫她一块啦?”

    大毛略显尴尬地移开了眼,江澄好像才想起有这回事,二毛想想:“可能阿元老早就喊她去了呢,而且我们去她家喊的话,万一于小荣知道了要一块跟去,咋办?”

    大家均以为然,决定还是先去阿元家汇合再说。

    不过贵宝这一提倒让大毛想起了那天和于娟做的约定,于是,他带着仨小孩先往村南的坡边去了。

    于家这头,小孩们那边的豆浆第一遍磨完了,她又让磨了两遍。今天这豆浆是要放到中午喝的,不弄得细腻些,到时候上层就只有淡水味了。

    她在一边把一会要用的风筝线编好才弄的早饭。

    为了减轻俩孩子的工作量,她本来就没预备早上豆浆的份,再来,每样食物一天定量吃一些就行,多了也可能增加身体负担,造成负面影响。

    反正豆浆是不喝了,磨好了煮开了就放在一边晾凉。炖了一早上的大骨汤,这会儿用烙饼剩下的面下了三碗面条,添上卤味和青菜,就是既暖胃又满足的一顿早餐了。

    三人正吃着呢,院外的动静就大了起来,那两颗桃树都似乎被几人过路带起的风刮下了不少花瓣。

    是小黑仔他们。

    来的可真早啊!不过,孩子们的心情她是能理解的,早点出发肯定能在外边多玩一会儿,是她拖了大部队后腿了。

    “婶婶,我来啦~~”贵宝划桨似地挥舞着双手奔进了门,得到了迎出来的冯时夏第一个大大的笑脸和摸头。

    “阿元,你们才吃早饭啊?”二毛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进屋。

    “唉,大人都一样。”江澄小声嘀咕。

    “啥一样?”小豆子对江澄的话从来都特别敏感。

    “就是自己起不来还总让小娃子大早起来。”江澄撅撅嘴,他爹就总是这样,全家总是他起得最晚。

    小豆子一下子就领悟了这句话的内涵,他可气了:“江澄你别胡说,夏夏才没有睡懒觉的。天蒙蒙亮我们就起来了,我们做了好多好多好吃的。”

    “那么那么多,”于元听到对话,忍不住也伸手比划了一大个圈来争辩,“我和阿元还磨了好多好多豆子水,磨了好久的,夏夏说带出去喝的。”

    大毛对“挑事王”江澄也是无奈了,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背,示意对方赶紧打个圆场,自己则同样站在门口没动,不过他注意到于娟并不在。

    优先进屋的贵宝对此毫不知情,一点不带客气地就自动爬上了条凳,主人般地对着还在门口的几人招招手:“婶婶,阿元,豆子,你们快来吃饭啊,不吃就要凉啦~”

    冯时夏嘴角抽搐了下,思考着要不要给这几个孩子再下点,反正现成的汤和料都有。

    大毛、二毛和江澄一眼就看出了贵宝的意图。

    江澄:“江贵宝!出来!”

    二毛:“贵宝,你刚刚才吃了早饭的,别吃了,不然等会肚子胀到走不动我可不会管你。”

    大毛则直接用眼神表示得明明白白。

    “可我还能再吃一点的。”贵宝扭扭身子。

    “那你要吃就吃你奶给你带的饼子和糖糕,免得你一会儿又说拿不动,我们可不会给你拿的。”江澄冷哼一声。

    “就给贵宝吃几口吧?对吧,贵宝?”已经回桌的于元见不得小伙伴馋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帮着说了话。

    “可他太胖了……”小豆子却忍不住揭穿。

    贵宝刚刚因为于元的话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小眼神瞬间怨念地转向李金豆。

    “那,那你就尝一口吧?尝一口不会胖的。”小豆子还是被看得有些心虚了,煞有介事地弥补道。

    “嗯,我就只尝一口,”贵宝对着门外的反对派们大声宣告,然后转头对李金豆灿烂一笑,“豆子,我想吃你碗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