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李 作品

平行时空

    晚上吃过饭,两个人就坐在地毯上聊着天。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其实自从结缘山三天一营业,羽生和吟夕只去了一次,之后每三天,清、灵儿、四月帮忙打理着。

    吟夕坐在羽生的腿上,双手环抱着羽生的脖颈:“我们明天去看看结缘山吧。”

    羽生用头抵着吟夕的头,颇为宠溺道:“好。”

    吟夕咯咯的笑着,羽生抱住了吟夕笑着说:“花好月圆什么时候营业。”

    吟夕想了想:“后天。”

    羽生点了点头:“可以。”

    吟夕笑着,抱紧了羽生,羽生轻轻的拍了拍吟夕的后背:“洗澡去。”

    “嗯。”

    羽生宠溺的抱起吟夕向浴室走去

    吟夕笑着说:“我最近有没有变重。”

    “没有。”

    “真的吗?”

    “当然啦。”

    吟夕笑了笑,过了一会儿,两个人从浴室出来,吟夕快速的钻回了被窝,羽生关上了灯宠溺的抱着吟夕。

    两个人甜蜜的入睡了……

    此时的梁业和何晨风在寂灭宗的庭院里聊着天。

    “你明天就要走了吗?”何晨风低声问道。

    梁业点了点头:“是啊,你有什么打算?”

    何晨风抬头看了看天空笑着说:“打算?等府邸建完搬过去,同时帮着羽生和吟夕打理花好月圆。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了。”

    “终身大事呢?”

    何晨风嘴角勾起一抹苦笑:“那种事对我来说不重要了,看情况吧。”

    梁业笑了笑:“最近我家可是一直催促着我。”

    何晨风点了点头,轻声问道:“有心怡的对象吗?”

    梁业笑了笑说:“现在对我来说,娶谁都是一样的,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

    何晨风微愣:“放弃寻找真爱了。”

    梁业笑了笑,看着何晨风说道:“你不也是。”

    何晨风微微摇头:“人的一生会喜欢许多人,但只有那一个是惊艳了岁月,无人可以代替的。”

    梁业看着何晨风微愣:“你说的对。”

    何晨风的声音再次响起:“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枕边人就是心上人,可是往往事与愿违。不过经过时间的流逝,心上人是心口的朱砂,住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不会轻易触碰,而枕边人就变成了亲人,责任。”

    梁业说道:“赤石漪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吧。”

    何晨风笑了笑:“嘉许和她挺配的,嘉许可以照顾赤石漪。我虽然明白许多的道理,你让我现在就去接纳别人,我做不到。”

    梁业挑了挑眉:“好吧,回去睡觉吧!”

    梁业说完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口的停住了脚步。

    枕边人和心上人吗?看来只有吟夕和羽生身为神明才可以收获完美的爱情呢?

    对于人类来说,枕边人是心上人还真是奢望啊!

    何晨风低头一笑,看向吟夕的房间,终究是以亲人亦或是朋友的身份来陪着她了吗?

    如果那时他没有接过任务卡,没有进入那个森林,现在吟夕会不会嫁给她了呢?

    想到这里,何晨风轻声一笑……

    此时的赤石漪,坐在床上,发着呆……

    海底月是天上月,可眼前人并非心上人……

    赤石漪嘴角勾起,看来她真的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

    竖日

    赤石漪站在嘉许的家门前,嘉许一出门看见赤石漪微微一愣:“石漪?”

    随后嘉许注意到赤石漪的包袱。

    赤石漪上前脸上的神情淡然轻声说:“嘉许,我昨天想了一夜,我果然还是不能放弃何晨风,我也没有办法嫁给你……”

    嘉许眼里满是悲伤,笑着说:“所以说你要去努力啊,何晨风他现在……”

    赤石漪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曾经以为我很爱何晨风,可是我看了何晨风对吟夕的爱,让我动摇了,我对何晨风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嘉许,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走了,我想看看这个世界,看之前我所没有注意到的,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明白爱到底是什么……”

    嘉许哽咽着说:“自己去吗?”

    “是啊,无论是你还是何晨风都值得更好的人。”

    嘉许有些慌张:“你真的不在努力一下了吗?现在何晨风已经和以前不同了,他会接受你的。”

    赤石漪嘴角勾起:“不必了,这样就够了。”

    嘉许眼里带着泪花:“如果你知道了什么是爱,就会回来了吧。”

    微风吹过,赤石漪的脸上似乎多了些释怀,她轻微的点了点头。

    “再见,嘉许。”

    说完转过身,就向某个方向走去。

    嘉许的眼里闪着泪花,嘴角挂着笑。

    爱是什么,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此时

    笑一来到了恩格的古屋,他再一次踏上着他充满和寂雅回忆的地方,他站在木屋前,望着木屋有些出神……

    小狸看见笑一来了,喵喵的跑了过来,似乎见到了亲人,笑一抱起了小狸轻声问道:“这么多年,谢谢你一直守护着这里,保留着我和寂雅间唯一的东西。”

    小狸喵喵的蹭着笑一,这时,忽然从不远处,有两个人的身影笨拙的走来。

    笑一微微的眯起了双眼,随后寒英和吾忱出现在笑一的视线里。

    寒英和吾忱边走路边拌嘴,吾忱用手推了推寒英,寒英抬起头看见了笑一,愣住了几秒,随后笑了。

    “真没想在这里陪着寂雅的他,是你啊。”寒英笑着说道。

    笑一说道:“你来这里有什么打算。”

    寒英看着古屋说到:“我没什么打算,这里似乎已经不需要我在来了,一切都结束了。”

    笑一看着小狸说道:“这个山谷是神奇的,它有着古老的神力,它会监视来这里的人。”

    寒英说道:“你看过寂雅的日记了吗?”

    笑一微愣:“没。”

    “寂雅的日记中提到了两个他,一个是监视他的人,一个是陪着他的人。”

    “监视他的除了这个神奇的山谷,就是前任城主古了吧,陪着她的就是你。我看了寂雅的日记其中有一篇是这样说的”

    “缘分是神奇的,我本不该属于这里,可是却在这里遇见了他,他与江森的父亲是如此的相像,甚至他就是江森的父亲,我的丈夫。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会爱上他,尽管他不记得我。来到这个世界与他再次相遇这是何其的幸运。世间的一切真的是如此的神奇,如果你现在身处的世界不能与爱人相守,那么也许在某个你们已经相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就是这样……”

    笑一微愣,疑惑的看着寒英。

    寒英笑了笑说:“寂雅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那个属于她的世界里她已经结婚了,结婚的对象就是你,后来你不在了,她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世界。再次与你相遇,你看缘分多奇妙。”

    笑一眼里闪着泪花:“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里我并没有和她在一起,而在某个里我们已经结婚了,有了孩子。”

    寒英笑着点了点头,轻声说:“这篇日记被我撕了,已经不重要了。无论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笑一轻声一笑问道:“猫精灵是留下,还是带走。”

    寒英笑眯眯的看着小狸:“小狸,你想不想吟夕啊,我把你带去吟夕的身边怎么样?”

    笑一微愣:“是啊,这么多年一直守护着这里,终于可以享福了呢!”

    寒英和笑一说说笑笑。

    吾忱看向古屋笑着呢喃:“吗?好神奇。”

    三人聊了一会,就带着小狸走出了山谷,笑一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古屋,嘴角扬起微笑,一切都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