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91、第 91 章

    一群人蜂拥而至小兔的微博下。



    助理可爱兔:啊呜吞下这口钻石狗粮。照片jpg.



    照片上是一整套的粉钻首饰, 除了耳环项链之外,还有秦梵没有佩戴的手链跟戒指。



    强势打脸了那些说秦梵项链跟耳环是借的。谁借一整套首饰就戴两件, 明显是自己的东西,才想戴什么戴什么。



    粉丝们顿时神清气爽,将这个截图丢在热搜词条上,看他们还说仙女首饰是借的。



    然而还是有杠精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杠的角度——



    “真不懂粉丝们得意什么,助理就发了张照片而已,谁知道是不是图文不相干。”



    “粉随正主呗,秦梵什么德行她粉丝就什么德行,都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对呀,这首饰也没写她的名字,谁知道是不是借来装逼的。”



    “……”



    不得不说, 这些人毫无逻辑的颠倒黑白,真的会让路人对秦梵观感变差。



    秦梵粉丝们自然不允许, 于是两方各执一词。



    倒是有放大镜路人将小兔发的照片首饰盒角落位置圈出来:



    路人:“这里的‘璨璨’是主人的名字吧?所以真不是秦梵的啊。”



    路人这话一出, 神清气爽的轮到杠精们。



    别说,他们都没发现这么小的刻字呢。



    杠精们:“哈哈哈哈, 秦梵粉丝真承包了我本年度笑点,笑死了。”



    “看清楚哦,写的不是秦梵, 是‘璨璨’,人家给璨璨的。”



    “噗,路人打脸最为致命。”



    “秦梵粉丝呢?脸疼吗?”



    “之前不是有人说秦梵是私生女吗, 难道真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小家子气。”



    “而且又蠢又傻, 以为让助理发张照片就能引导大家磕cp转移话题。”



    “她把谢佛子当什么,炒作的工具吗?”



    “胆子够大,也对, 胆子不大怎么能设计嫁进豪门,还把无情无欲的佛子骗得非她不可。”



    “谢佛子再如何也是男人,你们想想看秦梵那张脸,就是男人最致命的武器……”



    “有张脸真好呀。”



    “……”



    很快,网上舆论就成了作为豪门私生女的



    秦梵设计嫁入谢家,又凭借那张勾魂夺魄的脸蛋迷得谢佛子神魂颠倒。



    秦梵结束大秀时,才知道自己居然有了新的外号——秦狐狸精。



    她才不是狐狸精,谢砚礼才是真的男狐狸精好吧。



    秦梵表情怠懒地靠在车椅上,看着国内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



    温秘书坐在副驾驶,神色略有些凝重:“太太,有人在各大平台散布您是豪门私生女的新闻,好像笃定了您不会公开家世一样。”



    秦梵极度厌恶秦家那一家子,自然不愿意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那人大概太了解她,才会利用这种舆论,即不让秦梵在娱乐圈干干净净的,又让她没办法澄清。



    如果秦梵要澄清自己不是豪门私生女,必然要牵扯出来秦家那一摊子。



    想到秦母,温秘书觉得太太大概宁可认了自己是豪门私生女,也不愿承认自己与秦家的关系。



    果然,秦梵听温秘书说完,慵懒的表情淡了淡。



    抿着唇不说话时,那气场像极了谢砚礼。



    温秘书感受最为真切。



    蒋蓉皱眉问道:“谁这么了解你?”



    “秦予芷?”



    她脑子里顿时冒出来这个人的身影。



    秦梵指尖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手机屏幕,“她没这个智商。”



    不过秦予芷没这个智商,但其他人有啊。



    她看向温秘书,缓缓道,“温秘书,你查一下这段时间,秦予芷都见过谁,做过什么事情。”



    秦予芷那个人又蠢又毒,上次吃了那么大个闷亏,定然会报复。



    无论这次是不是她,警惕些总没错。



    温秘书立刻应道:“是!”



    “不过,那这次网络上关于您是私生女的传闻,您打算如何处理?”



    秦梵暂时没做声。



    温秘书试探道:“不如先把这些假新闻撤掉?”



    秦梵还没答,蒋蓉已经开口了:“也不必撤掉了。”



    秦梵与温秘书一同看向她。



    蒋蓉示意他们看手机:“就在刚才,谢总发了微博。”



    “舆论应该要彻底扭转了。”



    温秘书:“噗……”



    现在谢总发微博他这个首席秘书居然不是第一个知道的!



    这时,他手机微博的特别关注提醒



    姗姗来迟。



    确实是谢总长草的微博终于出现第三条微博,自然,也是关于他太太的。



    这次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谢砚礼v:璨璨@秦梵。



    顿了几秒,温秘书喃喃道:“不愧是谢总,简单粗暴有效。”



    是他们想多了,删什么微博,撤什么热搜,谢总一句话秒杀,即澄清了粉钻确实是他送的,又再次宣告谢太太的重要性,再有人趁机浑水摸鱼抹黑谢太太,也得掂量掂量。



    果然,如温秘书所料,谢砚礼这条微博发出后,隔壁谢氏集团官博列出来密密麻麻一堆微博账号,并发布微博——



    谢氏集团v:网络从来不是法外之地,律师函记得收。照片.jpg



    有心人搜一下这些账号就知道都是造谣秦梵是私生女的人。



    这下,他们删微博比什么都快。



    这一个个反转看得粉丝们应接不暇。



    秦梵粉丝:这就是有靠山的感觉?撕逼都不用粉丝出手的?



    粉丝躺赢?



    怎么办,好像有点爽哦。



    恰好车子在酒店停下。



    秦梵下车就看到了站在欧式立柱下的男人,一袭惯常穿得暗纹西装,低调工整,外面穿了件黑色双排扣大衣,身影修长挺拔,煞是惹眼。



    秦梵旁若无人地朝着他走过去,踩着高跟鞋越走越快,最后是跑起来的。



    原本裹着的那件羊绒披肩从肩膀上掉下去都没在意。



    露出身上那件如桃花漂亮盛放的抹胸小裙子,比偶像剧还要浪漫。



    然而谢砚礼接住秦梵时,对话却没有任何梦幻浪漫的意思。



    秦梵钻进他怀里,“嘶,好冷好冷,快点抱住我!”



    两条纤细的小腿都冻得打哆嗦。



    虽然冬去春来,但f国的平均温度还是在十度左右,并不适合穿着小裙子到处晃荡,尤其是秦梵这个怕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