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61、第 61 章

    温秘书手指已经碰到绸滑的布料, 乍然听到谢砚礼的声音,陡然顿住:“不挂了吗?”



    休息室挂了这么巨大的两幅画,他打算取下来才能挂相框。



    谢砚礼音质清冷:“温秘书,我让你挂这吗?”



    修长指尖按在淡青色的佛珠上, 可见耐心已经严重不足。



    这间休息室, 自从两幅油画进来后, 便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温秘书顿时想起boss那句话:挂墙壁上。



    还真没说挂休息室墙壁上。



    但是??



    把接吻照挂在办公室墙壁上?



    人来人往的,谢总不会害羞吗?



    温秘书没敢吱声, 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谢砚礼看着他, 嗓音淡了淡:“自作聪明。”



    “东西放下,出去。”



    “是!”温秘书迫不及待地将相框放回盒子里, 转身迅速往外跑。



    猛地转身,西装衣摆带来的风不小心将那淡金色的薄绸带了下来。



    薄绸飘飘扬扬飞到了温秘书脚边。



    温秘书连忙捡起来要回头重新给挂上去。



    蓦然听到他们家谢总沉冷的像是要掉冰渣的声音:“别转身。”



    温秘书分辨谢砚礼语气已经是专业级别——



    谢总这绝对是耐心彻底告罄的语调。



    转了一半的身子僵住, 而后同手同脚地离开了休息室。



    出了办公室大门外, 温秘书深吸一口气, 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这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今天的谢总太可怕了,所以那两幅画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温秘书平复下来之后,脑子终于开始转了。



    难道是关于太太的?



    他跟了谢总这么多年, 也只有太太一人能引起谢总的情绪波动。



    然后他开始回忆自己做错了什么。



    谢总说挑几张照片挂在墙壁上。



    等等,挑几张?



    温秘书陡然睁大眼睛, 忍不住捏拳砸了一下桌面。



    !!!



    他记得那堆照片里面,有几张是对视的照片,并不全都是接吻照,处理一下挂在办公室好像也没有什么。



    他外面就是谢砚礼精英秘书团的成员办公室,大家听到首席秘书办公室传来那砸桌子的声音, 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时候,让向来最得boss心的温秘书这么愤怒。



    温秘书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一定含泪摇头:



    他怎么敢愤怒,他怕不是要进坟墓了。



    ……



    休息室内,空气有点凉。



    谢砚礼没去碰掉在地上那淡金色的薄绸,只是定定地看着墙壁上那巨幅油画。



    是他亲自画的那一幅。



    风情万千,颠倒众生的玫瑰少女与这间清冷冷的休息室房间格格不入。



    少女仰着脖颈,身躯线条极美,浑身雪白的肌肤呈现的粉痕与满地玫瑰,构成了靡丽却不艳俗的画面,那双桃花眸中满是动情的水色,仿佛被风雨摧折的羸弱颤栗与掩不住的旖旎风光。



    更加确定她就该被藏在金堆玉砌、锦绣繁花之间,热烈盛放。



    并且,唯他独赏。



    谢砚礼收回视线,长指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崭新的淡金色薄绸,将这幅画重新遮挡的严严实实。



    **



    最近事情太多,秦梵早就忘了这幅画,首映礼结束后,便被裴枫拦着去庆功宴。



    秦梵没拒绝得了。



    “这才刚刚首映礼结束,还没正式上映,裴导就提前庆功,很嚣张啊?”



    所谓庆功,其实也是裴枫提前预定了温泉会馆,带大家去玩。



    秦梵身上还没有换下来那套银色鱼尾长裙,坐在沙发上把玩着酒杯,纤白指尖在灯光下格外莹润,透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裴枫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识过中外各种绝色美人,但秦梵这样天生美到骨子里的容貌,少见。



    对于仙女嫂子,他被调侃也不生气,反而亲自给她再倒了杯酒:“有嫂子在,这部戏我已经预料到了上映绝对爆红。”



    其实裴枫还真不是恭维,他执导了那么多部戏,秦梵是他最有灵气的女主角。



    这部戏绝对不会让广大期待的观众们失望。



    “不信你等会可以看看影评人给出的评价。”裴枫碰了碰秦梵的酒杯,“预祝嫂子事业迈出新的一步。”



    “还要多谢你。”秦梵没拒绝。



    他们两个的对话被走过来的几个演员听到。



    “嫂子?”



    “裴导,秦老师是你嫂子?”



    为首的方逾泽还想起来当时是自己给秦梵举荐的裴枫,他们当时确实是不认识啊。



    秦梵顿了顿,没否认。



    裴枫也没否认。



    大家来了兴致,围着裴枫他们坐下:



    “难怪那天节目结束秦老师男朋友来接她时,裴导笑得那么开心,原来不止是认识啊。”



    “秦老师的神秘男友是裴导的亲哥哥?”



    “我记得裴导是有个亲哥哥!”



    “妈呀,裴导亲哥可帅了,之前裴导在微博上po过照片。”



    《风华》剧组不少演员都是年轻人,大家对网上最神秘的悬疑事件——秦梵神秘男友何方人氏都很感兴趣。



    其实娱乐圈的人也都吃瓜的,只是不好意思去问本人,毕竟也不算是关系特别熟悉的好朋友。



    现在有机会,当然全都亮起了眼睛。



    裴景卿?



    秦梵脑海中浮现出裴景卿如今的模样,真是看不出一点点帅的痕迹。



    裴枫吓了一跳:“你们可别瞎说,我亲哥的老婆另有其人。”



    “别乱传!”



    姜漾还躺病床上,这要是醒来之后发现男朋友跟闺蜜传了绯闻,不得炸毛。



    秦梵精致小脸上的表情顿了顿,她语调认真:“不是裴总的亲哥哥,是他一个院里长大的好兄弟。”



    裴枫连连点头:“没错,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就在大家还想要继续八卦时,秦梵的手机铃声响起。



    恰好旁边裴枫的手机也响了。



    秦梵看到来自于姜伯父的电话,指尖微微有些发颤,乌黑瞳仁划过一抹期待。



    迅速接通了电话。



    “梵梵,漾漾醒了!”



    姜伯父大嗓门传至耳边,秦梵眼睛陡然亮了。



    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捏着手机就往外跑。



    裴枫也挂断电话,抬步追过去:“嫂子,我也过去。”



    其他人一脸懵逼地望着这两位主要人员就这么跑了,尤其是秦梵,踩着高跟鞋跑得比平底鞋还要快,提着裙摆,卷发飞扬,美不胜收。



    有人把这段拍了下来:“别说,裴导跟秦老师也挺般配。”



    “问了半天,还是不知道秦老师的神秘男友是何方神圣!”



    “你们说,裴导跟秦老师不会是为了躲避我们的问题,假装跑路吧?”



    众人面面相觑:“……”



    是这样吗?



    他们有这么可怕吗?



    ……



    秦梵抵达医院后,看到姜漾真的醒着还能朝她弯唇,终于如释重负。



    太好了。



    外面,谢砚礼站在病房门口,看到秦梵笑中带泪的模样,眉眼沉敛。



    裴枫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发现他在看秦梵:“谢哥,你这是什么品种的盯妻狂魔?”



    “也是,拥有秦梵这样的仙女老婆,是得好好盯着。”



    “毕竟现在网上粉丝们对你们分手的呼声可是很高的。”



    谢砚礼没答。



    迟钝的裴枫总算察觉到了不对劲,周边冷意都快刮到他身上了,咽了咽口水,弥补了一下:“其实……等公开之后,粉丝们就知道你的好了。”



    “我好吗?”谢砚礼本就清冷的音质,在空旷的医院走廊内,显得格外寂寥。



    裴枫当然不敢说不好,立刻点头:“谢哥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男人,我要是女人,我都想嫁给你了,当然好!”



    谢砚礼嗤然一笑,没再开口。



    笑得裴枫头皮发麻。



    默默地远离了这位大佬,才感觉窒息的空气舒缓了许多。



    ……



    回京郊别墅,已经将近凌晨。



    姜漾昏迷这段时间,秦梵和谢砚礼的关系处于氛围很怪的圈子里。



    表面上两人一如往常,依旧同床睡觉,同桌用餐,甚至偶尔谢砚礼还会亲自接送秦梵来医院。



    但秦梵再也没有跟他撒娇闹过,甚至很少笑,就算笑也不达眼底。



    到家后,秦梵脸上妆容太浓,皮肤闷得难受,直奔浴室。



    这次秦梵没有在浴室耗费太长时间,短短半小时就出来了,感觉浴室雾气蒸腾太闷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此时她换了身霜色真丝睡裙,露出一双纤细小腿,腰间更松了,可见这段时间瘦了不少。



    秦梵有点担心自己胸是不是也变小了。



    大石落地,她也有心思关心自己的胸胸,站在落地镜前仔细的照着。



    睡裙是v领的设计,真丝细薄,能清晰感受那片雪色半弧的尺寸。



    秦梵皱眉,没小。



    好像还二次发育了?



    懒得下去找皮尺,秦梵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不远处沙发上随意搭着的男士暗纹领带上,想着谢砚礼估计又去书房办公去了,于是探身勾起那个领带。



    准备用领带大概环一环,量完之后,用手估测一下。



    谢砚礼从客房洗完澡进门时,便看到秦梵纤细指尖捏着他的领带,站在落地镜前绕胸一圈,微顿。



    秦梵听到开门声后,下意识把领带扯下来。



    但扯得太快了,隔着薄薄的真丝布料,勒到了细嫩的皮肤。



    “嘶……”秦梵倒吸一口凉气。



    谢砚礼不紧不慢地把房门关上,而后朝她走来。



    秦梵“我就是……”借用你的领带估量胸围而已。



    好不容易把缠在身上的领带解下来,秦梵走两步打算重新放回沙发原位。



    谢砚礼看她脚步虚浮,眉心微微皱了一下,“等等。”



    “啊?”秦梵转身,却见男人朝她额头伸出一只手。



    秦梵条件反射般的避开了他想要触碰自己的手。



    “闹什么别扭?”



    谢砚礼握住了她的肩膀,手背强行碰上她的的额头。



    秦梵仰头对上谢砚礼那双熟悉的眼眸,红唇抿了抿,没答。



    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别扭。



    每次看到谢砚礼时



    ,她就抑制不住迁怒,迁怒谢砚礼,更迁怒自己。如果她没有跟谢砚礼结婚,如果谢砚礼没有那么招蜂引蝶,引得程熹这个偏执疯子那么深爱,那么程熹就不会伤害到无辜的姜漾。



    明知谢砚礼也是受害者,可是她抑制不住。



    秦梵闭了闭眼睛,尽力忽略藏在心底更隐秘的情绪——



    她还在生气,气谢砚礼学生时代和程熹有过什么过去,才让她好端端一个名媛,偏执至此,仅仅是为了得到他的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