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9、第 59 章

    秦梵听到姜漾没事后, 这才感觉天旋地转。



    起的太猛,而且许久没吃东西, 有些血糖低。



    扶着额头缓了好一会儿,秦梵那股子眩晕感才渐渐消失。



    谢砚礼坐在她旁边,修长白皙的指尖打开保温桶,“吃点东西,不然等会怎么去看她?”



    秦梵浑身软绵绵的,想下床都没力气。



    只好被谢砚礼喂了点汤进去,有了力气,迫不及待地要见姜漾。



    掌心包裹了纱布的手握住谢砚礼的手臂,满是期待:“带我过去。”



    谢砚礼垂眸对上她那双眼眶还通红的桃花眼,知道如果她没有亲眼看到姜漾的话, 一定不会安心。



    瞥了眼桌上的保温桶, 幸而吃了一些。



    于是压低了嗓音:“等着。”



    谢砚礼拿出手机。



    不一会儿,温秘书亲自推着轮椅进来。



    谢砚礼弯腰将秦梵抱到轮椅上:“有点远, 你昏迷刚醒走不动。”



    秦梵没答, 只是自言自语说着:“漾漾最爱美了, 额头上伤口那么深,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温秘书站在秦梵身后,看了眼自家boss。



    顿时明了,谢总这是没跟太太说实话。



    不然太太怎么还会有心思担心留不留疤的问题, 应该关心姜小姐能不能脱离生命危险。



    身后两人一言不发。



    秦梵忽然声音淡了淡:“凶手找到了吗?”



    温秘书连忙说:“太太放心, 已经报警了, 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这种事情,还是得请专业人士来。



    秦梵咬了咬下唇,垂眸嗯了声,安静下来。



    细微的脚步声与轮椅碾过地面的声音, 秦梵不由得握紧了轮椅扶手。



    隔着薄薄的纱布,掌心传来一阵刺疼。



    秦梵这才发现,自己手上包了纱布,她有些茫然,什么时候手受伤的?



    谢砚礼目光落在她手上,语气平静:“被你的指甲抓破了。”



    这得用尽多少力气,指甲才能把掌心掐的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也更能清晰的感知,姜漾的失踪时,她的心情多紧张。



    “哦……”秦梵有点迟钝地应了句,没再说话。



    医院走廊幽深,而且越走人越少。



    秦梵再次攥紧了扶手,刺疼感让她大脑清醒,直到看到了icu病房,瞳仁放大。



    “这是什么意思?”秦梵猛然从轮椅上站起来,踉跄着往门口走去。



    “太太小心。”温秘书连忙扶住她。



    刚伸出一只手,秦梵便被谢砚礼拦腰抱到门口,撑着她站稳,嗓音低沉:“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毕竟伤到了脑部,可能醒来所需要的时间会很长。”



    秦梵不可置信地仰头看向谢砚礼,张了张唇,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什么意思?”



    会永远醒不来吗?



    这话她不敢问。



    谢砚礼被她紧紧攥着衬衣领口,双手握住她冰冷入骨的指尖,“最晚一两个月,也会请最好的医生,尽量让她早些醒来。”



    他也不敢想象,如果姜漾真的醒不来,秦梵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无论什么样子,总不会是他希望看到的。



    一两个月,不是一辈子。



    秦梵整个人像是虚脱一样。



    温秘书接到后续消息,连忙禀报道:“太太,谢总,警察局有消息了,监控显示程熹与姜小姐一前一后进入洗手间,后来程熹出来,姜小姐却没出来。”



    明明医院温暖如春,秦梵却硬生生打了个寒蝉。



    泛红的眼睛里并不是害怕,而是冰冷的恨意:程熹,是她。



    谢砚礼薄唇紧抿着,还未来得及说话。



    “漾漾呢!”



    这时,裴景卿的声音陡然传来。



    他不过离开短短几小时——



    秦梵闭着眼睛陡然睁开,一把推开谢砚礼,挡在病房门口,冷睨着裴景卿:



    “裴总既然处理不好未婚妻,就不要来招惹漾漾。”



    “招惹了漾漾,就保护好她。”



    “现在装什么情深,漾漾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距离漾漾出事已经半天了,同在一个城市,裴景卿到现在才过来,在他心里,漾漾到底算什么。



    如果没有裴景卿,漾漾就不会认识那个恶毒的女人。



    如果没有谢砚礼,那个恶毒的女人也不会纠缠裴景卿,更不会伤到漾漾。



    于是,秦梵连带着也不想看到谢砚礼。



    秦梵明知自己是迁怒,但看着命悬一线的姜漾,还是忍不住。



    迁怒谢砚礼,迁怒裴景卿,更迁怒她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她身边,为什么明明早就察觉到了会有阴谋,还没有打起更深的戒备心。



    是她过于自傲,以为这两个人阴谋针对她,而不是针对漾漾,才会让漾漾出现这样的意外。



    秦梵不再看谢砚礼与失魂落魄的裴景卿,转头望向病房内,一字一句道:“我要让程熹坐牢,身败名裂。”



    **



    秦家。



    秦予芷正在给程熹打电话:“你不是说要我引走秦梵,你再把姜漾藏起来,让秦梵找姜漾途中,把她跟方逾泽关在一起被他老婆捉奸?怎么会差点闹出命案?”



    她们连摄像头都装好了,到时候发出去就是秦梵勾引已婚影帝婚内出轨实锤。



    现在最烦躁不安的就是程熹了:“我怎么知道。”



    当时她不是故意推姜漾,谁让姜漾连站都站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