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33、第 33 章

    半小时前, 谢氏集团顶楼会议室。



    周秘书将谢砚礼的平板电脑接上会议大屏幕,点开临时要用的文件内容。



    忽然空旷的会议室内响起一阵微信音。



    会议室内讨论声陡然停住,环顾四周, 想看看谁这么大狗胆,敢开会时玩手机。



    连续两声后, 众人像是意识到什么,齐刷刷抬头看向占据了几乎整面墙壁的放映屏幕。



    微信那张显眼的照片,遮住了密密麻麻的数据字迹。



    照片上, 身着白色鱼尾长裙的漂亮少女,乌黑发丝仅仅戴着个藤蔓形状的花环, 提着裙摆站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之中,侧颜精致, 在夕阳沙漠之下,如不谙世事的仙女,象征着希望与朝阳。



    “嘶……”



    周秘书手忙脚乱地将不小心弹出来的微信消息关上。



    但是已经迟了。



    大家清晰看到那句:「你的小仙女突然出现」



    当然更没有忽略那备注上的——宝贝心肝仙女老婆。



    “谢, 谢总……”周秘书脸色苍白,这可是特大失误,情况严重她可能要被开除。



    谢砚礼眉眼淡漠接过平板电脑,将微信退出。



    昨晚谢太太用他工作的平板电脑登陆微信,推送裴景卿的微信账号给她自己,显然, 她忘退出了。



    温秘书作为首席秘书, 面临这个情况, 快速反应挽救道:“谢总, 既然太太喜欢秦梵小姐,那么这次咱们游戏代言人就定秦梵小姐吧,她的形象也很合适。”



    之前秦梵一直没有时间, 这个游戏代言便推迟下来。



    原本呆滞的众人立刻跟着附和:



    “老板娘喜欢,那就定秦梵吧。”



    “我也觉得秦梵很不错,老板娘慧眼识精!”



    “哈哈哈,越看越觉得合适,不愧是谢总您的太太。”



    谢砚礼看了眼温秘书。



    温秘书心下大定,知道自己这次救场救到了谢总心里。



    于是,秦梵被选为新游戏代言人,就这么定下来了。



    等到谢砚礼离开后,原本还笑着附和的游戏部门员工们差点就此死过去:



    “刚才吓死我了,万万没想到,谢总跟太太平时是这样相处的!”



    “啊啊啊,宝贝心肝仙女老婆,妈呀,这个称呼比我老公还腻歪!”



    “听说谢总跟太太都结婚多几年了,还这么恩爱。”



    “说好的商界佛子呢,谢总私下这么甜的吗?”



    “这是什么反差萌?”



    “对太太是小甜豆,对我们就是如疾风扫落叶般无情,谢总不愧是谢总。”



    “谁说商业联姻不甜的,下次再有人这么说,我甩她一脸‘宝贝心肝仙女老婆’”



    “……”



    大家注意力完全被谢总那个腻歪备注吸引了,倒是没有多少人在意秦梵那张照片。



    毕竟,温秘书那个解释也很在线,豪门太太追星,很正常。



    于是乎,本日谢氏集团员工内部头条新闻——



    #谢总私下给谢太太的备注:宝贝心肝仙女老婆#



    引爆了平平无奇的工作日。



    这下,大家每次偶遇眉眼清冷淡漠的谢总时,脑海中都浮现出这个称呼。



    有些人表面上是薄情寡欲的商界佛子,私下上却是会哄老婆的情话小天才。



    **



    秦梵拍摄完毕,坐在回程的车上,举着手机跟谢砚礼视频。



    听旁边温秘书解释完来龙去脉后,眉尖微微蹙起,原来罪魁祸首是她自己。



    这几天她找姜漾找不到人,才想要跟谢砚礼要裴景卿的联系方式问问。



    毕竟那天他们俩一起走的,秦梵怀疑是不是裴景卿把他们家姜漾给囚禁了。



    秦梵听到温秘书完美收拾烂摊子,满意地夸他一句:“让谢总给你加奖金。”



    温秘书谦虚拒绝:“都是我应该做的,那周秘书?”



    “虽然周秘书手滑,也不至于把人辞退了。”秦梵看向屏幕里正拿着钢笔心无旁骛办公的男人,“你别辞退周秘书啊,年轻人找个工作不容易。”



    温秘书差点被自家太太直白的话吓到。



    谁敢这么直接跟谢总说工作上的调动啊,谢总会生气吧?



    没等温秘书想完,却听到他们在工作上□□容不得沙子的谢总简单嗯了声,“罚半年奖金,给温秘书当奖励。”



    秦梵听到谢砚礼这左边倒给右边的话,没忍住笑着说了句:“吸血资本家!”



    谢砚礼不疾不徐在最后一个文件上落下自己的名字,而后看着屏幕道:“钱不都给你花了?”



    夫妻两个聊天时,温秘书默默退下,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还在偷着哭以为自己要被辞退的周秘书。



    对于他们而言,罚奖金,真的只是轻微处罚了。



    最怕的就是被辞退。



    等秦梵挂断视频后,白皙脸蛋上的天塌地陷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愉快微笑。



    蒋蓉忽然幽幽开口:“距离产生美呀,最近都没听你吐槽谢总了。”



    “夫妻生活不错?可别真的折腾出人命来。”



    想到之前秦梵身上那些吻痕,做造型前光涂遮瑕就耗费了一个小时时间。



    秦梵被噎了一下:“怎



    么可能,谢总措施做得堪比缝合手术,炸弹都炸不开。”



    这什么鬼比喻。



    轮到蒋蓉无语了,“你们这是做|爱,还是打仗。”



    “过两天节目组就提前去你家做准备了,谢总答应搬出去没有?”蒋蓉操碎心,“千万要嘱咐你家佣人,别泄露出来。”



    “哎,要不是怕以后你和谢总关系曝出来,网友们觉得你这次上综艺欺骗他们单身,就该给你准备个单身公寓。”



    蒋蓉不让秦梵去外面换地方拍摄的原因,便是防止以后被曝光,扒出来秦梵欺骗粉丝。



    这样,就算以后曝光也不怕,他们只是没有公开罢了,并未假装单身骗人。



    “知道了知道了,我回去就把他赶走。”秦梵掀开小被子,准备睡会儿,怕等会飞机上睡不着。



    蒋蓉没好气地用行程本敲了敲她的小脑袋:“你呀,真是一点都不走心。”



    “也不知道什么人能让你放在心上。”



    旁边小兔默默举手:“谢总?”



    闭上眼睛的秦梵抬起睫毛,哼了声:“说什么呢,男人不配被本仙女放在心上。”



    蒋蓉点头:“就是这种气势,咱们仙女得被谢佛子放在心上!”



    “不能被男人影响到事业。”



    小兔:“蒋姐,你之前还说让梵梵姐哄骗谢总给当靠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