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10 章

    等秦梵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谢砚礼的膝盖上,身上盖着他沉香幽淡的西装外套。



    谢砚礼正靠在椅背上看手机。



    黯淡的光线下,男人白衬衣系的一丝不苟,露出修长脖颈处的喉结。安静时眉目淡漠,俨然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清冷又勾人。



    这张脸,这身材,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可挑剔。



    也难怪当初蒋姐初次见他,就想签了当艺人。



    “醒了。”



    男人语调低沉而雅致,在密闭的车厢空间内,秦梵竟然听出了几分性感。



    她猛然回过神来,连忙从谢砚礼膝盖上探起身。



    起得太快,头有些晕:“我睡着了?”



    见秦梵动作急促,谢砚礼随手扶了扶她的手臂。



    随即捡起掉在车椅上的西装外套,打开车门应了声,才道:“醒了就回家。”



    看着谢砚礼下车后,原地站了一会儿。



    秦梵打量着他腿部位置,试探问:“你还行吗?要不我给你揉揉腿再走?”



    谢砚礼目光落在她睡得有些散乱的发丝上,只留下一句:“适可而止,谢太太。”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得很稳的身影,莫名的秦梵脑海中想起曾经看过一个帖子——



    无论什么脾性的男人,都不允许女人说他不行。



    果然,在某些方面,谢砚礼还算是正常男人……



    秦梵跟在谢砚礼身后回家,惦记着如果他腿麻摔倒自己也能扶一扶。



    突然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是蒋蓉。



    蒋蓉:「回家了吗?有没有被欺负?」



    她们原本是想进去的,没想到,却被外面的保安拦下,只好求助谢大佬。



    蒋蓉庆幸那天早晨大着胆子跟谢总要了一张名片!



    秦梵顺手拽住谢砚礼的衣袖,免得玩手机看不到路摔了,一边低头回复消息:



    「没事,现在到家了。」



    谢砚礼脚步顿住。



    秦梵差点撞他身上,还疑惑地抬头:“干嘛不走了?”



    见谢砚礼沉默垂眸,秦梵顺着他的视线落在自己刚才随手攥住的袖口上,秦梵无语,“你是什么冰清玉洁小可爱吗,连衣袖都拽不得?”



    谢砚礼想了想,淡声:“皱了。”



    “皱就皱了,我赔给你一件新的!”秦梵指尖捏成拳轻撞了撞他修劲有力的手臂,“赶紧回去,我早餐还没吃,饿了!”



    刚准备按灭手机屏幕,秦梵视线忽然定格在日期上,乌黑眼眸愣了愣。



    7月21日。



    明天好像是谢砚礼的生日。



    秦梵想到自己嫁给谢砚礼两年,他都没过生日,而且也不会跟其他大佬那样,把生日过成了交际宴会。



    去年他在外面出差,秦梵只给他发了条生日快乐的消息。



    每年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怎么能虚度呢。



    秦梵主动问道:“谢总,那你今晚还加班吗?”



    谢砚礼:“加。”



    “明天呢?”



    “出差。”



    “不过生日?”



    “不过。”



    “啧,你是工作狂魔吧!”



    回家之后,秦梵填饱肚子,快步上楼补觉。



    刚躺下,便听到外面车子启动的声音。



    秦梵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清楚看到原本停在门口的迈巴赫又重新离开别墅。



    似乎谢砚礼就只是接她回家,顺便吃个午餐。



    踢了踢脚边的拖鞋,秦梵重新回到床上,但一闭上眼睛便浮现出碎裂的秋千与绳索。



    顿时毫无睡意。



    秦梵莫名的想到了谢砚礼。



    如果不是谢砚礼突然出现,她今天恐怕真的不能全身而退,果然有权有势就是好,谢砚礼一个眼神过去,秦予芷再不愿意,也得把她最珍贵的花房破坏掉。



    啧,她真是太天真了,明明有谢砚礼这个名正言顺的老公可以用,白白给秦予芷欺负这么久。



    不行!



    不能这么算了。



    秦梵若有所思,想到谢砚礼的生日,忽然有了主意。



    ……



    凌晨时分。



    漆黑安静的主卧房间内,刚睡下不到一个小时的谢砚礼突然被推醒。



    耳边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老公,生日快乐!”



    “快起来,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秦梵准时把谢砚礼从床上拉起来。



    谢砚礼揉了揉酸疼的眉梢,房间内灯光大亮,原本零星的睡意彻底消散,他清晰看到钟表指向——零点1分。



    偌大的客厅,唯独茶几旁边的几何形状的落地台灯亮着柔和光线。



    却也能清晰照到放在客厅上那个精致漂亮的翻糖蛋糕。



    上面是秦梵亲手捏的一个穿着西装的q版谢砚礼,连手腕上那垂落的佛珠都惟妙惟肖,明明毫无关系,却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捏的是谢砚礼。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秦梵蹲在茶几旁边,仰着头,眼眸亮亮地望过去,“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做了一下午呢!”



    在幽暗的环境下,男人站在楼梯旁的身影高大,显得存在感格外强烈。



    谢砚礼目光顺着那个明显用过心思的蛋糕落在秦梵那张白皙脸蛋上。



    抵着眉梢的手松开,谢砚礼自从记事起就从未有人特意为他准备过生日惊喜,从小到大,他的生活都围绕着学习、工作,如同一台精密的仪器,所有时间都被安排满,生日并不在他的时间安排之内。



    秦梵蹲得脚都要麻了,见谢砚礼不动弹,催促道:“过来吹蜡烛。”



    她找了个位置,将色彩鲜艳的蜡烛插进去,念叨着:“你今年27岁,四舍五入就是30岁,所以就插三根蜡烛吧。”



    秦梵没有去买那种数字蜡烛,因为觉得没有仪式感。



    被四舍五入直接涨了三岁的谢总,终于缓步走过来,用清冽的嗓音道:“确实挺惊。”



    随即当着秦梵的面,取下一根蜡烛。



    秦梵正准备点燃蜡烛的手顿住:“……”



    行吧行吧,这大概就是老男人的倔强,维护一下谢总的尊严。



    秦梵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点燃蜡烛之后,就着细微的烛光,一双桃花眸水波潋滟地望着对面的男人:“好了,寿星现在可以许愿了。”



    谢砚礼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看得正拿着手机对谢砚礼拍他许愿视频的秦梵僵硬住。



    罢了——



    是仙女天真了,谢砚礼能做这么少女心的事情才怪。



    她将开了视频模式的手机递给谢砚礼,“你不许我帮你许!”



    谢砚礼没拒绝,从善如流地接过了手机,看自家太太还准备怎么闹。



    却见秦梵闭着眼睛,双手交握,念念有词:“希望我能拿到《风华》的女主角,拿不到女主角女配角也行,总之不能让秦予芷拿到。”



    想了想,秦梵觉得不够,又补充:“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让我明年可以拿到影后奖杯,入围也行。”



    谢砚礼听得清清楚楚,薄唇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