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2 章

    随着谢砚礼这句话落音,现场陷入一片寂静,看向秦梵的眼神多了探究:



    不知这位小姐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素来不近女色的谢总亲自邀请。



    秦梵面对大佬们的注目礼,唇角始终弯着浅浅的弧度,从容闲适地径自走向那个已经拉开的位置。



    刚一落座,旁边男人身上清淡的木质沉香气息不动声色地环绕过来。



    她条件反射般侧眸,见谢砚礼安静地坐着,姿态看似云淡风轻,然而松开的袖扣微微露出一截修劲有力的手臂,宛如优雅蛰伏的猎豹,让人不敢轻视。



    秦梵稳住心神,客客气气地对谢砚礼道谢:“谢谢您的解围。”



    噗——



    站在秦梵身后亲自为她倒茶水的温秘书手腕一抖,幸好即使稳住。



    心情复杂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第一次跟谢总见面呢。



    谢砚礼握着玻璃杯的长指一顿,随即沉敛的眸色不疾不徐地落在她身上,打量了数秒后,薄唇溢出低淡的单音节:“嗯。”



    大家虽然对秦梵好奇,但碍于她旁边有谢砚礼这尊大佛在,自然没人敢招惹。



    酒桌很快恢复之前闲谈气氛。



    秦梵看着桌前那些色香味俱全的复杂菜色,拿起筷子片刻,又重新放下,抿了口温热的茶水。



    谢砚礼示意温秘书拿菜单过来。



    这期间,秦梵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懒洋洋地靠在柔软的椅子上,准备玩一会儿手机。



    大佬们的话题与她无关。



    微信快被蒋姐的留言塞爆了——



    “啊啊啊,刚才宋导要了我的名片,说如果有合适机会会推荐你!”



    “因祸得福啊,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千万别忘了让谢总帮忙查一下谁在背后搞你,别觉得不好意思,谢总每天理所当然地白睡你这么高质量的仙女老婆,帮点小忙怎么了,不要客气地向他伸出你求救的小爪爪吧。”



    “毕竟如果敌人太强大的话,估计还得让谢总帮你解决,咱们得先未雨绸缪,好好哄哄……”



    秦梵指尖顿在屏幕上。



    想到蒋姐的交代,她有些苦恼地揉了揉眉心。



    谢砚礼有点难哄。



    秦梵纤细的手臂撑在桌上,偏头看谢砚礼,余光落在他那只缠绕着佛珠的冷白手掌,此时正随意搁在膝盖上。



    她伸出一根手指,若无其事地戳了一下谢砚礼的尾指,仿若闲谈问:“你今晚回京郊别墅的家里吗?”



    谢砚礼淡而清晰地落下一句:“不回去。”



    他们说话并未在意旁边,因而不少人听到了,齐齐看向秦梵那张极美的面容,皆是恍然大悟:原来谢总平时不是不近女色,而是眼光太高,人家能看上的只有仙女。



    这不是,也养了小情人。



    秦梵被谢砚礼这句话给噎住,这让她怎么继续后面的话题!



    谢砚礼见她表情不对劲,善心大发地解释:“有工作,住酒店方便。”



    秦梵纤指把玩着薄薄的手机,思索片刻,唇角忽然勾了勾。



    她快速地解锁屏幕,从相册里找出那张截图,然后从桌子底下递给谢砚礼。



    谢砚礼低眸望过去——



    入目便是女人细腻白皙的指尖,正点着他前段时间采访视频下方那一行小字:



    佛子渡我。



    谢砚礼并非不通世俗,自然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



    对上秦梵那双正期待望着自己的桃花眼,犹自记起昨晚她亲自挂到自己书房上的人体油画,谢砚礼忖度几秒,漆黑眸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



    秦梵期待地望着他:“你看网友们多么慧眼,能看出你如佛子一样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所以度一度你明媒正娶的太太应该不过分吧?”



    谢砚礼对此了然,薄唇抿起极淡的弧度,徐徐颌首:“好,我懂了。”



    懂了?



    秦梵狐疑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太放心,她还没说怎么帮她呢。



    她张了张嘴,刚准备说一下自己最近职业生涯遭遇的困难。



    恰好温秘书将菜单递给谢砚礼。



    谢砚礼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一张薄薄的卡片,夹进菜单后,才顺手递给秦梵。



    没等秦梵反应,谢砚礼已经从座位上起身,单手扣上袖扣,准备离席。



    秦梵捧着一本菜单,总觉得不太对劲。



    当谢砚礼要走时,秦梵连忙拽住近在咫尺的男人衣摆,仰头望着他:



    “等等,你懂什么了?”



    谢砚礼提前离席,准备早些完成工作。



    既然是合法妻子,在秦梵不踩他底线的范围之内,谢砚礼可以履行身为丈夫的义务。



    此时被突然拦住,他不动声色地俯身,在她耳边低低地落下两个字:



    “渡你。”



    秦梵:“……”



    谢砚礼确定她听清楚了,方从容地起身,不紧不慢地越过屏风离开。



    鸦雀无音的酒席上,秦梵慢慢打开菜单,看到夹在色彩鲜艳菜单里一张烫金字的黑卡,视线陡然一僵。



    是——



    房卡。



    破案了!



    这狗男人居然以为她是想要……性生活!



    秦梵深吸一口气,慢慢平复呼吸,指尖捏紧了那张房卡,恨不得丢进垃圾桶。



    但一想到自己即将被封杀的职业生涯,甚至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觉得亏得慌。



    秦梵权衡利弊,很快冷静下来。



    房卡不能丢掉,毕竟谢砚礼素来也忙,经常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人,谁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今晚她绝对不能再睡着。



    谢砚礼离开后,全场目光都落在秦梵一个人身上。



    她也没久留,踩着高跟鞋,一如来时那般从容,身姿袅袅地随后离开。



    ……



    秦梵用房卡刷开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恒温的房间内淡香清雅。



    玄关处放置着一个黑色登机箱。



    秦梵看一眼便移开,踢掉高跟鞋,习惯性光着一双小脚,缓缓地走向露台。



    不愧是星河鹭起酒店最豪华的总统套房,单单是这占了一整面墙壁的落地窗,能够俯瞰几乎半个北城。



    秦梵没坐沙发上等他,反而拿了个抱枕,在落地窗前席地而坐。



    夜幕降临,城市却没有陷入沉睡,霓虹灯闪烁,构成了一个灯火辉煌的世界,街道上行走的人车,细小如蝼蚁。



    秦梵托腮望着外面,自嘲一笑。



    在某些人眼里,她不就是这样的存在,可以随随便便抹杀掉她的努力。



    大概是房间太安静,又或者今天太疲倦,秦梵抱着抱枕忍不住昏昏欲睡。



    夜色越深,落地窗外绚烂的霓虹灯静悄悄地消失了许多。



    “滴——”



    安静的空间内,房门开启的声音格外清晰。



    秦梵一个激灵,下意识望过去,眼眸带着迷蒙的水汽。



    谢砚礼推门而入后,才发现室内灯光竟然全部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