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0章 第 110 章

    这话刚落, 还没等谢砚礼哄她,怀里那只幼崽哇的一声哭出来。



    秦梵立刻甩锅:“你把他弄哭的。”



    谢砚礼接住这口锅,而后把怀里那软绵绵的小家伙递到秦梵怀里:“他饿了。”



    第一次抱这软得像是没有骨头的小家伙, 秦梵手臂僵硬,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原本理直气壮的表情变得慌张凌乱:“他饿了你就快点给弄点吃的啊!”



    这么小的崽崽要喝奶吧?



    奶瓶呢?



    秦梵看着谢砚礼空空如也的手,催他去找。



    原本哭得很惨的小家伙,本能的拽住妈妈的衣服, 在她怀里拱来拱去, 像是在找什么。



    秦梵说完, 终于反应过来。



    差点忘了,她就是这娃的奶瓶。



    秦梵迷茫地望着谢砚礼,语调可怜巴巴:“我不会……”



    谢砚礼:“……”



    其实他也不会。



    而且,当看到小家伙在她怀里拱来拱去时, 谢砚礼就后悔自己刚才条件反射把孩子递给秦梵。



    他重新伸出手, 打算抱回来:“我给他冲奶粉。”



    没等他弯腰,便被推门而入的谢夫人听到, 她没好气道:“冲什么奶粉, 初乳对孩子最健康。”



    再说之前梵梵就说过,打算母乳喂宝宝, 那谢砚礼还捣乱什么。



    而且这初乳不挤出来,更难受。



    不如让宝宝喝了。



    谢夫人挤开自家儿子, 往床边一坐, 下达命令:“你去弄个干净温热的毛巾过来。”



    谢砚礼清隽眉心微蹙, 看向秦梵。



    秦梵在手忙脚乱了一会儿后,出于当妈妈的本能, 已经哄好了哭泣的小家伙。



    略松口气后,抬眸看谢砚礼, 精致眉心扬起,“你怎么还不去准备。”



    谢砚礼沉默几秒:“等会别哭……”



    秦梵想,她怎么可能会哭,不就喂个奶吗。



    又不是没见其他妈妈喂过,就很轻松。



    五分钟后。



    秦梵眼泪汪汪,哭的比宝宝还要惨。



    惨到宝宝都不哭了,甚至还睁开了眼睛,睁着双像极了秦梵的眼睛望着自家仙女妈妈。



    秦梵眼眸湿漉漉时,端得是水波潋滟,勾人心弦。



    宝宝虽然已经有桃花眼的雏形,却更加圆润,瞳仁很大很黑,黑白分明,清澈见底。



    仿佛真的能看到哭鼻子的仙女妈妈。



    伴随着宝宝首次睁眼,秦梵满心都是:第一次喂奶,真的好疼!!!



    谢砚礼帮她转移注意力:“宝宝名字取好了。”



    秦梵是选择困难症,更是取名困难症,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早早便交给了谢砚礼。



    只不过谢砚礼一直到她生产之前都没取好,现在忽然说取好了,秦梵确实被转移了注意力,“是什么?”



    谢砚礼轻轻抚平她蜷缩的手指,在她掌心,一笔一画落下一个字:



    昭。



    昭, 日明也。



    谢昭。



    秦梵带着点疼出来的哭腔:“既然是夏天的小太阳,那小名就叫小骄阳吧。”



    亦是骄傲的小太阳。



    谢砚礼声线温柔纵容:“好,我们的小骄阳。”



    **



    秦梵足足修养了两个月才被允许出门。



    当然,又即将到谢砚礼生日。



    去年秦梵还会假模假样的给他准备惊喜礼物,今年——



    她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小崽崽,轻轻给他盖上小被子想:都老夫老妻了,搞那些花里胡哨的干嘛。



    距离生日还有一周。



    某个清晨。



    秦梵懒洋洋睁开眼睛,看到谢砚礼系领带,又重新闭上。



    赚奶粉钱的男人真的太辛苦了。



    六点半就要起床去上班。



    谢砚礼从镜子里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模样,忽然想到什么般,转身走到床边,把她从床上提起来。



    “你干嘛?”



    秦梵闭着眼眸完全睁开,吓了一跳。



    双手环住秦梵的腰肢,谢砚礼沉吟几秒:“还差一点。”



    什么还差一点?



    秦梵不解:“???”



    谢砚礼答道:“还差一点才能恢复怀孕前的腰围。”



    说完,便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你再睡会,我上班去了。”



    秦梵迷迷糊糊地没反应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秦梵困意蓦地消失,炸毛了:“你竟然嫌我胖!!!”



    就很气。



    秦梵迅速披了件真丝睡袍推开主卧门,可惜,楼下已经没了谢砚礼的踪影。



    她这才想起来,谢砚礼好像说过,今天要早点去公司。



    顿时,更气了。



    半小时后。



    秦梵收拾妥当,吃过早餐,便都也已经吃饱喝足的小崽崽玩儿。



    “小骄阳,叫妈妈。”



    “妈……妈……”



    秦梵拉长了语调。



    然而小骄阳崽崽只能张着粉润润的小嘴,“嗷嗷嗷嗷。”



    秦梵手痒痒,把小骄阳的小嘴轻捏成鸭子嘴。



    谢砚礼惹她了,现在他不在,就欺负他儿子。



    秦梵把鸭子嘴小骄阳眼泪汪汪望着自己的模样拍下来,发给谢砚礼——



    「你儿子替你受罚,有什么感想?」



    谢砚礼很快回复:「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秦梵:“……”



    看着老父亲说的不是人话,秦梵都舍不得继续欺负怀里这小崽崽了呢。



    她语重心长道,“你爸爸真没把你当外人,以后好好孝顺他。”



    务必要孝到他。



    做一对‘父慈子孝’的新时代父子模范。



    秦梵没回复,谢砚礼下一条消息跳出来:「所以,谢太太我何错之有?」



    火上浇油!



    他居然觉得嫌弃她胖不是错!



    秦梵怒气冲冲把他备注改成了——一孕傻三年老父亲。



    截图发给他,表达自己的愤怒,并且发消息:「你嫌我胖!照片jpg」



    谢砚礼已经开完了早会,坐在办公椅上,略思索便猜到根源所在。



    他没着急回复,反而抬步走向休息室。



    自从秦梵有了宝宝之后,谢砚礼再忙也不会在休息室休息,所以几个月没有住过的休息室,恢复了冷冷清清。



    唯独银灰色床单中央放这个古色古香的檀香木礼盒,礼盒外镂空雕刻极为精细,恍若一只辉煌的凤凰占据了四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