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繁净 作品

第249章 “梦璃,快扶一下师傅,老腰又闪了”

    战斗中!

    南宫无非凭借彪悍的战意,不怕痛、不怕死的精神,居然开始慢慢压制战力非凡的弃无荆。

    弃无荆在南宫无非的交战中,凭借绝世身法和超强的反应了,不停的闪躲、格挡。

    铿锵的金属碰撞声,不停的响起,火花四处溅射。

    弃无荆能感觉到,南宫无非手中的黑刀,在斩他时,力量一刀比一刀重,刀势也一刀比一刀强,似乎正在积蓄力量,想要厚积薄发!

    不过弃无荆也不虚,虽然一直被动,可在交战中,他有所保留的实力,也正在一点点展露,让弃无荆占不到一丝便宜!

    锵!

    双方再次分开后,落地瞬间,南宫无非再次脚尖一蹬,高高向前跃起,双手握刀再次斩向弃无荆。

    这一刀是南宫无非最后一刀了,长时间的硬碰硬交战,让他的体力和元气都消耗极大,而且他已经感觉到,因为失血过多,双眼开始眩晕了。

    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赌这最后一刀,也是他最强的一刀了!

    “玄幽斩十重!”

    积累十重的玄幽斩,无论威力还是刀势,都强到没边,威力可以媲美四重天的战力了!

    刀光黝黑锋利,澎湃的气势变得十分恐怖,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绝望气息。

    感受到到这一刀的气息后,弃无荆知道不能再保留实力了,否则会死人的。

    只见他眼中精光一闪,身上一股超强的凌厉剑气冲天而起,猛然抬头,看向半空中的南宫无非。

    “无忧剑诀之万剑横空!”

    只见他身上的无数锋利无比的剑气爆发,化作无数剑光,直射半空中的南宫无非。

    黝黑的刀光与无数剑光相碰撞的瞬间,无数刀剑铿锵声响起。

    剑气刀气得劲气炸开后,形成一股气浪扩散,地板一层层被掀起,向各大门派和南宫家大门席卷而来。

    “小心!”

    “快退!”

    四周无数江湖人,在注意到气浪冲击过来时,纷纷惊恐万分的转身,准备逃跑。

    而南宫家那边却十分平静,没有出现逃跑的现象!

    这时,南宫平平和姜焕各自手一挥,一道巨大的元气屏障,出现他们面前,那汹涌澎湃的气浪,瞬间撞在屏障上,发出“轰然”一声巨响!

    看到气浪被元气屏障挡住,那些江湖人才心有余悸的停下脚步。

    而烟尘弥漫的中间,那黝黑刀光开始势如破竹,在消灭无数剑光后,终于有所减弱,不过很快,刀光终究不如无数剑光,就被剑光陨灭!

    不过剑光也所剩无几了,极速刺向半空中的南宫无非。

    噗噗噗!

    几声血爆之后,剑光穿透南宫无非的胸口、手臂、腹部………等等地方,却没有一道剑光伤及南宫无非的要害,也不知道是南宫无非运气好,还是弃无荆有意为之。

    落地后,南宫无非的身上,全是血洞,鲜血不停的留下。

    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倒下,反而站着直直的,如一根柱子。

    烟尘逐渐消散,一处处面目全非的地面浮现,无数四分五裂的石板,出现在众人眼中。

    场中,两道身影浮现,一道身影弯着腰,在哪里大声喘气,浑身却毫发无损。

    另一道身影,却凄惨许多,全身都是血洞,那一身黑衣,也被鲜血侵入,变得妖异深红。

    烟尘彻底消散后,只见脸色苍白的南宫无非拿着黑刀,站着直直的,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要不是他眼中依旧战意昂然,估计都以为他只是一个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块!

    而弃无荆在喘了一会后,居然缓缓抬起右手,大声喊道:“我认输!”

    听到他这话,众人都很愕然,尤其是那些江湖门派,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看着弃无荆。

    “怎么会?他不是毫发无损吗?”

    “他怎么能认输,南宫无非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怎么能认输!”

    “搞什么,明明还有一战之力,为什么认输,南宫无非现在之所以没倒下,明显是靠一口气撑着,现在哪怕只出一剑,南宫无非都挡不住,会倒下!”

    所有门派都不理解弃无荆为什么认输,他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明明可以赢的,这放水也放得太明显了吧!

    “我抗议,弃无荆可以赢,却不赢,明显放水!”

    “对,我也抗议,这局是我们赢了!”

    有一人抗议,其他人跟风抗议,随后无数门派弟子,都开始抗议起来了!

    南宫家的人,虽对于这种结果也很意外,可只要最后赢了,管他过程是什么,于是纷纷对那些江湖门派针锋相对嘲讽起来了!

    “切,我打心眼里鄙视你们,连小孩都知道,输就得认。如今连当事人都认输了,你们还叽叽歪歪的抗议,明显是输不起,一群输不起的小屁孩,滚回家吃奶吧!”

    “不错,一群小屁孩,你以为小屁孩过家家,可以反悔呢!比武之中,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不管是以什么手段赢的,只要赢了,你们就得接受,不接受也可以,大不了我南宫家不比了,免得赢了以后,到处宣扬我南宫家欺负小孩子!”

    在南宫家的冷嘲热讽之下,那些江湖门派的弟子们,纷纷偃旗息鼓的闭上嘴巴,眼神不甘忿忿的看着南宫家众人。

    随后无数目光如剑般,凌厉的看向弃无荆。

    一个个恨不得吞了弃无荆一般!

    弃无荆注意到这些凌厉目光后,心中慌的一匹,瞬间灵光一闪,连忙捂着腰,大声喊道:“哎呦好痛,梦璃,快,快过来扶我一下,师傅的老腰又闪了,走不动了!”

    幽梦璃岂会看不出弃无荆在演戏,虽然她对弃无荆认输也非常不满意,可是既然他已经认输了,总出尔反尔吧,那样更让人唾弃!

    于是,她心中无奈的叹一口气后,迅速变脸的惊呼道:“哎呦唉………师傅你怎么样了,怎么又将老腰闪了呢!”语气十分担忧一般!

    说着,一脸煞有其事的跑过去,将弃无荆扶起来后,开始慢慢往回走!

    那些江湖门派的弟子们,看向两人的眼神怒火冲天,一个个心中愤恨的想着。

    真当我们是傻子呢,这种拙劣的借口和演技,你演给谁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