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风雪 作品

第两百零一章:双手奉上

    “回皇上,二皇子因伤口感染引发高热,加之连日作战辛苦,又逢三皇子身故,身心俱疲,一时恐难好转,需要多加静养。”军医回禀的小心翼翼,外间传闻皇上和前太子之间势同水火,但今日所见,皇上亲自将在前线指挥作战时晕倒的二皇子扛回营帐,并命人小心侍候,看来其间的恩怨除当事人之外,世人很难了解清楚。

    “下去罢。”龙袖轻拂,将龙帐内所有闲杂人等全部屏退。

    司寇鸿轩待人全都退下后,坐于床沿,眼见司寇奇略因发烧而出了一身密汗,浑身上下全是伤,旧伤未愈新伤又至,总没好的,心中有种感觉,很是莫名其妙,不是憎恨,反倒有些隐隐作痛。

    不表一帮男人的心思,单说竹轩内的叶蓉儿,被这几个女人折磨得就剩一口气儿了,离大婚还有三天,她都怀疑她能不能活着嫁进宫。

    这几个女人,以叶闻馡爱钱的性子,直把叶蓉儿装扮得珠光宝气,像极了开钱庄的老板娘,众人一致摇头,忒俗,换。

    经过叶习琴的装扮,倒是玉洁冰清,不过不像办喜事,像办丧事的,众人一致否定,忒坏气氛,换。

    叶涵衍笑了,淡淡的温柔在眉眼之间浮动,他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着急的样子很好玩,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所以,你要努力让皇上对你失去兴趣,否则…..”

    那山贼又哄几句,见她非大船不坐也只好作罢,硬抢人也不划算,说不定还讨不到好,于是只得带人返回,言定一会儿派大船来接人。

    说完带着人悉数返回宁谷湖,殊不知在众人将注意力都放在这个无理取闹的美人都督身上时,众山贼中约有二三十人黯然殒命,然后有人换上山贼的衣服混入流寇之中。

    叶蓉儿说完冲了上去狠狠揪住刘彩莲的头发,一把把她推倒在地,即刻骑在她的身上,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刘彩莲的身上,两人一起纠缠起来。

    “喂,你没事吧?”司寇奇略忽见他的异常,收了招赶上一步关心道。当他的手掌扣上她的肩膀时,竟感觉到她在颤抖。

    她兀自异想天开,却不料司寇奇略已经度至她身旁,一弯身一手捞一个,把玉儿抱到怀里,将不安分的女人直接扔回床上。

    她,竟然还想着要走,司寇奇略无名火起,才要对她发火,却看见她双手伸到他面前,冲他讨喜的一笑,那意思是:孩子给我抱抱。

    美人一笑谁能抵挡,更何况她春光**,他也是大饱眼福,火气被她生生压了下去,还将孩子双手奉上。

    “还……还好。”叶蓉儿忍痛回道,该死,她一激动就忘了自己还怀着身孕。

    见他额间冒出冷汗,料想是难受的利害,司寇奇略竟将他紧紧搂进怀中,并没有任何邪念,只是想给他一点力量。

    叶蓉儿边打边说着话:“你这个坏女人,长得那么好看,却这么一个蛇蝎心肠。我要是不改改你的性子,早晚一天,你还不连我一块砍了?”

    “呃!梅花?是那老鸨起的吧?”

    “呵呵,是的。”

    “那你本来叫什么呢?”装不来就不要装了么!笑的那么牵强!

    “啊?月儿,小女子本名月儿!”月儿有些不解,他问自己本名做什么?他要的难道不就是一夜春宵吗?想到这月儿的眼里露出不屑!

    那刘彩莲也不示弱,虽说一开始只是觉得无聊,想找个下人解解闷,看见叶蓉儿在这里就想教训教训她。可是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y头,居然敢回手打她,一时竟被吓住了。

    可回过神来,也不会跟她就这么算了。于是两个人拉拉扯扯,吵吵闹闹,把太子的屋子搞的是乌烟瘴气。

    慕容才良从皇宫里回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一幕,屋子里被两个疯女人闹得是混乱不堪。他真是无话可说了,赶紧叫下人把这两人拉开。谁知道竟然拉也拉不开。

    待众山贼离开后,叶雅安松开拽着蒯德业披风的小手,折扇轻轻展开,以扇面掩住一个呵欠,对蒯德业福身施一礼,睡眼惺忪道:“小妹我困了,先回营帐休息,接下来的事就有劳蒯大哥了。”

    言毕,步回营帐,蒙头就睡,顺带堵上耳朵,杀戮她不想见,哀嚎她也不想听。

    那山贼头子闻那女都督愿做压寨夫人,大喜,赶忙将寨中所有大船一并驶出,并亲自去接,三条大船后又跟着数十只小船,煞有那么点仗势。

    谁料下了船,才刚上岸就被官兵团团围住,本还以为这帮官兵懦弱,才刚开始抵抗便被训练有素的精兵给镇压下来,全数被俘,这时才明白刚刚官兵的弱势只是佯装的,只怪他们麻痹大意。

    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她要乖乖的进宫供皇帝玩乐!想到这里叶蓉儿不由得一哆嗦,她的人生实在不想在皇宫那种可怕地地方度过!

    “这么好的事情‘小表妹’为什么不去?”

    叶蓉儿皱眉,眸子里蒙着一层灰,暗暗的让人看不分明,但是叶涵衍却知道那是一种叫畏惧的感情。

    “她跟人私奔了。”

    一声温柔的回答,但是这个答案却震得叶蓉儿七窍生烟、雷得她外焦里嫩,私奔啊,叶小郡主真是女中豪杰,强悍到让人无语,但是最主要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竟然有人敢勾引皇帝的老婆?

    经过灵珊的手,整一个刺客形象;到了晁碧彤手里,又变成了女侠的模样;叶甘雨一来,简直就是风尘女子再现呐,赫连萌阳替叶蓉儿打扮得倒是漂亮,不过这身民族气息浓厚的新娘妆只适合在草原上穿。

    梅三青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出手了,叶蓉儿拽住梅三青,一脸疲惫,她已经换了很多套衣服了,实在折腾不动了,于是求梅三青道:“请你一次搞定,拜托了,我实在受不住了。”他娘的比打仗还累。

    “放心,包我身上,保证给你一个火辣浪漫的新婚之夜。”梅三青说完,给众女使了个眼神,大家三下五除二将叶蓉儿扒了个干净。

    虽然司寇奇略长的并不像他皇娘,但从他的眉目间,司寇鸿轩终于找到了和他皇娘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倔强,在她皇娘身上那是坚强,而在他的身上体现出的就是永不服输的精神。

    其实三弟意致也很像皇娘,继承了皇娘心地纯良的天性,只可惜去的太早。

    他已经失去一个兄弟,这一个,说什么也要留下,即使他和他之间只能做敌人,他也要留下这一个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