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她在看,我在听

    下一刻,艾蕾的灵体突然扑向了安南。

    安南没有感觉到被灵体透体而过的寒冷。

    几乎是瞬间,安南便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传来了一阵阵翻涌着的异物感。

    就像是快要生产了一样……

    他不假思索——从怀中抽出一枚银币,用右手的拇指与食指的第二指节夹住它,随手一甩。

    那银币仿佛顺着惯性极速蔓延,啪的一下展开成了纤细而锐利的剑刃。

    紧接着,安南将它指向自己的腹部。

    “我就知道,最后这点也终究是要联系起来的……”

    安南叹了口气,将腹部划开。

    约瑟夫用的是大锤,自己则是巫师。

    警察用的是枪,带着的是猎犬。

    就连阿莫斯自己的武器,也是“骸骨公的钻心膛线”。

    ——那么,阿莫斯最开始腹部所受的重伤是从哪来的?为何有伤及内脏的伤势,却没有搏斗过的痕迹、没有其他的伤势?

    答案只有一个。

    他腹部的刀口,是阿莫斯自己用刀剖开的。

    至于目的……

    安南冷静的看着,半截脐带从自己的腹部如蛇般钻出、击碎了盛满酒液的瓶子,连向了“安吉洛”的腹部。

    那脐带燃着七彩色的透明火焰……那是如同彩虹般虚幻的颜色。

    安南看着自己的健康度飞快下降,就手疾眼快的将那个蕴藏十数人之血的番茄取出、连在了脐带的另外一端。

    而这时,安南的健康度已经到了一半左右。

    差不多是他进入噩梦时的那个程度。

    而那个“肉球”,却在抽取那番茄内部的血肉,飞速的成长着、四肢五官舒展了开来。

    就像是被安南生下来了一样……它由一个七八月大的死胎,眨眼间变成了一个七八斤重的女婴。

    这个婴儿睁开双眼。

    它有着碧绿色的双眼。

    ——死胎复生?

    安南嘴角上扬。

    绝非如此。

    “我该如何称呼你?”

    安南轻声询问着:“骸骨公?安吉洛?还是……

    “艾蕾?”

    “你可以叫我艾蕾……安南。这是我特许给你的权力,看在你陪着我到最后、看着我出生的份上。”

    在他面前的女婴,却发出了少女般的声音:“而我的真名是安吉洛。

    “背叛天使——骸骨公的女儿,安吉洛。”

    是的。

    骸骨公尚未诞生的神子……拥有半数的“背叛”之真理的安吉洛。

    她近乎可以视为一半的“背叛之神”了。

    正是在被母亲以道具的身份生下、被亲生父亲所忽视、被养父所杀、灵魂被第三任父亲骸骨公,用她亲生父亲承载物制成的噩梦圈禁起来,重演了一千余次的背叛——进而得到了“背叛”之真理的艾蕾本人。

    那是就连骸骨公自己,都只是得到了碎片的“背叛”之真理。

    骸骨公就是为了得到她、补全自己的真理……才会在冻水港苦等数十年。

    就是为了花开结果落地时。

    骸骨公的神子、也将是他最为满意的使徒。

    因背叛而生、因背叛而死、因背叛而复活、因背叛而升格。

    为什么阿莫斯会对安吉洛脱口而出喊道“救救我,艾蕾”?

    为什么他不惜用艾蕾的尸体完成仪式,来复活安吉洛?

    为什么他对这个并非是自己、血缘也与自己无关的孩子如何执着?

    ——正是因为他早就知道,安吉洛可能就是艾蕾。

    但正因如此,艾蕾却绝不会宽恕他的罪。

    “心满意足了吗,艾蕾?”

    安南低声问询道。

    而安吉洛则维持着婴儿的姿态,笑着将大拇指含在自己嘴里,诡异的发出了少女清脆的笑声:“满足了。

    “——梦想是使善人迷乱、恶人癫狂的猛毒。

    “为了梦想而忽视道德的人,为了梦想而逾越法律的人,为了梦想而背叛所爱之人的人……

    “——我诅咒你们。”

    死去的艾蕾、或者说初生的“安吉洛”,发出了无比清晰的呼喊声。

    “我诅咒你们,终将被自己梦想所背叛。你们将会才能耗竭、心神枯干、众叛亲离……直到你们最终背叛自己的梦想为止。

    “我也诅咒你们……被你们背叛的梦想、必将化为你们最大的诅咒、最深的梦魇。它将缠绕着放弃它的你们一辈子,你们将从噩梦中惊醒……为自己所抛弃的一切后悔终生。”

    艾蕾口中溢出的诅咒化为条条锁链、没入虚空之中。

    这是无人所知、无人所见的诅咒。

    除了安南。

    “……所以,我是你的守密人吗?”

    安南轻声道。

    “是的。”

    女婴发出温柔悦耳的声音:“你便是这诅咒的见证人……你愿意吗?”

    虽然是质问,但在她的语气中,却听不到半分的仇恨、怨毒与歇斯底里。

    只有无比的平静。

    如同大海一般的平静——那是踏足于大地的人,终其一生也不可窥视、无法触及的暴虐。

    也只有这时,才能清晰的意识到——那个“艾蕾”早就已经死了吧。

    “——我当然愿意。”

    安南也是认真无比的答道:“虽然我来晚了,但我还是要说……错的不是你。

    “所以你当然可以恨他们,也可以报复他们,当然也可以诅咒他们。这是被背叛者的特权——你无需如此压抑自己的情绪。

    “倒不如说……你的诅咒太过温柔了。”

    艾蕾从出生到死亡、甚至到再度复活,都被“梦想着更进一步”的人所利用、背叛。

    哪怕她将“追逐梦想的人”全部诅咒,安南也是能理解的。

    但她却没有这样做。

    她依然保持着理智……只诅咒了那些“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无视道德、法律、甚至背叛亲友爱人”的人。

    “……你可比骸骨公强多了。”

    安南感叹道:“如果你是背叛之神就好了。”

    “——本来也会是这样的,安南。”

    就在这时,骸骨公的声音,从安吉洛口中传出:“我与她一人持有一半的‘背叛’之真理。终将成为一体两面的神明……我与艾蕾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背叛之神。

    “她将作为‘被背叛者’,注视着背叛者的行径;而我将作为‘背叛者’,聆听被背叛者的哀嚎。

    “我们还会再见的……我之前说过,你会成为霜语的。我没有骗你。这次我也不会骗你。

    “希望我们再见的时候,你还能认出我们。”

    “啊,我尽量。”

    安南随口应道。

    就在这时,周围的噩梦……或者说“画廊”本身开始碎裂坍塌。

    而手持大锤、僵立于门口的约瑟夫,却也不知何时化为了空心的土偶、坍塌破碎,里面的黑泥满溢而出。

    安吉洛这次没有成为“彩色的光球”,而是成为了一个漂亮的、活力十足的女婴。而他们最终也没有打起来。

    “我又要见证新神的诞生了吗……我可不想成为你的教宗啊。”

    安南叹了口气,将兜里只有最后一发子弹的枪放在了桌上,转身走向楼梯。

    这最后一发子弹,原本应该是用来给安吉洛施加“不可远行”的咒缚的。

    这也是骸骨公刻意给攻略噩梦的人,留下的一次“背叛的机会”。

    这毫无疑问,是骸骨公最后的恶意。

    女婴没有躲避的能力,只要安南一枪打过去,安吉洛就会被固定在冻水港……而安南则会因为击杀了背叛天使而得到更高的评价。

    ——但安南选择拒绝。

    艾蕾已经够惨了。他作为艾蕾的守密人,不想再背叛她了。

    安南也是有他的底线的。

    “可别真把玩家当成是没有感情、不知道德的恶魔了啊……”

    安南低声嘟哝着。

    地上覆盖的冰霜已经在震动中破碎开裂,这让安南终于得以下脚。

    “你要去哪里?”

    被安南放在桌上的女婴,发出了两道重叠在一起的声音:“这个噩梦已经被你完全净化了……你哪里都不用去了,等它自然消亡就好。”

    “啊,没事。”

    安南随口说道:“只是满足我个人的小小强迫症而已……”

    他说着,走到了地下室的门口。

    安南将衬衫脱了下来,挂在衣架上。

    展示柜上,艾蕾的左眼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安南的腹部还留着深可触及内脏的刀伤,走到了画廊的大门口。

    此时,画廊紧闭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

    屋外是蓝天白云,鸟语花香。

    而整座画廊都在坍塌着。

    只要走出画廊,阿莫斯的灵魂就能够得到解放了。

    但是……

    “——有些人是不配得到救赎的。”

    安南低声喃喃着,走向了大门口。

    他用尽力量、把大门关上,转身向内。

    他看向灯火辉煌的画廊,腹部浸满鲜血、生命垂危。

    一切都如同最开始一样。

    而在艾蕾欣慰的轻笑声中,画廊的天花板终于坍塌了下来。

    安南眼前的世界,瞬间化为一片漆黑。

    噩梦:画廊——完全通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