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九十七章 克拉伦斯

    “——有说一一,老鹅叔叔这怕是要遭了啊。”

    “——这算不算提前把主线卡出来了?”

    “——美味风鹅:我当时害怕极了。”

    “——鹅叔要支援吗?我们也在塔司郡,最快一天就能赶过去。”

    ……还是别了吧。

    老鹅这又不是准备出去打架去。他这是要潜入啊……你们过去还不够添乱的,别反过来把老鹅身份给暴露了。

    龙井茶这边看到弹幕,咧了咧嘴。

    他随手客客气气的回了一句:

    “——等老鹅请求支援再过去,想看热闹的给爷爪巴。”

    龙井茶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书合上。

    天快黑了……去楼下换本书拿回去看吧。

    他坐在图书室里看书,已经看了一整天了。

    在察觉到自己有学习辅助插件后……龙井茶就直接在抄写法术书的同时,打开论坛随手挂上了直播。

    ——哪怕不看,只是听个响也好啊。

    他小时候就喜欢在写作业的时候打开电视。

    龙井茶是那种环境里有点动静,效率会更高的类型。

    “在做什么呢?你是叫……龙井茶是吧?”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龙井茶身后响起:“这么晚了还在看书吗,真是用功啊。”

    “克拉伦斯老师。”

    龙井茶听到这声音,立刻起身将双手抱在身前,向身后那人微微躬身,行了一个学生礼。

    这是让手上抱着书与材料的学生,也一样能使用的礼节。

    出现在龙井茶身后的,是一位气质温和、身材偏瘦的青年男人。

    他戴着轻而薄的圆框眼镜,身披质地不明的暗红色布料制成的厚重披肩,身上穿着红色的长袍。除却颜色不太对之外,看起来就像是大号版的哈利波特一样。

    克拉伦斯也是泽地黑塔的一位导师。他在龙井茶入学前刚好要上这个月的最后一节课,所以他们几天前碰过一次面。

    但没想到,都过了好几天了他还没走……

    这是自愿加班吗?

    和看上去的温和气质不同,克拉伦斯实际上是夺魂学派的导师。

    在上一位夺魂学派的导师叛逃后,曾经作为他学生的克拉伦斯不久前接过了导师一职。

    看到龙井茶桌上的钢皮法术书,克拉伦斯有些讶异:“《论敕令》这本书我记得挺难的吧……

    “你是在构筑法术吗?”

    克拉伦斯有些歉意的说道:“我打扰到你了吗?”

    “不,没有。”

    龙井茶发出很小的声音,这是他当年上学时伪装成好孩子的技巧。

    他低着头,语气礼貌乖巧地答道:“我正好准备要走了……我的权限不够把它带走,正准备去楼下拿一本书回去看。”

    “这好说。”

    克拉伦斯爽快的答道:“给我张纸。”

    他说着,伸手接过来了龙井茶递过来的一张记事本纸,把它放在桌面上。

    他伸出指甲很长的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敲了敲放在桌面上的纸张。

    只见纸张便像是融化了一样——瞬息变成液体、又重组成另外一张纸。原本空无一字的纸张上文字已经铺满。

    龙井茶看的很清楚。

    那是一张《书籍临时租借许可证》。

    克拉伦斯用右手食指,在右下角签了个名。声音就像是中性笔在桌面上划过一样。烙痕般的名字、在纸张上如伤疤般浮现出来。

    如果要说克拉伦斯的特色,就是他那精心打理过的、右手除却大拇指之外的四片长指甲。

    这四片指甲长度超过三厘米。却能不卷曲、不发黄而保持洁白干净且坚硬。

    龙井茶听萨尔瓦托雷说过,克拉伦斯的这四片指甲,好像是使用了马人的手骨制作的魔药精心培育出来的,能够干扰预言法术、作为优质的施法媒介。

    为了保护这四片指甲,克拉伦斯基本上什么重活都不能干,甚至握笔写字都不方便——他更倾向于用塑形法术直接将“纸张”重新塑形为保存好的模板,或是像现在这样……将纸恰当好处的烫出烙痕。

    收回让龙井茶联想到弗莱迪的长指甲,克拉伦斯推了推眼镜,温和的说道:“这本书你还是直接带走吧。

    “虽然塔里会调用《论敕令》的学生不多,但你最好还是以防万一。因为塔里敕令学派的书也同样不多。如果被更高权限的巫师借走了,你这边会很麻烦的。”

    “……谢谢,克拉伦斯老师。”

    龙井茶闻言,稍微严肃起来一些,再度认真的感谢道。

    克拉伦斯摆摆手:“举手之劳,我就能帮你这些了。泽地黑塔也没有敕令学派的导师能帮你,也只能靠你自学。

    “你如果能碰见卡尔导师的话,可以询问一下他怎么构筑循环。他虽然不是专精敕令学派,但他是我们这里唯一掌握了敕令法术的大巫师。实在不行……”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嘴角上扬:“你就学习一下‘揭示真名’吧。学习这个法术总归是没有错的,早晚也得学。学了这个,你考试的时候也会给你放一下水的。”

    “‘揭示真名’吗……”

    “嗯,这是用来检定真名的常见法术,使用率几乎能比得上用‘风-水’转化制造干净饮用水的转化法术。用这个法术制成的玉片,无论是一些高档会所的门卫、还是签订契约都要用的。”

    克拉伦斯说到这里,耸了耸肩:“当然,最好还是做套循环。一般敕令巫师哪怕到了青铜阶,也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都是在巫师塔休息、工作到白银阶才会出门的。”

    ……这个学派难不成都是医学生吗?

    本科保底硕士起步还得实习好几年的那种……

    龙井茶在心底吐槽道。

    但导师都是很难遇到的,难得碰到克拉伦斯导师,龙井茶开口询问道:“克拉伦斯老师,我如果并不追求孤身一人的战斗……您有什么法术推荐吗?”

    “……不追求孤身一人的战斗,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老师。我在进入泽地黑塔前,就有几个关系很好的伙伴。他们都是实力不错的超凡者,我是想要帮他们点忙,所以才学习的敕令法术。也才有机会被萨尔瓦托雷学长带来的。”

    龙井茶将自己被邀请来迷雾大陆的过程,用克拉伦斯能听得懂的话复述了一遍。

    他第一次碰到克拉伦斯的时候,就被萨尔瓦托雷提醒过——不要试图在夺魂巫师面前撒谎。他们不光是对谎言本身非常敏感,而且对于能够看到感情的夺魂巫师来说,谎言本身也是毫无意义的。

    一些经验丰富的夺魂巫师,更是能用眨眼、弹舌之类的小动作随时开关读心能力。

    所以龙井茶所说的也都是实话……只是不太全而已。

    听到他的询问,克拉伦斯微微皱眉:“要帮助伙伴啊,那我想想啊……”

    “我想学【紧急回避】,您看怎么样?”

    “嗯,这个可以。”

    出乎龙井茶的预料,克拉伦斯爽快的点了点头,指了一下那本《论敕令》:“其实这本书有点老了,里面对一些法术的评价你可以不用全信。最新的观点是,‘紧急回避’是一个很不错的应急法术。

    “因为在遇到情况比较复杂的危险时,很多人会不知道往左闪避还是往右闪避,反而会让自己僵在原地、耽误时间。原本能够躲开的攻击,可能也躲不开了。

    “那就不如干脆养成一个习惯,只要遇到危险就立刻对自己使用‘紧急回避’。在传统观点上,因为不知道自己躲开之后的位置或是状态、可能在使用法术后反而让自己陷入僵局……但如果考虑到,对方既然会攻击你那么多半是早有预谋的。你自己都不知道你会往哪里闪避,敌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综合取舍,这反而是一个不错的法术。”

    龙井茶连连点头,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简单来说,就是把方向键+翻滚啊跳跃啊之类的躲避方式,简化为一个“闪避键”,按一下就能闪避。

    那倒是的确挺方便的。

    要是闪避的时候能加个子弹时间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