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要随便吃陌生叔叔给的糖

    一直在吃糖的腓力啊……

    有说一一,安南对这个画面的印象非常深刻。

    说几句话就嚼一把奶糖。

    他剥糖衣的速度比嗑瓜子都快……

    甚至安南现在闭上眼的时候,还能想起那个味来。

    该说是……当时还好没吃吗?

    ……可安南当时也确认过的,那个糖果并非是咒物。

    “我有印象。”

    安南点了点头,追问道:“那个糖到底是什么?”

    “是腓力殿下的仪式材料。”

    即使知道腓力就是打算谋害自己的人,但卡芙妮也依然很有礼貌的称呼他为“殿下”。

    卡芙妮对所有人都是如此礼貌。

    她轻声解释道:“他和我们不同……他不信仰银爵士,而是持杯女的虔诚信徒。

    “至于腐夫……我想他只是想在利用祂而已。”

    利用一位神吗……

    ……不,的确也有这种可能。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陷入思考。

    他虽然与腓力就只见过一面。

    但就当时的腓力来说……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蠢货。

    他的言语清晰、计划可靠、行动力强、胆量也不小,长相还很年轻、初次见面就能给人好感,还有自己的死忠。

    这样一个人,显然是会有自己的想法的。

    他也没那么容易被人蒙蔽。

    与其说他是“腐夫的信徒”或是“利用了腐夫”,安南倒是更相信他们是在互相合作。

    “你有没有觉得……腓力殿下比看起来要年轻很多?”

    没等安南继续追问,卡芙妮便紧接着小声说道:“这是持杯女的一项仪式,名为‘喰血圣礼’。这是所有持杯女的信徒都会长期进行的仪式……每天服用含有任意生物血液的精制食物,让自己的血液变得健康。

    “而如果使用特殊的血液进行仪式,就会有一些特殊的效果。比如说……返老还童。”

    卡芙妮认真的说道:“他用掺有恶魔之血的蜂蜜酒制成奶糖,为自己完成仪式。只要持续服用,他就会一直保持年轻的状态……但只要断开,他就会快速变的衰老。

    “而这奶糖同时又是腓力殿下缓解咒缚的解药。”

    “……咒缚?”

    安南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词汇:“他是超凡者吗?”

    “不,他不是,而且他很讨厌超凡者。他只是曾经作为普通人坠入过噩梦中,并得到了一项咒缚——他从此无需睡眠也能时刻保持精力旺盛,但是他的寿命会以两倍速度流逝。”

    卡芙妮否认道:“而腓力殿下他不是超凡者,也不是仪式师,更不是教士。不过他虽然只是普通人,却会非常熟练的使用仪式来达成自己的目标。无论是让自己重返青春,还是咒杀什么人……”

    “……你说,重返青春?”

    “是的。”

    卡芙妮重重的点了点头:“腓力曾与某位神明签订过契约。出卖了自己一半的寿命,换取了某种能力。但到底是哪位神明、什么能力……我不知道,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我记得,腓力殿下当时变的非常苍老,而且他每天都会比前一天更苍老……到最后的时候,几乎要老死了。”

    “——我可不想老去。那是只要体验一次,就再也不会……”

    腓力当时的言语,突然在安南心底响起。

    ……怪不得。

    安南恍然。

    怪不得腓力会说“只要体验过一次”这种奇怪的话。

    因为他的确变老过。

    安南追问道:“他与神明签订契约这件事,是他告诉你们的吗?”

    他还是有些怀疑。

    对腓力这种习惯性谎话连篇的人,安南对他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怀疑。

    卡芙妮微微皱眉,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才不是很确定的答道:“我记得不太清……应该是他自己这样说的。因为在我们那里与你们那边不太一样……如果哪个人对其他某个兄弟姐妹特别热心,就会被所有人——以及国王陛下所警惕。陛下一直不喜欢他的孩子们拉帮结派的,所以我们家族之间的关系都比较淡,平时都不会互相拜访、谁真的出了事也不会有人打听太多。因为腓力殿下要对自己从那次仪式中得到的能力保密,所以我们也不好去询问他。

    “在那之后不到一年,腓力殿下就逐渐又变年轻了,之后就更没人在乎这事了。”

    诺亚家的环境,居然是这样的吗……

    该说不愧是以狮子为徽章的家族吗?

    ……那我依然要对这句话保持怀疑。

    安南点了点头,陷入沉思。

    他逐渐明确了自己对腓力应该保持的态度。

    这个家伙……哪怕真的是自己举行了仪式,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卖掉了自己一半的寿命,也毫无疑问说明他是一个疯子。

    仪式中的“寿命”,从来都是指的前半截。

    要是普通人,因为知识盲区上当受骗也就罢了。

    但腓力可是王子,他不可能缺少这种知识。

    而且他当时还直接对安南递出了那种奇怪的糖果。

    ……嗯,等等?

    突然,安南意识到了什么。

    他抬起头来,向卡芙妮开口问道:“如果其他人吃下了他的糖……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吧,除了会感到愉快和心情平静之外,毕竟它是血液和牛奶做的嘛。不过因为大家都觉得恶心,所以也没有人吃。”

    “……血液?”

    安南愣了。

    恶魔之血作为恶魔的转化物……怎么说也应是恶魔汁吧?

    他猛然间察觉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安南自己是通过系统面板的检定,得知了恶魔之血的效果和来源。

    而敕令学派的法术,似乎也有专门用来检定的那种类型……

    ——问题就在这里。

    从萨尔瓦托雷对那个锤子的理解来说,这个检定怕是不包括功能、或者说有所缺少的。但它的名字还是能够检定出来的。

    安南毫不犹豫追问道:“卡芙妮,你知道那个恶魔之血的功能是什么吗?”

    “……不是用来强化物体本身的属性吗?”

    被安南突然提高的声音有些吓到,卡芙妮有些发愣。

    果然如此。

    安南沉默了一会,开口追问道:“他是这么跟你们说的?

    “你有没有喝过他的酒?”

    “不,殿下。我从来没有喝过他的酒、也不会吃他的糖。”

    卡芙妮嘴角上扬,有些自得的答道:“这个您尽可放心。我们诺亚家的孩子,是在记事前就要不断遭到绑架和暗杀的。我有记忆的最早一次暗杀是我五岁的时候。我那个时候的点心和红茶里被下过毒……对于如何鉴别毒物,我还是很有经验的。”

    “不,我的意思是。”

    安南缓缓说道:“恶魔之血不是恶魔的鲜血……而是学名叫做‘恶魔之血’的一种转化物,里面的主要成分是恶魔的灵魂。服下恶魔之血的人,侵蚀度会被提升到最大,哪怕是普通人也会直接成为青铜阶巅峰级别的超凡者,但很快就会因为被诅咒侵蚀而失控恶魔化。这个你知道吗?

    “哪怕那个奶糖,是被极端稀释过……如果吃的量大,恐怕也会增加侵蚀度的。

    “你的侵蚀度这么高……会不会是无意识间喝下过毒酒?”

    “……”

    听到安南这话,卡芙妮突然沉默了。

    她缓缓摇了摇头。

    语气渐渐变得凝重且严肃,伸手拉住了安南的手。

    她稀少的对安南直呼其名,轻声且急切的问道:“安南……你不要去王都了,好不好?”

    “……怎么了?”

    “我的确没有吃过腓力殿下的东西,但是我领过陛下赐的一些酒心巧克力。”

    卡芙妮一字一句的说道:“当时我已经成为了超凡者。而在那不久之后,我就因为侵蚀度过高的缘故几乎失控,最终在老师的指引下踏上了堕落之路。

    “后来老师带着我猎杀非法超凡者。直到他要求我去猎杀来自黑塔的巫师,我才拒绝听从他的命令。因为那个时候,我无需老师的帮助,也可以抵抗那个人的精神控制了。但父亲他的精神却依然被控制着,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浑浑噩噩的活着……我也不会让他知道太多,他知道的那个人也会知道。

    “所以他不知道我是堕落者,也不知道我去‘上课’的内容是杀人,更不知道我有‘影魔’这样的可怕外号。

    “恶魔之血的效果,也不只是腓力这样说的;涉及到食物和咒性材料,他说的话我也不会信的。我专门向老师求解过,可老师告诉我的答案,和腓力殿下说的一样。”

    说到这里,卡芙妮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缓缓说道:

    “——这个带领我走上堕落之路的老师,就是你之前想要寻找的尼古拉斯·弗拉梅尔。

    “赫尔墨斯学派的‘大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