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七十一章 霜之眼

    “……好吧。”

    安南虽然对“残影”是什么而感到有些在意,却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他知道卡芙妮拥有超凡感知。她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世界,是再正常不过的。

    ……说起来,他对卡芙妮的了解还是不多的。

    但就在这时,安南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他开口询问道:“卡芙妮……你有什么想要、或是喜欢的东西吗?”

    安南询问卡芙妮的喜好,与他的计划实际上是无关的。

    这是安南打算趁着卡芙妮年纪小、对自己的戒心浅……打听一下能在噩梦外用得着的情报。毕竟这只是噩梦而已,等到噩梦结束,卡芙妮不会记得这里面发生的任何事。

    那样的话,哪怕是噩梦最终攻略失败了……安南拿到了关键情报,也不会显得太亏。

    卡芙妮闻言,却是怔了一下。

    她沉默了一会,低声答道:“我想要……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

    “生日礼物。”

    她轻声答道。

    那透明的琉璃色瞳孔,让她看起来总像是没有感情的人偶。但唯独在这个时候,卡芙妮身上却仿佛多了些“人味”。

    卡芙妮微微侧过头去,那人偶般精致而稚嫩的面容上,表情却很是有些复杂:“今天是八月八日……是陛下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我和国王陛下的生日是同一天。

    “但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他们只会记得国王陛下的生日……

    “我想,可能只有成为国王……生日才会有被人记下的意义吧。”

    但不等卡芙妮说完。

    安南便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

    看到他这行为,卡芙妮有些发愣。

    ……他是,真的要给自己礼物吗?

    但随后她心中诞生了些许迫切、期待的心情。

    她的父亲从早上起床开始,就为国王陛下的生日忙碌着。

    他甚至还没有对卡芙妮说一声生日快乐。

    而她的母亲,也对卡芙妮的生日并不关心。

    同样也是在卡芙妮起床前,她的母亲也不见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而卡芙妮正是因为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感到孤独,才会在有外宾的情况下……通过密室前往花园去画画。

    “我的确有礼物可以送给你……”

    安南肯定的答道。

    他之前就已经检查过了——安南身上并没有能够用来防身的武器,但他身上却带着一枚湛蓝色的戒指、以及一枚胸章和一枚弹珠。

    这枚胸章激活之后,可以立即呼唤附近范围内的冬之手;而戒指则是以凛冬公国的工艺打造的咒物,效果是能够侦测敌意、主动使用还可以使附近所有具有敌意的单位,被强制冰冻一段时间——它蕴藏着霜之要素,只能使用一次就必须再次充能。

    这两样东西,显然都不能送给卡芙妮。

    但那个宝石弹珠可以。

    【霜之眼】

    【类型:材料/法球/宝石(蓝色)】

    【描述:凛冬公国的特产,即使在沸水中也会保持寒冷的宝珠】

    【效果:主动使用以尝试驱散精神控制和幻觉。】

    【效果:装备时,时刻保持大脑清醒,使持有者的精神状态变得稳定。】

    【代价:每使用一次主动效果,使持有者的体温下降一度,持续一天。此代价可堆叠。】

    蓝色的材料,算不上珍贵……安南自己的咒物和材料,基本都是深蓝色起步,掺杂紫色和金色的程度。比如说那个戒指和胸章,都是紫色级别的咒物。

    送出这样的礼物,也不会显得太奇怪。

    而且它很漂亮……像是冰蓝色的玻璃弹珠一样,很好看。送给小女孩刚刚好。

    它平时就放在安南的内侧口袋中,短时间内也不会被德米特里询问它去了哪里——反正打完噩梦,安南就可以走了。

    而根据安南的记忆……

    在大约一两年后,卡芙妮成为超凡者后。

    她就会意识到“窃梦者”丹顿的存在。

    那时卡芙妮,是直接超载了自己身上的诅咒,让自己被诅咒高度侵蚀……才能够抵抗窃梦者的心灵操控能力。

    ……如果卡芙妮在真正的历史上,能有着这样的宝物。想必就不用作出这么危险的行为了吧。

    “给你。”

    抱着这样的想法,安南将自己怀中的弹珠递给了卡芙妮。

    他低声解释道:“这枚弹珠可以解除精神控制。带着它的话,也可以提神醒脑,保持清醒……它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但对你来说是个好东西。

    “记得不要使用太多,否则可能会着凉生病的。平时可以把它放在宝石盒里,每天规定一个时间使用一次就是最好的。”

    “……是咒物?”

    原本只是尝试性的索要礼物的卡芙妮,却是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她原本只是想要索要一份安南的手套、或是随身的饰物什么的作为留念。

    毕竟以卡芙妮对自己地位的认知,她悲伤的觉得……等安南回国之后,他们恐怕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安南是在她出生之后,第一个不认为她是怪物、对她感到畏惧和厌恶的同龄人……也是包括她的父母在内,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认为她的画很美的人。

    他是卡芙妮唯一的朋友。

    但没想到,安南直接送给了她……不那么普通的东西。

    光是触摸这“弹珠”时感受到的凉意,就告诉卡芙妮它绝非凡物。

    虽然安南能够持有多件咒物,但那是因为凛冬家族血脉稀少。但这个时候,诺亚王室还没有死到只剩三个继承人……他们的继承人数量很多。而因为老国王特别能活,导致了几乎每个继承人,都有许多的子嗣。

    也就只有至今仍是单身的长公主伊丽莎白,和只有一个女儿的四王子算是例外了。

    对还未成为超凡者、在王室地位很低的卡芙妮来说,这的确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珍贵到,她甚至都有些不太敢收。

    安南意识到了卡芙妮的纠结和隐约的自卑,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

    你明明是一位公主啊……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你收下吧,”安南强硬的答道,“大不了等你再见到我的时候,送给我一份同价值的礼物就好了。

    “不耽误时间,我先走了——你要记得画画。声音可以更清晰一些。”

    “……好。”

    卡芙妮轻声应允道。

    她握紧手中的宝珠,感觉心中有些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