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另一个世界

    ……这是,什么情况?

    安南陡然一惊。

    他立刻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纤细而灵活的右手五指如魔术师般纷飞上下。一枚银币便无声无息间从袖口翻出、夹在了安南的指缝中,蓄势待发——

    看到安南试图发起攻击,湖中的“伊芙琳”却没有丝毫反应。

    她只是轻笑着,仿佛在专心的聆听着什么一样。

    那原本应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微笑。

    但浮现在她那遍布恐怖疤痕的脸上时,却显得有些吓人。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安南有些疑惑的时候,却看到倒影中的“伊芙琳”微微偏过头,似乎对着什么人,说了些什么。

    虽然安南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看到这一幕,安南心中却是豁然开朗——

    安南抱着实验一下的态度,俯下身子、用自己完好的右手触碰了一下湖面。

    明明一眼看去,只有不到半肘深的湖水,可安南的手却偏偏触不到湖底。甚至整条胳膊都探进去,也还远远摸不到底。

    ……果然如此?

    安南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钻入了湖中。

    强烈的、冰冷的湖水钻入安南脑中,那愈发明显的唱诗声在脑中回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突然,安南瞬间失去了意识。

    但很快,他感觉到了有人在轻轻拍打自己的肩膀。

    “……伊芙琳?伊芙琳?”

    那是一个少年有些惊慌的声音。

    而耳边那无处不在的唱诗声,已然彻底消失不见。

    安南睁开双眼,感觉到自己脑中还有些眩晕。他侧了一下身子,对着湖中呕了几下、又咳嗽了许久,才慢慢缓了过来。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湖边……浑身湿透。

    一个惊惶未定的少年围着自己焦急的打转,像是主人突然昏迷的小狗一样。

    一直看到“伊芙琳”醒来,他才欣喜的松了口气:“太好了……你刚刚怎么突然掉进湖里去了?吓了我一跳。”

    安南却没有立刻回应。

    因为他担心,如果自己回应,可能就会构成对话……

    安南看着身边这个有些眼熟的浅棕色头发的柔弱少年,总觉得自己应该从哪见过他。

    皮肤有些苍白,但手指肚却有些粗糙。他应该并非是贵族出身,至少应该不是嫡子、因为他看样子还要干一些较为粗重的活计,不过他说话的声音很标准,不像是冻水港的民兵那样带着些许方言的味道……或者说,他与卡芙妮一样,说话时带有些许标准的王都腔。

    ……好像是,本杰明·福斯特!

    这里是王都附近?

    安南下意识的打开了任务面板。

    随即,他的瞳孔颤动了一瞬——

    他的任务改变了!

    【主线任务:回到梦中】

    随即,这行字下面很快浮现出全新的支线任务:

    【得到本杰明的信任】

    【顺利完成献祭仪式】

    【不要回家】

    安南顿住了。

    他甚至有些迷茫……安南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主线任务——完全相反的支线任务。

    之前的自己,难道在另外一个世界里?

    梦中的世界?

    或者说……倒影中的世界?

    到底哪一边……才是安南真正要去做的主线任务?

    安南犹豫了一会,决定赌一把。

    坐在地上试着用较为无助的语气,欲言又止的说了一个名字:“本杰明……”

    “我在。”

    棕发的少年——或者说,本杰明·福斯特毫无提防之心,坐在安南旁边,握住了“伊芙琳”的左手,发出了疑问的声音:“怎么了,伊芙琳?”

    “……不,没事。”

    安南摇摇头。

    没有问题。他的任务没有失败的提示……他也没有被踢出噩梦。

    而且安南敏锐的察觉到,至少在这个世界中,自己的左手并没有受伤。也没有被刀片划过的痕迹。

    ……难道这里就是现实世界?

    奇怪……

    但引入剧情说,自己醒来之后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啊……

    安南顿了顿。

    他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引入任务,并没有说另外一个世界才是现实世界——它只是说,“伊芙琳在醒来之后,就察觉到自己身处地牢之中”。

    那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可能性……是在伊芙琳看到那个月下舞者跳舞之后,就昏迷了过去,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中?

    安南想到这里,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他想看看,能不能顺着自己跳下来的位置,再原路返回到教堂内部……

    但就在这时,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身后的教堂,哪里有之前那样的崭新辉煌!

    这根本就是一座破破烂烂的废墟!

    里面别说是人来人往……安南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有蜘蛛网结附于窗户边缘。里面恐怕连个扫灰的人都没有。

    “……你在看什么,伊芙琳?”

    少年时期的本杰明,有些好奇的望向安南。

    安南不着痕迹的将目光收回,显露出沉思的表情:“我在想……它。”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我总之就是在想它。

    要不你猜猜?

    “……你还在想苍白公主的事吗?”

    本杰明的表情有些复杂:“你还要去找祂吗……”

    “那……你呢?”

    安南反问道:“你会……怎么看?”

    “我愿意陪你到这边来,就是我的态度。”

    本杰明坚定的说道:“苍白公主的教堂里,肯定有线索……但你自己来太危险。

    “你看我!我带着武器呢!”

    他说着,自豪的拍了拍自己的腰间。

    安南有些讶异的注意到——那里居然挂着一把枪。

    ……这怎么说?

    “我告诉你萨尔瓦托雷,这玩意儿可比魔杖好用多辣.jpg”吗?

    安南突然反应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本杰明,大约只有十二三岁。还是有些天真的年纪,不像是日后那么老狐狸……而且他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踏上超凡之路。

    不过……

    本杰明,居然会对已经变得面貌全非的伊芙琳心生好感吗?

    安南清晰的在少年本杰明眼中,看到了那丝熟悉而不加遮掩的懵懂与情愫。

    这可真的很难得。

    这个年龄段的人,往往还处于以貌取人的少年冲动阶段。能够喜欢上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的异性……是非常难得的。

    “走,我带你进去看……”

    显然本杰明自己也有些畏惧。

    但他顿了顿,还是坚定的重复了一句:“我带你进去!

    “放心,我有枪!”